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354 5 烈风乍起[十三]【26112593】
权国手机版
     在冷兵器时代的Dà 战,最先是由绵延的前哨战掀开序幕。

     无数支轻Qí Xiǎo 队在两军主Lì 抵达前Fǎn Fù 纠缠,试探,对冲,拼杀,竭尽全Lì 的争夺战场的主动权,因为谁能够抢Xià 主动权,就等于是遮住对手的眼睛,就可以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展开主Lì ,选择战场,将对方拖到自己布置的战场里来打,将一切对本方有利的条件都利用起来,Jìn Bī 以谋求会战的最终胜利,而当双方十几万Dà 军呼喊着结成阵型互相冲杀,在此之前,双方斗智斗Lì ,一场场浴Xiě 打Xià 来,才在最Hòu ,凝结成某次光辉耀眼的会战之名!

     而此刻对于马丁Lì 牙军的银狐来说,令他最感到苦恼的就是因为暗瑟Rén 一路扫荡,几乎是将沿途马丁Lì 牙Rén 的营地都连Gēn 拔起,以至于银狐完全得不到关于帝**队的丝毫消Xī ,就算银狐被誉为马丁Lì 牙第一智将,所能做的,也只能完全凭借猜测来判断帝**队的动向,以至于此战从一开始就频频错过战机,在斯塔姆被帝国猎鹰皇帝一手牵着鼻子走,而帝**方面,虽然同样缺乏马丁Lì 牙方面的Qíng Bào ,无Fǎ 得到银狐军队的确切消Xī ,行军路线,但是却利用了斯塔姆这个意外节点,Bī 迫银狐不得不将军队Bào 露,不得不Xià 令部队向斯塔姆集拢,利用马丁Lì 牙军Qíng Bào 空白的劣势,帝**方面则暗中Diào 动Qí 兵集群直接对银狐向斯塔姆的靠拢的主Lì 部队展开半途伏击……摘抄自”帝国第一次南方战争》第七卷生Sǐ 斯塔姆——斯坦雷克莱恩

     斯塔姆

     马丁Lì 牙营地方向,营地更替休Xī 的火铺都没有熄灭,远远的升腾而起一道道烟焰,灰Sè 的烟柱被平原风拉扯得斜斜升Shàng Tiān 际,就如在一瞬间燃起了无数道烽火一般。营地之外,到Chú 都是马丁Lì 牙Qí 兵纵横往来,到了Tiān 明,还有烟尘滚滚开来。四Chú 扎Xià 休Xī ,营地内到Chú 都是号飞舞,到Chú 都是Rén 喊马嘶的景象。更有军马Dà 摇Dà 摆的开始Chī 早饭,升腾而起的灰Sè 烟柱之中,又Gā 杂了道道白Sè 的炊烟。一Dà Piàn ,一Dà Piàn 全是各Sè 旗号,一队队Shēn 穿暗红Sè 铠甲的马丁Lì 牙Qí 兵正在整备,

     ,长达近十里,通路开阔,控制范围极Dà ,营地还将附近一条Xiǎo 溪笼在里边,有足够的Shuǐ 源饮马放马,极为方面,而且为了便于Qí 兵的奔跑,营地内并无深沟寨栅,营地守卫,完全靠着Qí 兵机动Xìng 所能提供的警戒。营地Shàng 的哨塔居高临Xià ,几乎可以将暗瑟Rén 的营地一目了然,有的Rén 还卸了马鞍在那里细细刷马。营地里Tou 铁匠Xiǎo 火炉升了起来,叮叮当当的在敲打着马蹄铁,远远看去,就是一Piàn Dà 军云集的景象,看得暗瑟营地方向的士兵一个脸Sè 苍白

     暗瑟Rén 并不知道,马丁利牙营地内其实是一Piàn 焦躁

     八千Qí 兵不见了,七万步兵也不见了,真是犹如噩梦一般的状Tài ,Shàng 面撤离的命令虽然还没有Xià 达,但是看看已经Kuài 要抵达苍穹正中的太Yáng ,原本还有些对银狐殿Xià 撤退命令感到纠结的军官,此刻Fǎn 而焦急起来

     “看来,莫亚约琼Dà Rén 怕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到底撤不撤ɑ ,再不撤,怕是就撤走了”一名马丁Lì 牙年轻军官神Sè 犹豫的从远Chú 收回目光,营地内的马丁利牙Qí 兵已经集结完备,依托营地方向,可以目光直接看着对面的暗瑟军的营地,此时此刻,谁还有一点心思在暗瑟Rén Shēn Shàng ,所有Rén 的目光都是焦急和彷徨,

     “回来了,回来了!”营地Dà 门方向,突然想起喊声,Dà 批的Rén 就一Xià 涌了过去,之见一阵阵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就看见一个Xiǎo 时前派出去的斥候Qí 队撒开马蹄泼喇喇而来,卷起漫Tiān 的烟尘直朝着营门而来。看着这斥候轻Qí 归来,所有Rén 的目光都带着Kě 望,但随着这支斥候Qí 兵的迅速开Rù ,军官们目光Fǎn 而闪过一抹骇然神Sè ,没有Fà 现吗,不会真的没有找到了莫亚约琼Dà Rén 的步兵集群吧!,这次真是事Qíng Dà 条了ɑ ,

     军官们的脸Sè Biàn 了,士兵们更是一Piàn 寂静

     斥候Qí 兵们从战马Shàng 跳Xià 来,一个个就像是罪Rén 一般的耷拉着脑袋,一个个黑着脸,Rén 马Shēn Shàng 都是汗淋淋的,却是连一个邀功的意思都没有,四周只有一Piàn Piàn 询问的声音“找到没有,到底找到了没有,那可是七万Dà 军ɑ ,就算是七万只老鼠也应该看见一点吧”

     带队的斥候队长摘Xià Tou 盔,Jìn Rù 营地Hòu 猛Lì 的勒住战马,将战马缰绳Jiāo 给营地内的士兵,冷着一张脸就急匆匆的朝着主帐而去,这一景象,让本来还对于斥候们抱有希望的其他士兵,更是犹如一盆凉Shuǐ 浇淋在Tou Shàng ,彻底凉透了

     “序里安,你们找到莫亚约琼的步兵没有?”一名将军目光闪烁的在半途拦住这位斥候队长

     “乌克列恩Dà Rén ,很抱歉,我们已经将搜寻范围扩展到了十里以Shàng ,但是依然没有看见莫亚约琼Dà Rén 的一点影子”那名斥候队长脸Sè 尴尬的Zuǐ 角苦笑

     “是吗,幸苦了”

     听到这名斥候队长的话,将军们已经意识到,银狐殿Xià 的判断怕是真的,局面怕是还要比他们所能想的更加糟糕的多,已经不只是斯塔林的八千Qí 兵了无踪迹了,这一次是连莫亚约琼的七万Dà 军也都消失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不少将军都是多次战争中的宿将,也绝对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件,

     远Chú 秋Rì 尘落一般的Dà 地边线Shàng ,那辽阔无边的Dà 地呈现出灰白Sè ,飞雁自空而过,鸣声高远。如此景象,自有一种Dà 军在途的苍凉壮阔景象。斯塔姆此间本就位于河Shuǐ 广袤的河谷地中。连接四方的中枢地带,且有城墙,但是在前面的Jìn 攻中早已经坍塌,满目苍痍,还有城内困守的三十万马丁Lì 牙Rén ,所有Rén 却是感到Hòu 背一阵阵Fà 凉,此前还真没注意过,此刻才Fà 现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巨Dà 的蜘蛛网一般,将回援Dà 军的手脚无形中绑住了,仅仅一个斯塔姆内的三十万平民,就让回援Dà 军无Lì 挣扎

     而现在,对方开始收网了,昨Tiān 还是一切Dà 好,暗瑟各部吓得纷纷逃走,斯塔姆之围不战自解,这才不过一Yè ,局面立即就颠倒了过来,本来应该在早Shàng 到的步兵集群踪影全无,

     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七万多的步兵,都是久经战阵的Jīng 锐,Shàng 一次联络正是两Tiān 前,莫亚约琼方面的回Fù 是距离斯塔姆不到八十里,莫亚约琼的七万步兵主Lì 就算是再慢,这八十里也该走到了,怎么会连斥候都Fà 现不了踪迹

     而作为安西里家的将军们,更是知道,就在昨Tiān Xià 午,银狐殿还派Rén 给莫亚约琼专门送去了Jǐn 急命令,要求莫亚约琼最迟也必须在Yáng 光照Shè 之前抵达斯塔姆,那可是Sǐ 命令,莫亚约琼就算是再Dà 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在路Shàng 耽搁,所以如果是正常Qíng 况Xià ,莫亚约琼一定会在早Shàng 时赶到的,但是已经都Kuài 中午了,不要说莫亚约琼统帅的七万步兵主Lì ,就是一个Rén 影都看不见,这说明什么……莫亚约琼怕是也凶多吉少了,

     将军们神Sè 彷徨,已经不敢去想,就算是再傻,也能够感觉一张巨Dà 的网正在以斯塔姆为中心收缩,能够布置Xià 如此巨Dà 手笔的Rén ,在他们眼中,斯塔姆就像Shòu 到诅咒一般,莫斯塔林的八千Qí 兵消失了,莫亚约琼的七万步兵也消失了,安西里家返回救援西线的十万Dà 军,莫名其妙就只剩Xià 眼前的万余Qí 兵,这到底是什么Qíng 况ɑ ,那位军神皇帝到底做了什么!虽然都知道这位军神皇帝谋略布局第一,犹如一个老练至极的猎Rén 一般,让猎物犹如牵Yǐn 一般自投Sǐ 路

     但那毕竟只是听闻,而且此次领军的是银狐殿Xià ,是马丁Lì 牙第一智将,而且抵达当晚就差一点一举击溃二十万暗瑟军,马丁Lì 牙军Shàng Xià 都对于胜利毫无怀疑,就算是帝国皇帝又如何,狼喜比亚这样的特殊地势,是Shàng Tiān 对马丁Lì 牙Rén 的眷顾,是最适合马丁Lì 牙Qí 兵的Tiān 然战场,而暗瑟军羸弱不堪的战Lì ,就算是帝国皇帝也无Fǎ 改Biàn 这一点,可是谁能够想到,这才一Yè 的功Fú ,局面就是如此狼狈,帝国以两千帝国Qí 兵就吓住了数万马丁Lì 牙Qí 兵的攻击,可谓是给了心高Qì 傲的马丁Lì 牙Rén 一记响亮的而过

     随Hòu 八千Jīng 锐Qí 兵不知所踪,名将莫亚约琼的七万Dà 军也是生Sǐ 不知,犹如Rén 间蒸Fà 一般,军心更是动荡

     直到此刻没,马丁Lì 牙Rén 才Fà 现,Shàng Tiān 眷顾的不一定就是他们,直到局面陷Rù 危局,他们才Fà 觉对于帝国方面的动向,他们Gēn 本就是完全睁眼瞎,他们的注意Lì 都被暗瑟Rén 吸Yǐn 去了,而因为暗瑟Rén 的扫荡,不仅仅将沿途的营地摧毁,而且连马丁Lì 牙Rén 都没剩Xià 几个,整个地区的Qíng Bào 网早就在暗瑟Rén 的屠杀中荡然无存了

     殿Xià Dà 军返回,却是犹如一脚踩Jìn 了一Piàn 空白之地,对Qíng 况完全不知道,然Hòu Dà 军就一Xià 就被莫名其妙顶Sǐ 在了斯塔姆,本来是Zhàn 尽Tiān 时地利的奇袭,却Biàn 成了Huó 生生的Bào 露在帝国视线之Xià ,而帝国方面却从Tou 到尾也只是两千Qí 兵

     Dà 军完全陷Rù 看不见,听不见的困境中

     安西里家的将军们此时此刻已经能够感觉到,无数的帝国Qí 兵正如Cháo Shuǐ 一般朝着斯塔姆合拢过来的密集马蹄声,斯塔姆,无疑就是帝国皇帝这个老练猎Rén 故意布置的陷阱,而二十万暗瑟军,就是帝国皇帝抛出的Yòu 饵,帝国铁Qí 的洪流正在迅速Bī 近,银狐殿Xià 的判断是正确的,帝国已经动手,在连续灭掉了八千Jīng 锐Qí 兵和七万Dà 军之Hòu ,Xià 一步必然就是合围斯塔姆,,斯塔姆是真的不能再待了,必须立即撤离斯塔姆,

     将军们一窝蜂的纷纷跑到银狐的主帐外,请求银狐殿Xià 立即撤离斯塔姆,银狐目光扫过涌Rù 军帐内的将军们,似乎Xià 定了某种决心说道”虽然此战我军失利,但如果能够生擒暗瑟首领阿诺威尔,我安西里家也足以对王国有一个Jiāo 代,否则安西里家声望Dà 跌不说,怕是其他两族会借此机会联合Fà 难,怕是家族麾Xià 一半的领主都会选择离开家族!所以我军还不能离开ɑ ,就在刚才,阿诺威尔派Rén 来说,只要我能够让阿偌族的军队安全离开,他阿诺威尔愿意Qīn 自来Dà 营谢罪””殿Xià ,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将军们听的倒吸了一Kǒu 冷Qì ,纷纷劝说,现在局面已经如此明显,帝国Dà 军合围斯塔姆之势已经显露,银狐殿Xià 还待在斯塔姆就是等Sǐ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不相信莫亚约琼的七万Dà 军会在一Yè 之间被击败,而且在没有具Tǐ Gǎo 清楚之前,我军又该向何Chú 撤离?”银狐脸Sè Yīn 沉,深吸了一Kǒu Qì 站起Shēn 来,朝着将军们猛Lì 一摆手,虽然很不甘心,内心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与帝国皇帝在斯塔姆的较量可谓是完败

     但是银狐并不认为自己就是输给了帝国皇帝,而完全是因为帝国皇帝对于此战谋划已久,而且斯塔姆这个意外也实在是对本方太不利了,三十万马丁Lì 牙Rén ,成为自己不得不救的弱点,而帝国皇帝就是抓住了这个弱点,这只能说是帝国皇帝的运Qì 太好,如果把自己与帝国皇帝的位置Diào 换一Xià ,自己也一样可以轻松赢Xià 这一战,但是最终证明,Shàng Tiān 还是站在自己一边,自己的攻心战术让暗瑟Dà 军已经内部分解,而且竟然在最Hòu 关Tou ,暗瑟族首领阿诺威尔自己送Shàng 门来,虽然知道帝国Dà 军随时可能抵达,但这个危险值得搏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