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672章 幸福章圆满圆!【26108242】
近身保镖手机版
     第672章、幸福圆满!

     “叶秋,晚Shàng 有没有时间,一起喝酒?”陈海亮从Hòu 面跑过来,Pāi 着叶秋的肩膀说道。

     “不用了陈老师。我晚Shàng 回去还有事ér 。”叶秋微笑着拒绝。

     “行。那改Tiān 吧。”陈海亮也不强求。陪着叶秋走了一程,便自己往Jiào 职工住宿楼那边ér 走去。

     叶秋在退学两年Hòu ,再一次出现在Shuǐ 木Dà 学的校园。

     当然,这次他就读的不是考古系。而是Shuǐ 木Dà 学特别开设的MBA班。

     很多Rén 对此疑Huò 不解,跑来问叶秋原因。叶秋都以想要创业和管理企业的借Kǒu 来解释。

     叶秋走到学校门Kǒu 时,费翔已经开车等在哪ér 了。

     看到叶秋过来,费翔赶Jǐn 跑Xià 来帮他拉开车门。俊朗唯美的费翔出现在学校门Kǒu ,Yǐn 起无数Nǚ 学生的惊Jiào 声。他的面孔对这些Dà 学生来说实在是太有吸Yǐn Lì 了。

     更要命的是,他还开了辆黑Sè 的布加迪威龙跑车。

     “以Hòu 不要这么Sāo 包好吧?我是个很低Diào 的Rén 。”叶秋坐Jìn 副驾驶室,不满地对费翔说道。

     “哈哈,正在外面陪Nǚ 朋友。得到一个好消Xī ,就忍不住第一时间赶来向叶少汇Bào 。”费翔笑着说道。

     “什么好消Xī ?”叶秋心Tou 一动,问道。

     “三井炎Sǐ 了。先是Tuō Fà ,然Hòu Shēn Tǐ 开始腐烂。医生束手无策,今Tiān Xià 午四点钟宣布他的Sǐ 亡。因为这件事ér 极不名誉,所以三井家族非常的低Diào 。没有任何媒Tǐ 对此Bào 道。”费翔笑着说道。

     “é ?Sǐ 了吗?那Yào 还Tǐng 守时的。说是一个月,还真是一个月的时间。”叶秋一脸自豪的说道。

     “不过,让Rén 奇怪的是,他的Mǔ Qīn 也患了与他同样的病。也是先Tuō Fà ,然Hòu Shēn Tǐ 部位开始腐烂------虽然还没有宣告Sǐ 亡,可能也不会拖得太久。”

     “é ?”叶秋的眼睛瞪地老Dà 。骨子里的八卦**熊熊燃烧。“这么说来,那些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

     “哈哈,自己去了解吧。你一定会很感兴趣。走吧。送我回蓝Sè Gōng 寓。”叶秋笑着说道。

     他刚才接到了林宝ér 的电话,说有Jǐn 急事务要和他商量。叶秋问什么事Qíng 她也不说,只是一个劲ér 的Cuī 促他Kuài 些回去。

     车子在蓝Sè Gōng 寓门Kǒu 停Xià ,费翔说道:“叶少,我就不Jìn 去了。”

     “行。继续帮我留意着三井家族那边的动向。”叶秋说道。

     虽然三井炎是从香港回去的半个月Hòu 才开始生病的,可是,如果三井家族要把这笔烂帐记在自己Shēn Shàng ,也是没有办Fǎ 的事Qíng 。

     他已经着令龙眼在香港负责收集那边的Qíng Bào ,燕京这边有费翔负责。只要他们那边有个风吹Cǎo 动,自己就能够做出最Kuài 的Fǎn 应。

     等到费翔的跑车离开Hòu ,叶秋才推开了蓝Sè Gōng 寓的Dà 门。

     刚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群Nǚ Rén 的争执声音。

     “谁愿意嫁给他?我是不会嫁的。”这是唐果的声音。“喜Huān 他的时候,就和他在一起。不喜Huān 他的时候,就一脚踢开。哼,Fǎn 正我有唐氏呢。我这种Xiǎo 富Pó 可是很有市场的------”

     “那墨浓Jiě Jiě 吧?墨浓Jiě Jiě 端庄淑雅,最有正Qì 风范。”林宝ér 笑嘻嘻地鼓动着说道。

     “不行。我有工作要做。暂时没想过要结婚。”沈墨浓连忙摆手。“我觉得可心合适。可心的Xìng 格好,谁看着都喜Huān 。也能好好地照顾好叶秋。”

     叶秋一Tou 汗Shuǐ ,现在看来,不仅蓝Sè Gōng 寓的三个Nǚ 主Rén 都在。还有不少Nǚ 客Rén 呢。

     “墨浓Jiě Jiě ,还是让冬ér Jiě Jiě 和叶秋结婚吧。她们很合适ɑ 。”蓝可心的声音仍然是轻声细语,惹Rén 怜ài 。

     “可心。Gàn 吗要推在我Shēn Shàng ?我可不愿意嫁给他。我可是Dà 明星é ,是不可能结婚的。你们另外选Rén 吧。”

     “布布,你觉得呢?”

     “墨浓Jiě Jiě ,我才刚刚毕业呢。结婚?太遥远了吧?”布布拒绝着说道。

     “你们都不愿意嫁给叶秋吗?”林宝ér 疑Huò 的问。

     “不愿意。”几Nǚ 回答道。

     “我倒是想嫁给叶秋。还让爷爷去找叶秋提Qīn ,可是爷爷说我还Xiǎo ,让我再等两年。”林宝ér 一脸Yōu 怨地说道。

     “------”

     叶秋心里那个恨ɑ 。感Qíng 这几个Nǚ Rén 聚集在一起开会,是在决定自己的归属问题。

     而且,听起来------Qíng 况好像不怎么妙。

     自己就跟个足球似的,滚到谁面前,谁都要一脚踢飞。

     看来,自己是要振一振Fú 纲了。不能让这群Nǚ Rén 太嚣张。

     三Tiān 不打,Shàng 梁揭瓦。好媳Fù 是打出来的。

     叶秋重重地咳嗽一声,然Hòu Kuài 步向客厅走去。

     果然,空置良久的蓝Sè Gōng 寓今Tiān 非常的Rè 闹。

     沈墨浓、唐果、林宝ér 这三个蓝Sè Gōng 寓原主Rén 全部到齐外,还有蓝可心、布布、冉冬Yè 这三个客Rén 。

     不用问,能有如此Dà 手笔把几Rén 全都聚集在一块的,一定是沈墨浓在中间Cāo 办。也只有她有这个魅Lì 能够得到所有Rén 的信Fú 。

     “Dà 家都在ɑ ?”叶秋站在门Kǒu ,笑着说道。

     “叶秋,就等你呢。你Kuài Jìn 来。我们有事和你商量呢。可好玩了。”林宝ér 笑嘻嘻地跑过来,拉着叶秋的肩膀说道。

     叶秋一脸的郁闷。

     自己被她们全部拒绝,这事ér 在林宝ér 心里就成了好玩?

     “什么事ér ?”叶秋还得假装不知道。

     “我在帮你提Qīn 呢。她们一个个的全都拒绝了。嘻嘻,你一点ér 魅Lì 都没有é 。”林宝ér 开心地像个孩子。

     当然,也没有Rén 把她当做Dà Rén 。如果你不看她地Xiōng 部的话。

     “这种事ér 不用你瞎Cāo 心吧?”叶秋掐了掐林宝ér Jī 动的Xiǎo 脸,说道。

     “什么?我瞎Cāo 心?我怎么瞎Cāo 心了?你知道你多Dà 年纪了不?连个媳Fù 都娶不到。我不替你Cāo 心,谁替你Cāo 心?好心没好Bào ,也Huó 该你找不到老Pó 。”林宝ér 无限委屈地说道。“我还准备,你实在找不到Rén 要的时候,我就先湊合着嫁给你呢。”

     “这------你还是别湊合了。你是林家的千金Dà Xiǎo Jiě ,哪能轻易的嫁Rén ?再说,要嫁也不能嫁我这样的ɑ 。对吧?”叶秋被林宝ér 那Hòu 面的一句话给吓倒了,赶Jǐn 安Wèi 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不能嫁你这样的。可是她们都不嫁给你,我不是觉得你可怜嘛------你个没良心的。”

     “------”

     叶秋不敢再和林宝ér 纠缠,厚着脸Pí 坐在沈墨浓和唐果中间,笑着问道:“你们都不愿意嫁给我?”

     “当然。”

     “是ɑ 。”

     “你找其它Rén 吧?”

     果然,答案和刚才一样。没有一个Rén 是肯定的。

     “可心,你也不愿意?”叶秋看着蓝可心问道。平时也就蓝可心最乖巧听话,从来不知道拒绝自己。

     “愿意。可是------可是我觉得你还是找其它Jiě Jiě 好一些。”蓝可心说道。

     “这样ɑ ?”叶秋一脸遗憾。“那我的MBA白读了。”

     “什么意思?”唐果问。

     “我还准备读个MBA,以Hòu 好用科学的方Fǎ 管理你们呢。现在看来没用了。”

     叶秋话音刚落,几个Nǚ Rén 立即扑了Shàng 来,拳打脚踢,顺带着还有手掐Zuǐ 咬。

     叶秋不明白的是,林宝ér 为什么咬的那么Huān Kuài ?这事ér 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一末成年的Xiǎo Pì 孩ér ,自己就算想管理,也没她的份ɑ ?

     “好了。好了。我错了。”叶秋Dà 声求饶。“我知道你们不喜Huān 我。我也不勉强你们。强扭的瓜不甜。感Qíng 是勉强不来的。这样吧,我另外出去找个Nǚ Rén 做老Pó 。行了吧?”

     “你敢。”几个Nǚ Rén 异Kǒu 同声地说道。

     “那你们想要怎么样?要不咱们去个非洲国家,我把你们全都娶了?”叶秋Xiǎo 声说道。这个想Fǎ 埋藏在他心底好久了,都一直没有好意思说出Kǒu 。

     毕竟,叶秋同学归Gēn 到底还是个Pí 薄Ròu Nèn 的Xiǎo Nán Rén 。没办Fǎ 像一些官员那样,开个什么‘赏Huā 会’、‘千金会’的,把自己所有的Nǚ Rén 都湊在一起打麻将。

     沈墨浓撇了叶秋一眼,说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ér ?还不如保持现状的好,她们愿意跟你,就和你在一起。不喜Huān 的话,也能利落离开。要是结婚了,那不是要一辈子Shòu 你的约束?”

     “你也不用想着要去外面找了。我们是不会同意的。我刚才问过了,她们也不会彼此争些什么。至于老Pó 的Rén 选,我们已经帮你找好了。”

     “找好了?”叶秋一脸愕然。“谁ɑ ?我自己的老Pó ,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二丫。”沈墨浓说道。

     “二丫?你-----你怎么知道她?”叶秋惊讶的问道。他好像没向这些Nǚ Rén 提起过二丫ɑ 。也只有冉冬Yè 知道一些Qíng 况。

     “铁牛说的。他把你们的事ér 都告诉我们了。既然你们是青梅竹马,而且感Qíng 又那么好。我们自然是要成全你们的。就算按照先来Hòu 到的顺序,也应该由她来做你的正Qì 。”

     铁牛?这个臭Xiǎo 子。让他提前几Tiān 回到燕京来保护她们,没想到他就把自己给卖了。

     沈墨浓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Rén 都到齐了,我们就出Fà 吧。他们应该也Kuài 要到了。”

     “谁Kuài 要到了?”叶秋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好使了。怎么今Tiān 自己要被一群Nǚ Rén 牵着走呢?

     “叶爷爷。还有二丫Jiě Jiě 。墨浓Jiě Jiě 早就让铁牛去接他们了。”林宝ér 笑嘻嘻地说道。

     老Tou 子,终于愿意回燕京了吗?

     二丫,来了?

     全书完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Dà 的动L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