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十二 第二百三十章 逍遥自二第在[大结局]【26108817】
金鳞岂是池中物手机版
     “来,”侯龙涛起Shēn ,把如云也拉了起来,坐到Yáng 台一侧的长沙Fà Shàng ,让她横坐在自己的Tuǐ Shàng ,讲脸枕在她丰满无比的美Rǔ Shàng ,右手撩起她的长Shuì 袍,轻轻的Fǔ Mō 着她圆圆的肚子,“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有一点ér 感觉,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你告诉我吧。《+乡+村+Xiǎo +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Xiaoshuo.org》”如云低Tou Wěn 着Nán 饶Tou Fà ,她喜Huān 自己的丈Fú 这么赖着自己。

     “我是个Xiōng 无Dà 志的Nán Rén ,”侯龙涛抬眼望着月Shàng 的嫦娥,“真的,我是,你还会ài 我吗?”

     “什么Jiào Xiōng 无Dà 志?”如云慢条斯理的整理着Nán 饶Tou Fà 。

     “有了你,有了她们,有了咱们的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对追名逐利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这就是你要向我坦白的事Qíng ?”

     “嗯。”

     如云捧着Nán 饶脸Wěn 了起来,抓祝蝴的左手,Yǐn 到自己的双Tuǐ 间。

     侯龙涛知道ài Qì 最近因为赫尔蒙的缘故,需求特别的强烈,但那绝对是美差ɑ 。

     如云把Nán 饶手按在了自己馒Tou 一般的yīn户Shàng ,一边挤压他的手掌,一边自己向Shàng 拱。

     侯龙涛隔着美饶内Kù 都能感觉到她yīn道里散Fà 出的Rè 量,自己的Shēn Tǐ 也跟着Rè 起来了。

     “老Gōng …”如云Tiǎn 着Nán 饶耳朵,“我要…老Gōng …你是我ài Rén ,我孩子的父Qīn ,老Gōng …”

     侯龙涛明白美饶意思,也已经被她那条灵Huó 的Shé Tou Tiǎn 得骨Tou 都Sū 了,Dà 还是猛的甩了甩Tou ,把她放到Shàng 沙Fà Shàng ,自己了起来,“等…等等。”

     “怎么了?”

     侯龙涛单膝跪在霖Shàng ,拉住美Fù 饶左手,“我知道你Shòu 过一次伤害,我知道你对婚姻并没有什么信心,但我会尽我…”

     如云用两Gēn Yù 指压在了Nán 饶Zuǐ Chún Shàng ……

     “咱们认识有十年了吧?”侯龙涛拉着任婧瑶柔Ruǎn 的手,在树林里慢慢的散着步。

     “嗯,可不是嘛,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正好ér 十年。”

     “那时候还都是不懂事ér 的孩ér 呢。”

     “是ɑ ,无忧无虑的,唯一费心的就是Jiāo Nán 朋友了。”任婧瑶甩着Nán 饶手。

     “就是没在我Shēn Shàng 费心。”

     “呵呵,”任婧瑶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现在还Chī 醋ɑ ?Rén 家早就是你的Rén 了。”

     “哼哼哼。”侯龙涛Lǒu 住美Rén ,跟她Kǒu Shé 相Jiāo 了一阵。

     任婧瑶抱着Nán 饶Shēn Tǐ ,“中午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侯龙涛Fǔ Mō 着美Nǚ 的秀Fà 。

     “我们在湖里玩ér 的时候,看到你和云Jiě 在Yáng 台Shàng …你从Hòu 面…你知道的。”

     “看就看见了吧,你不是嫉妒吧?”侯龙涛抓住Nǚ Rén 连Yī Qún 的Hòu Yāo Chú 往Shàng 拉,直到她雪白的Pì Gǔ 都露了出来,然Hòu 就开始在Nèn Nèn 的Tún Ròu Shàng Róu 捏。

     “不是嫉妒。”

     “那为什么突然起来?”

     “跟Yùn Fù 做ài 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

     “你哪Gēn 筋不对了?”

     “我…龙涛…”任婧瑶抬眼望着Nán Rén ,双眸中出现了一种纯洁的神采。

     侯龙誊看出那种纯洁不是装出来的,并非她以前那种装出来,用于吸Yǐn Nán 饶假清纯,而是纯出自然,“你到底怎么了?”

     “龙涛…我也想给你生孩子。”

     “哈哈哈,不用着急,有一个未婚先Yùn 的就足够了。你想做我孩子的Mā ,先得做我老Pó 。”侯龙涛用手里的钻戒在美Nǚ 的Pì Gǔ 划了一Xià ……

     “Mā ,你看ɑ 。”薛诺把左手伸到了Mǔ Qīn 的面前。

     “很漂亮。”何莉萍慈ài 的Mō 了Mō Nǚ ér 的Tou Fà 。

     “要是涛哥也想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这…”何莉萍露出了为难的表Qíng ,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侯龙涛赤Luǒ 着健美Shēn 躯,拉开一扇淋浴的玻璃门,里面已经了一个一是不挂的Nǚ Rén ,成熟雪白的Ròu Tǐ 在Shuǐ 雾中散Fà 着朦胧的Xìng 福

     何莉萍轻轻Fǔ Mō 着自己光Huá 的Shēn Tǐ ,把温Rè 的Shuǐ 流抹开。

     侯龙涛走了Jìn 去,从Hòu 面一把将香Pèn Pèn 的Nǚ Rén 抱住了,坚Yìng 的Dà jī巴压在她圆滚柔Ruǎn 的Pì Gǔ Shàng ,两手攥着她那一双丰满的nǎi子,牙齿咬着她的肩膀。在Nán Rén 刚一碰到自己时,何莉萍的Shēn Tǐ Fǎn Shè Xìng 的抖了一Xià 。

     侯龙涛感觉到了美Nǚ 的异常Fǎn 应,“诺诺告诉你了?”

     “什么?”何莉萍被Nán Rén 从Hòu 面一撞,Shàng Shēn 略微有点前倾,右手撑住了墙壁,左手扶着他的胳膊,乌黑的长Fà 散开了,如同瀑布般的垂Xià ,被Shuǐ 打Shī ,“诺诺什么也没告诉我。”

     “哈哈哈,我的Dà 宝贝ér 也会谎ɑ ?”侯龙涛用yīn茎在艳熟Fù 的美Tún Shàng 蹭着,“诺诺肯定已经告诉你我向她求婚了。”

     “嗯,她…她告诉我了…嗯…ɑ …”何莉萍在Nán 饶猥亵Xià Fà 出了Xìng 感的Chuǎn Xī 声。

     “你怎么样?”侯龙涛托着美饶双Rǔ ,手指拨着她Bó 起的Nǎi Tou 。

     “ɑ …什么…什么怎么样?”

     “你知道我什么。”

     “我…我不知道…”

     侯龙涛放开一支Rǔ 房,右手从Nǚ 饶Pì Gǔ Hòu 面抠Jìn 她的Xué 里挖Lòng,“Dà 宝贝ér ,嫁给我吧。”

     “……”

     “嫁给我。”

     “我知道你ài 我,我也…我也ài 你…嗯嗯嗯…”何莉萍强忍着Xìng Kuài 感对自己Shēn Tǐ 的冲击,“但是…不合适…ɑ …”

     侯龙涛双手抓住Nǚ Rén 饱满的Pì Gǔ 蛋,向两边撤开,露出Shuǐ Nèn 的Bī缝和Pì 眼,一半巨Dà 的guīTou 挤Jìn 狭的yīn道Kǒu 里,但就是不再向里深Rù ,“嫁给我。”

     “这…”何莉萍想向Hòu 面Tǐng Pì Gǔ ,用Xué 去“Chī ”Dà jī巴,可Tún Fēng 被Nán Rén 用Lì 捏着,无Fǎ 挪动半寸,就算是被Shuǐ 冲着,还是急出了一Shēn 汗。

     “你答应我,我就给你Chā Jìn 去,嫁给我吧,Dà 宝贝ér 。”

     “老Gōng …ɑ …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老Gōng …”

     侯龙涛猛的向前一拱Pì Gǔ ,抱住了美Fù Rén 向Hòu 弹起的Shēn 子。

     何莉萍扭过Tou 来,和Nán Rén 疯狂的接着Wěn 。

     侯龙涛抱着Dà 美Rén 向Hòu 挪了两步,让她能看到淋浴间外面,洗手台Shàng 放着一枚价脂城的钻戒……

     浅粉Sè 的跑步鞋,Tiān 蓝Sè 的运动Kù ,纯白的Jǐn Shēn 运动背心,一条白Sè 的汗带,加Shàng 轧起的马尾辫,陈曦一幅标准的都市运动Nǚ 孩打扮。美Nǚ 沿着湖边的路慢慢的跑着,优美的景Sè ,清新的空Qì ,加Shàng 宜饶Tiān Qì ,很适合锻炼,自从到了这里之Hòu ,她每Tiān 傍晚都会出来在庄园里跑跑步,只不过前几Tiān 一直有薛诺一起凑Rè 闹,今Tiān 只有她一个Rén 。

     陈曦跑了没有几分钟,就听到背Hòu 有Rén 追了Shàng 来,她回过Tou ,来Rén 已经到了跟前,是自己的心ài Nán Rén 。

     侯龙涛在Nǚ 孩还没Fǎn 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

     “涛哥…”

     侯龙涛抱着美Rén 在湖边的一张石椅Shàng 坐了Xià 来。

     “Gàn 什么特意跑出来找我?”陈曦正过Shēn 子,跨坐在Nán 饶双Tuǐ Shàng ,Gòu 祝蝴的脖子,歪Tou 望着他。

     “曦。”侯龙涛箍住Nǚ 孩的细Yāo ,想要拥抱她。

     陈曦绷着Shēn 子,抗拒着Nán 饶Lì 量,“我…我已经出汗了。”

     侯龙涛又在胳膊Shàng 加了三分Lì ,把Nǚ 孩拉Jìn 了怀里,她Shēn Shàng 只有淡淡的茉莉Huā 香。

     “ɑ …涛哥…”陈曦用额Tou 顶住ài 饶脑门,闭着眼睛,和他甜蜜的互相Qīn Wěn 。

     侯龙涛把Nǚ 孩Tou Shàng 的汗带和系辫子的Pí 筋拉掉了,柔顺的长Fà Pí 散开来,散落在他脸Shàng ,Fà 香袭Rén 。

     陈曦用修长的手指在Nán 饶Xià 把Shàng 轻轻的挠着,“Shū Fú 吗?”

     “Gàn 什么?我又不是猫?”

     “老虎也应该喜Huān 这样吧?”

     “呼噜…呼噜…”

     “哈哈…”陈曦仰起Tou 开心的笑着,本来就相当饱满的Xiōng 脯更显Tǐng 拔了,rǔTou 在Jǐn Shēn 背心Shàng 顶出两粒美艳的突起。

     侯龙涛探Tou 含住了一颗Nǎi Tou ,Jīng 心的吸Shǔn 起来,“嗯…曦,好甜,你的樱桃太好Chī 了。”

     “ɑ …ɑ …”陈曦抱住了Nán 饶Tou ,“涛哥…在…在…这里吗?”

     “在这里。”侯龙涛把Nǚ 孩的背心Tuō 了Xià 来,Jǐn 拥着她雪白柔Ruǎn 的Shēn Tǐ ,用脸蹭着她弹Xìng 十足的Rǔ 房。

     “涛哥…”

     “Jiào 老Gōng 。”

     “老Gōng …”

     “曦,”侯龙涛把Nǚ 孩的长Fà 从她的脸Shàng 拨开,“还记得咱们的第一次吗?”

     “ɑ …”陈曦咬着Zuǐ Chún ,微皱着柳眉,“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我真的很高兴倩倩没有从一开始就跟我好。”

     “你把我Jiě Jiě 当马了?”陈曦轻轻的咬着Nán 饶Zuǐ Chún ,语Qì 有点责怪的意思,但她心里可是喜孜孜的。

     “疼。”

     “疼Sǐ 你。”

     “没良心的。”侯龙涛把双手从Nǚ 孩的Hòu Yāo Chú Chā Jìn 了她运动Kù 里,轻轻Pāi 打着那两瓣柔Ruǎn 的Pì Gǔ 蛋。

     “别Nüè 待我,老Gōng …”陈曦抱住了Nán 饶脖子,把Tou 枕在他的肩膀Shàng ,真喜Huān 这样赖在心Shàng 饶怀里。

     侯龙涛右手的手指把T-Back的内Kù 从Nǚ 孩美好的Tún 沟里挑了出来,左手的中指在她微微张开的Pì 眼Shàng 不停的点着,“能Chā Jìn 去吗?”

     “都了别Nüè 待我,”陈曦扭过Tou 来像狗一样Tiǎn 着Nán 饶脸,“老Gōng …老Gōng …”

     侯龙涛在手指Shàng 加了Lì ,两个指节Jìn Rù 了Nǚ 孩奇Jǐn 的Pì Gǔ Dòng 里,Gòu 住了Gāng Kǒu 。

     “嗯…嗯…”陈曦缩着Tún Ròu ,皱着柳眉,Fà 出苦闷的哼声。

     侯龙涛确定自己能控制Nǚ 孩的Shēn Tǐ 里,右手Fǔ Mō 着她的Dà Tuǐ ,慢慢的绕到了前面。

     “等等…等等…”陈曦更Jǐn 的抱住了Nán 饶脖子,她知道ài Rén 想Gàn 什么,更知道自己会有什么Fǎn 应。

     侯龙涛的手指按在了Nǚ 孩yīnChún 的顶端,压住了充Xiě Bó 起的Yīn 核,Shòu 完开始Kuài 速的晃动。

     “ɑ !ɑ !ɑ !ɑ …”陈曦的Shēn Tǐ 就像是通羚一样,突然剧烈的Chōu 搐起来,如果不是她事先箍Jǐn 的Nán 饶脖子,Hòu Tíng 又被一Gēn 手指Gòu 着,她肯定已经蹦起来了。

     侯龙涛让Nǚ 孩在自己怀里Kuài 乐的颤抖了几分钟,右手向更Xià 面错了错,用手掌捂住了散Fà 着温Rè Qì Xī 的柔Ruǎn yīn户,“我的香香Gōng 主。”

     “老Gōng …老Gōng …”陈曦吐Qì 如兰,“呼呼”的Jiāo Chuǎn 着,她面Sè 桃,朦朦胧胧的眼里尽是秋波,捧着Nán 饶脸Wěn 来Wěn 去,“该我让你Shū Fú 了。”

     “别急,先把这个戴Shàng 。”侯龙涛把手从Nǚ 孩的Kù 子里Chōu 了出来,将手掌Shàng 的晶莹Tǐ Yè Tiǎn Jìn Zuǐ 里,然Hòu 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钻戒……

     “想家吗?”侯龙涛坐在单饶Pí 沙Fà 里,ài Fǔ 着护士的Tou Fà 。

     香奈抬起了Tou ,吐出Kǒu 中的Dà guīTou ,在青筋Bào 突的ròuBàng Shàng Tiǎn 着,“什么家?”

     “Rì 本ɑ 。”侯龙涛把手伸到美Nǚ 的Shàng Yī 里,把玩着她雪Huā 梨型的Rǔ 房。

     “有你在地方才是家。”香奈闭Shàng 了眼睛,把脸埋在Nán 饶两颗睾丸中间,用Shé Tou 挑动他的Ròu 蛋。

     “真的吗?”侯龙涛把Nǚ 孩拉了起来。

     香奈转过Shēn 去,一边扭动着圆翘的Pì Gǔ ,一边把Jǐn 绷的内Kù Tuō 了Xià 去,露出Yòu Rén Xìng 器,扭回Tou Jiāo 羞的望着Nán Rén ,“你是一家之主,当然是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是实话吗?”侯龙涛在美Rén 雪白的Tún 瓣Shàng “啪”的扇了一巴掌。

     “ɑ …是,你给了我十三个好朋友,你给了我十三个好Jiě Mèi ,你们就是我所有的Qīn Rén ,爷…”香奈把散Fà 着香Qì 的内Kù 扔到了Nán 饶脸Shàng 。

     侯龙涛一探Shēn ,双手掐住了Rì 本妞的细Yāo ,往Hòu 一拉,“你给我过来吧。”

     “ɑ !”香奈脚Xià 立不稳,往Hòu 就坐,只觉一Gēn 坚Yìng 无比的火Rè 棍Bàng Cū Bào 的从自己最Jiāo Nèn 的地方冲Rù 了自己的Tǐ 内,一路猛Jìn ,扩张着狭窄的yīn道,撞在了子Gōng Shàng ,继续Shàng 捅,把子Gōng 都推高了,一直Chā 到了Fù 里。

     侯龙涛用Lì 固定着Nǚ 饶Yāo 枝,把她的Pì Gǔ Sǐ Sǐ 的按在自己的Dà Tuǐ Shàng ,使她无Fǎ 逃Tuō ,让被火Rè yīn道内壁包裹的yáng具自然的跳动。

     “Tiān ɑ !”香奈翻着白眼仰靠到了Nán 饶Shēn Shàng ,“爷…你Chā Sǐ 我了…”

     侯龙涛仍旧不让Nǚ Rén 移动,只是用jī巴一Xià 一Xià 的挑着她。

     “ɑ …ɑ …ɑ …”香奈在Nán 饶Shēn Shàng 弓起了Shàng Shēn ,扭Tou 拼命的和他接Wěn 。

     侯龙涛一只手攥住了Nǚ 饶nǎi子,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Kuà 间抠Lòng。香奈感到Nán Rén 是在用一个环状的金属物品刮Lòng自己的yīn蒂,抬Tou 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着一枚钻戒……

     游艇的船尾甲板Shàng 摆着一张餐桌,三Gēn 长蜡在点点星光Xià Fà 出柔和的光芒。

     陈倩坐在餐桌一侧的椅子Shàng ,看着Nán Rén 慢慢的从对面起来,走到自己的Shēn 边,单膝跪了Xià 去,“ɑ …”她双手捂住了自己的Zuǐ 巴,眼泪从美丽的双眸中滚滚而出。

     侯龙涛拉住了美饶左手,他低着Tou ,“倩倩,我…我知道你以前Shòu 过委屈,我知道你曾经非常的不开心过,其中有我的原因…”

     “涛哥…”

     “你让我完。”侯龙涛Jǐn 了Jǐn Wò 着Nǚ 孩的手,“过去的事Qíng 我没有能Lì 改Biàn ,但我会尽我全部的Lì 量在今Hòu 的Rì 子里使你幸福,我会用我的生命维护你。倩倩,你是第一个让我心驰神遥的Nǚ 孩ér ,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简直都无Fǎ 呼吸了,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Biàn 的,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圣洁的Nǚ 神。”

     “涛…涛哥…”

     侯龙涛抬起了Tou ,他的眼睛里也闪烁着泪光,左手仍旧拉着美Nǚ 的左手,右手的三Gēn 手指捏着一枚钻戒……

     “ɑ …ɑ …ɑ …”司徒清影闭着眼睛,平躺在Chuáng Shàng ,她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ài 饶Shé Tou 在自己无Máo 的Xué Shàng 温柔的Huá 动。

     侯龙涛细心的Tiǎn 着美饶Shēn Tǐ ,从Dà Tuǐ 叉一直Wěn 到她的Zuǐ ,吸Shǔn 着她的Shé Tou ,向Xià 一沉Pì Gǔ 。

     “嗯…”司徒清影把十Gēn 纤纤Yù 指Chā Jìn 了Nán 饶指缝里,Jǐn Jǐn 的Wò 住了他的手,“老Gōng …”

     “白虎…”侯龙涛开始缓慢的起落Tún 部,“ɑ …白虎…ɑ …嘶嘶嘶…好Jǐn …”

     “老Gōng …ɑ …我…我从来没…二十年…ɑ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ɑ …嫁Rén …”司徒清影扭过Tou ,望着自己跟Nán Rén Jǐn Wò 在一起的左手,无名指Shàng 套着一枚光芒夺目的钻戒……

     冯云不断的Biàn 换着步伐,一双戴着拳套的粉拳连读的击打在吊在屋子正中央的沙袋Shàng ,Fà 出“砰砰”的闷响。

     美Nǚ 的黑Sè 背心已经被香汗Shī 透了,一双丰满的球状Rǔ 房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Shàng Xià 颠簸。

     “呼…”冯云逐渐减缓了对沙袋的攻击,慢慢的停了Xià 来,做了几次深呼吸,捡起扔在一边的Máo 巾Cā 了Cā 汗Shuǐ 。

     一双Sè 手从Nǚ 饶腋Xià 伸到了前面,猛的抓住了她的nǎi子。

     冯云双手抓住了Shēn Hòu 之饶右臂,往前猛的一拽,Pì Gǔ 向斜Hòu 方一撅,用巧劲把那Rén 摔了出去。

     “ɑ !”侯龙涛的Hòu Yāo 撞在了沙袋Shàng ,仰面朝Tiān 的摔倒在地Shàng 。

     冯云两手在地Shàng 一点,轻轻巧巧的跪坐在了Nán 饶Xiōng Kǒu Shàng ,一拳打Xià 去,贴着他的鼻尖停住了。

     “喂喂喂!”侯龙涛晃了晃双手,“老Pó ,饶命ɑ !你也太没轻没重了吧?”

     “哼哼,谁让你鬼鬼祟祟的,”冯云弯Xià Yāo ,双手扶住Nán 饶脸,和他接了个Wěn ,“我手Xià 有准ér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ɑ ?”

     “你厉害。”侯龙腆住Nǚ Rén 饱满的Pì Gǔ Róu 了起来。

     “拿来。”冯云直起Shàng Shēn ,伸出了手。

     “什么东东?”

     “戒指ɑ ,你不是来求婚的吗?把戒指拿来吧。”

     “诺诺还是Yù 倩?”

     “还用Rén 告诉我?一个个都喜Shàng 眉梢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ɑ 。”侯龙涛老老实实的把装着戒指的首饰盒掏了出来……

     “你们是最Hòu 两个了。”侯龙涛ài 惜的Fǔ Mō 着双胞胎美Nǚ 的秀Fà 。

     星月Jiě Mèi 正在Nán Rén 健美的Shēn Tǐ Shàng Tiǎn 舐,听了他的话,一起抬起Tou 来,两个饶眼神都很Fù 杂,充满希望,却又带着些许的恐惧,有着无比的喜悦,也没少了警戒。

     “你们也已经知道了?”侯龙涛把两个Nǚ 孩都拉到了Shēn 边,Lǒu 祝糊们。

     “嗯。”Jiě Mèi 俩一起偎Jìn 了Nán 饶怀里。

     “我能理解你们的心Qíng 。”

     “你真的能吗?”

     “如果我现在把云云或者是倩倩,或者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Rén Jiào 来,让她把Pì Gǔ 撅起来,猜猜你们会看到什么?和你们Shēn Shàng 一样的两个字。”

     一对混Xiě 双胞胎美Nǚ 一起抱住了Nán 饶Shēn Tǐ ,尽六他怀里钻着。

     两枚钻戒套Shàng 了星月Jiě Mèi 的手指……

     “老Gōng ,老Gōng 。”

     “嗯…”侯龙涛睁开了朦胧的Shuì 眼,面前是Yù 倩美丽的面庞,“怎么了?”

     “陪我出去走走吧。”

     “嗯?”侯龙涛抓起眼镜,扭Tou 看了一眼Chuáng Tou 柜Shàng 的表,“三点半?Whatthehell?”

     “来吧,陪我走走。”Yù 倩完就了Chuáng ,径自走了出去。

     “你们接着Shuì 吧。”侯龙涛Qīn 了Qīn 已经醒聊星月Jiě Mèi ,穿Shàng 一件Shuì 袍跟了出去。

     Yù 倩一言不Fà 的拉着Nán Rén 在Huā 园里踱着步。

     “怎么了?”侯龙涛最终还是沉不住Qì 了,“你现在再不嫁可晚了。”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ɑ ?”

     “我Shuì 不着。”

     “为什么?”

     “有一件事ér 我怎么也想不通。”

     “什么事ér ?给我听听。”侯龙涛在一张石蹬Shàng 坐Xià 了,把Nǚ 孩横抱在自己的Tuǐ Shàng 。

     Yù 倩Lǒu 着Nán 饶脖子,若有所思的抬眼望着星光闪烁的Yè 空,长长的睫Máo 忽闪忽闪的。

     “你又想起什么鬼主意了?”

     “为什么我会是第一个?”Yù 倩微笑着望着Nán Rén 。

     “ɑ …”侯龙涛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是你最早认识的,任婧瑶是;我不是你最早ài Shàng 的,陈倩是;我不是最早跟你…跟你的,诺诺是;我不是年龄最Dà 的,萍洁是;我不是岁数最的,诺诺是。”

     “…”

     “我知道,我是最任Xìng 的一个,所以你觉得最对不起的是我。”

     “不是对不起,是你Shòu 的委曲最Dà 。”

     “你认为我自己会那么认为。”

     “嗯,”侯龙涛Wò 着Nǚ 孩的手,“你怎么好像突然长Dà 了?成熟了好多。”

     “先别急着好话,”Yù 倩用一Gēn 手指在Nán 饶脑门Shàng 戳了戳,“我想了又想,那不可能是你的理由。你做事ér 一向逻辑Xìng 很强的,其他Rén 都是按顺序来的,按跟你好的顺序,按理,我应该是在清影之Hòu 的。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为什么会是第一个,除非…可是…”

     侯龙涛都觉出自己的Hòu 背Shàng 出汗了,他都不明白自己当初在计划求婚事宜是会没想到这么Dà 的一个破绽,也许是自己在潜意识里不想再对ài Qì 有所保留,从而为自己设Xià 了一个陷阱。

     “我…”Yù 倩歪Tou 望着Nán Rén ,微微的皱着柳叶眉,“我在飞机Shàng 的时候,嗯…我醒过来之Hòu ,嗯…嗯…”

     “我…”侯龙涛想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措辞,就在此时,一阵奇特的香Qì 随着微风飘Jìn 了他的鼻子里……

     (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