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大结局三 有你相伴,你此生无憾!【23547865】
枕边沦陷:高官的娇俏妻手机版
     终章

     她恐惧极了,这种状况Xià ,显然已经几近无计可施的状Tài 。她用了所有可用的Fǎn 抗之策来阻挡对方的侵扰,可是,终究还是输在了Nán Nǚ Tǐ 质之差Shàng 面。

     即便是动物,在和Lì 量相差悬殊的敌Rén 对抗之时,也会用些计策来保全自己,何况是Rén ?

     于是,在Jǐn 要关Tou ,她Dà 声喊出了心心念的那个Rén 的名字,借以转移敌Rén 的注意Lì ,从而寻找Tuō Shēn 之机。

     果然,赵Gōng 子一听见她喊“罗逸辰,Kuài 来救我”之时,突然回Tou 向Shēn Hòu 望去,沈冰立刻起Shēn ,一把抓起Chuáng Tou Shàng 的灯座就朝赵Gōng 子砸去。赵Gōng 子捂着脸,向Hòu 倒去,她便Tuō 离了他的掌控,Kuài 速跳Xià Chuáng ,抓起自己那条被他扔在地Shàng 的长Kù ,往卧室外跑去。

     此时,她的模样狼狈至极,这样出去,简直太过难堪。于是,她在逃离卧室之时,Fǎn 锁了门,然Hòu 在客厅里以最Kuài 的速度穿Shàng 自己的Kù 子。

     她忘记了,Fǎn 锁是针对于屋外的Rén ,对于屋里的Rén 来说,丝毫没有任何用Chú 。因此,不过半分钟的工Fú ,赵Gōng 子便从里面走出来了,额Tou Shàng 的Xiě 已经被Cā 掉。可以看得出她砸的并不严重,这也让她很恐惧。

     完蛋了,我的Xiōng 针呢?

     她一Mō 外套,Gēn 本没有。

     糟糕,不会是在卧室里吧?那样的话,我Gēn 本拿不到了。没有那个,今晚不就白来了吗?

     “你还真Xià 得去手!”赵Gōng 子道。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胡来,我就Bào 警!”她一步步往门Kǒu 退。

     “好ɑ ,Bào 警吧,让所有Rén 都知道罗逸辰的老Pó 深Yè 和陌生Nán Rén 在酒店过Yè 。”

     “你——”

     “是你主动来的,Dà 家都是成年Rén ,难道你会不懂吗?说出去谁信?”

     沈冰不说话,只是Hòu 退,突然,脚Xià 好像踩到了什么,她挪开脚,低Tou 一看,竟是那个Xiōng 针躺在地毯Shàng 。于是,她赶Jǐn 蹲Xià Shēn 捡了起来,装Jìn 包包里。而赵Gōng 子,Gēn 本不知道那个Xiōng 针的秘密,因此也没有在意。

     “你不是要救罗逸辰吗?难道忘记了?我告诉你,只要你今晚跨出这个门,罗逸辰这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了。你想清楚。”赵Gōng 子似乎很有把Wò ,不再往她Shēn 边走,却是坐在茶几Shàng ,盯着她。

     我才不信!

     证据我已经抓到了,你都承认诬陷罗逸辰了,我还怕你做什么?

     沈冰如此想着,不理会对方的要挟,转Shēn 去拉门把手——

     就在她的手刚放到门把手Shàng 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开了 !

     “你怎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站着的Rén 就是罗逸辰,而他的脸Sè 简直Yīn 沉的可怕,瞥了她一眼,就推门Dà 步Jìn 去,同时甩Shàng 门。她愣愣地站在门Kǒu ,这才意识到自己此时Yī 冠不整。

     “来的真是时候ɑ !”赵Gōng 子笑道。

     罗逸辰一言不Fà ,Shàng 前抬起脚就提到赵Gōng 子的肚子Shàng ,直接将对方踢倒在茶几Shàng 。

     顺着茶几Huá 落Xià 来的赵Gōng 子,Zuǐ 里骂骂咧咧的刚要准备站起Shēn 还手,却被罗逸辰一飞Tuǐ 踢到脖子Shàng ,直接Pā 倒在地毯Shàng 。

     “臭Xiǎo 子,你竟敢打我!”赵Gōng 子爬起Shēn 骂道。

     罗逸辰始终不说话,也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Qí 在Shēn Shàng 就开始用拳Tou 不停地打,直到把赵Gōng 子打成猪脸也不松拳,

     沈冰拉住他,说:“别打了,再打出Rén 命了!”

     罗逸辰这才清醒过来,从赵Gōng 子的Shēn Shàng 起来,站在他面前。

     此时的赵Gōng 子,脸Shàng 淤青,鼻子和Zuǐ 角流Xiě 。

     “罗逸辰,你有种!”他拾起Shēn ,Cā 着脸Shàng 的Xiě 。

     “都是你做的,是不是?”罗逸辰道。

     “是又怎样?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个狗Niáng 养的,过河拆桥,你忘了当初是怎么来求我帮你扳倒姚Tiān 宇的?”赵Gōng 子骂道。

     罗逸辰抬起拳Tou 就要打,却被沈冰拉住了。

     “姓罗的,我告诉你,我就是要让你Shēn 败名裂、一无所有!”赵Gōng 子道。

     “好ɑ ,走着瞧!”罗逸辰应道。

     说完,沈冰便拉着罗逸辰往外走了。

     门Kǒu ,酒店的Fú 务Rén 员在那里守着,看着罗逸辰和沈冰走了,才敢Jìn 去。

     “罗逸辰——”她跟在他Shēn Hòu ,怯生生地Jiào 道。

     “你给我闭Zuǐ !”他瞪了她一眼,走Jìn 电梯。

     沈冰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填满了眼眶。

     “对不起,我——”她还想解释,可是他不给她这个机会。

     “我Jiào 你闭Zuǐ ,你没听见吗?”他吼道。

     她知道自己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可是,即便自己愚蠢到了极点,却还是不想让他伤心。

     走出酒店旋转门,深秋的Yè 风吹来,她这样的Yī 衫不整,接连打了好几个Pèn 嚏。太冷了,Pèn 嚏止不住,她蹲在地Shàng ,从包里寻找纸巾出来Cā 鼻涕。

     猛然间,她感觉到背Shàng 多了些重量,再看,是他的休闲西装挂在了她的肩Tou 。她鼻子Chōu 泣着,本来就止不住的鼻涕,此刻更加难以消失了。于是,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Qíng 绪,蹲在那里哭了起来。

     他似乎又Biàn 成了那个冷冰冰的罗逸辰,面对这样梨Huā 带雨的Qì 子,丝毫没有想去安Wèi 的想Fǎ ,Fǎn 倒是扔了句“你要想在这里丢Rén 现眼的话,就继续待着”。说完,他再也不理她,扬长而去。

     她知道自己错了,错了太多,Gēn 本没有理由去怪怨他这样的决绝。

     看着他的背影在冷风里越走越远,她Cā Gàn 眼泪,起Shēn 追了过去。

     他的车子就停在酒店门前的停车场里,此时,坐在车子里,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Qíng 。

     其实,从她接到那个电话出现异常表Qíng 的时候,他就Fà 现不对劲了。一直到Hòu 来,到她借Kǒu 离开家,他跟了出来,而她,似乎因为太重的心事,Gēn 本不知道他就在Shēn Hòu    。到了酒店,他看着她敲了那个房间的门,他不知道那里面住的是谁。当时,他甚至都有些Hòu 悔自己不该来,不该做出这种跟踪Qì 子的事。Fú Qì 之间,即使是要对彼此信任,却也要留给对方一些空间。因此,他想象着,那扇门里的Rén ,或许是对于沈冰来说很重要的Rén 。如果真是这样,他是不是不该过问太多?

     怀着这样的想Fǎ ,他离那扇门越来越远,一直Xià 了楼,坐在车子里。就在他启动了车子的那一刻,一个念Tou 突然窜Rù 他的Tou 脑。

     这个酒店,好像很熟悉,沈冰是不是之前来过这里?而他,好像也听过这个名字。

     糟了,是那次那个Rén 约她来的,正是这里!会不会也是那个房间?

     房间号,房间号,到底是多少来着?

     他开始仔细回想,幸好他对数字很敏感,很Kuài 就想了起来。他要确定那个房间里住的是谁,而他自己又做不到,酒店肯定不会将客Rén 的信Xī 告诉他。于是,他立刻给谭鸿宇的贴Shēn 秘书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查一Xià 那个房间住的是什么Rén 。

     过了不到三分钟,谭鸿宇秘书的电话就来了,竟然真的被罗逸辰猜中了。可是,罗逸辰并不会为自己高兴,Fǎn 倒是平添了许多的担忧。

     “罗主任,还有什么吩咐?”秘书问。

     “没了。”罗逸辰道,刚要挂电话,突然又说,“我想Jìn 到那个房间去,你有没有什么办Fǎ ?”

     “这个,罗主任,恐怕,酒店是不敢让您Jìn 去的。”秘书答道。

     “好吧,没事了,你忙吧!”罗逸辰挂断了电话,可是,显然,他并未放弃Jìn Rù 那个房间的想Fǎ 。在车Shàng 想了一会ér ,他便走Jìn 酒店Dà 堂,找来值班经理,说那个房间里有**之事。经理当然不愿理睬,酒店里Fà 生那种事太正常了,如今的酒店,似乎都在为了那些事而存在着。见对方给自己Chī 闭门羹,罗逸辰也不生Qì ,直接拿起电话拨了个号Mǎ ,说“是的,我就在皇朝酒店,今晚的行动改在这里,你们尽Kuài 过来”。

     “等会ér ,Gōng 安局扫Huáng 的就来了,不出五分钟,你们酒店每一间房间就会被Diào 查。你看看,要不要让我先去确实一Xià ?”罗逸辰故Lòng玄虚道。

     “先生,我们酒店是不会有那种事的,您也不用白费Kǒu Shé 了。Gōng 安同志们来了,我们自有招待的Rén 。”值班经理似乎很傲慢。

     如果换做平时,罗逸辰一定会收拾对方,可是,今晚,他不想,一旦事Qíng 传出去,说他的老Pó 半Yè 三更和一个陌生Nán Rén 在酒店房间待着,在这个节骨眼Shàng ,简直就是添Luàn 。而当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Fú 务台的Nán 生Kuài 步走到经理Shēn 边耳语几句,经理Dà 惊,赶Jǐn 赔Shàng 一副笑脸,对罗逸辰道:“先生,恕我眼拙,不知您是谭先生的Rén 。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您也是为了我们好,不是吗?请请请!”

     罗逸辰猜测可能是谭鸿宇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了什么,于是就和经理一Gàn Rén Shàng 了楼。Fú 务员刚开了钥匙,罗逸辰就去推门,却没想到首先看见的是Yī 冠不整的Qì 子!

     想也知道Fà 生了什么事,新仇旧恨全都涌Shàng 心Tou ,罗逸辰冲过去就是给那个赵Gōng 子一顿好招呼——

     此时坐在车里,他的心Tou Luàn 糟糟,还是把车Shàng Chōu 屉里不知放了多久的一包烟取出来,点了一支。

     沈冰走到他的车跟前,却再也挪不动一步。

     让他看到自己最不堪的那一面,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此时,赵Gōng 子加注在她Shēn Shàng 的疼Tòng 已然没有她心Tòng 的厉害。羞愧、自责,一切的一切,将她彻底淹没。

     她的手扶着车窗,看见了里面那一明一灭的Xiǎo 光点。

     罗逸辰,对不起!

     冷风吹来,她又打了好几个Pèn 嚏。

     他把车窗轻轻按Xià 去一些,对她说了句“还愣在那里Gàn 什么?要回家就Shàng 车!”

     她赶Jǐn 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Shàng    。

     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他这样子,她就很难Shòu 。

     “对不起,我不该来这里的,对不起!”她低声说。

     他好像懒得再看她一样,掐灭了烟蒂,启动了车子,离开了停车场。

     回家的路Shàng ,两Rén 都是一言不Fà ,这样的安静,似乎要将Rén 的意识彻底吞没。

     她很害怕,却说不清自己在害怕什么。双手Xià 意识地抱住膝盖Shàng 的包包,突然想起来自己此行的重要使命。于是,她的惶恐被另一种Qíng 绪所替代,她开始Jǐn 张地Diào 试那个Xiōng 针,看看它有否记录到最重要的东西,还有,是否功能正常!

     出门时,她带Shàng 了这个秘密武器的数据线,可以直接连到手机Shàng 。此时她全然不顾Shēn 边Rén 的心Qíng ,开始在手机Shàng 查看自己的杰作。打开摄像机的文件Gā ,果然可以看到所Pāi 摄的内容。于是,她如释重负一般的Shū 了Kǒu Qì ,将摄像机装好。

     罗逸辰看了她一眼,他当然不知道她在Gǎo 什么名堂,因此,他的心Qíng Gēn 本不如她那样Biàn 得好。

     回到家中,他再也不理会她,径自走去换Yī 、洗澡,然Hòu Shàng Chuáng 。而她,只有等待,等待一个开Kǒu 的机会向他解释。说是解释,平心而论,她更想忏悔以减轻自己内心的罪责。

     她坐在浴室洗漱台前,对着镜子用棉签去Cā 洗脸Shàng 的伤,事实Shàng 是Zuǐ 角的伤。没有想到那么Tòng 的一巴掌,此刻在她的脸颊Shàng 已经留Xià 了泛青的印记,而且,那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等她回到卧室,就见他已经包着被子Shuì 了。

     她迟疑了Xià ,还是走Jìn 房间,Shàng 了自己那一半的Chuáng 。她没有转Shēn ,过了好久,也没有听到他有动静。

     “罗逸辰——”她还是忍不住开Kǒu 了,转过Shēn 望着他。

     他没有理会,依旧闭着眼睛,可是她看见他的眉Máo **了几Xià 。

     他还在生Qì !

     她咬咬Zuǐ Chún ,转过Shēn 背对着他。

     可是,就在她转Shēn 的那一刻,他靠过来一把扳过她,而她的胳膊,因为之前和赵Gōng 子的肢Tǐ 冲突还在Tòng ,她Dà 声Jiào 了起来。

     “你去那里Gàn 什么?为什么要见那个Rén ?”他盯着她的双眼,Bī 问道。

     她来不及回答,而他似乎也不需要回答,说道:“自以为是!我需要你那么做吗?你做事怎么不动动脑子?那个Rén 是你可以对付的吗?”

     “对不起,罗逸辰,对不起!”她突然哭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真的好恨我自己。明明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我却什么都帮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Rén 诬陷,看着你失去你的工作,我真的,真的好恨这样的自己!”

     “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不想让你遇到任何的不顺心,我想和其他Rén 一样的帮助你,可是我真的一点用都没有,什么都做不到。那个Rén 说,要我去见他。我想,我想,到时候就可以让他承认是他诬陷你的,是他害了你的,你是清白的。所以,所以我就去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她Cā 去眼泪,可是怎么Cā 都Cā 不掉。

     她知道自己哭不是因为疼Tòng ,而是对自己的Tòng 恨。

     他抬起手,轻轻Cā 去她的泪,她睁开眼望着他。

     灯光虽暗,他却还是看见了她脸颊Shàng 的淤青。

     撩起她的Shuì Yī 袖子,胳膊Shàng 好多手印。

     她那个时候遭Shòu 了怎样的Bào 行?

     “沈冰,我警告你,以Hòu 再敢擅作主张,我一定不会饶了你!”他的语Qì 很生Yìng ,她没有回答。

     等她再次看到他,就见他拿着医Yào 箱从外面走Jìn 来。

     “坐起来,我给你Cā Yào    。”他说。

     她乖乖地坐了起来。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为她的胳膊Shàng 抹着Yào 。

     “罗逸辰,对不起!”她说。

     “住Zuǐ !”

     她咬着Zuǐ Chún ,低Xià Tou 。

     慢慢地,她感觉到他的手逐渐从她的手腕向Shàng 移动到Xiǎo 臂,然Hòu ,向Shàng 到她的肩、锁骨、脖子,一直到脸颊。

     他的Lì 道很轻柔,她的心Tou 不Jìn 一Rè 。

     猛然间,她被他推倒在Chuáng Shàng ,没有任何的前戏,她就被迫接Shòu 了他的Jìn Rù 。

     Shēn Tǐ 的Gàn 涩,似乎无Fǎ 阻止他的掠夺。而他,似乎唯有这样,才可让自己忘记之前那个混蛋对Qì 子的伤害。

     她Jǐn 闭着双目,双手Sǐ Sǐ 地抓着Chuáng 单,不Fà 出一丝声音,等待着他Fà 泄完自己的愤怒。

     “以Hòu ,不要再做那种傻事了,好吗?”他突然停Xià 动作,在她的耳畔低语道。

     她含泪点Tou 。

     “罗逸辰,我没有让他碰到我,我没有——”她说。

     “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他说道。

     她只是点Tou ,然Hòu 伸开双臂抱住Shēn Shàng 的ài Rén 。

     ài Qíng ,是一个具有多面Xìng 的东西,只是,有些面,我们并不习惯接Shòu 。

     事毕,她靠在他的怀里。

     “罗逸辰,那个Rén 他承认是诬陷你了,我们抓到证据了。”她仰起脸说。

     他只是无奈地笑了。

     从这表Qíng ,她就知道他不信她的话。

     “我真的抓到证据了。”她有些急,认真地解释了一遍。

     “要不,我们现在就看那个视频,他承认了,你可以翻案了!”她说。

     她显然是不清楚整件事背Hòu 的Yīn 谋,事Qíng ,远比她想的要Fù 杂。而他,又如何忍心让她在经Shòu 了那么多伤Tòng 之Hòu ,再被他打击呢?他不忍告诉她,那些她认为很重要,然Hòu 费Lì 取到的证据,Gēn 本无Fǎ 用来为他洗刷冤Qíng 。

     他没有接话,却是轻轻Fǔ Mō 着她那有些肿的脸颊,问:“很疼吗?”

     “还好,我Pí 厚。”她说道。

     “以Hòu ,不许再做这种傻事了。万一,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他说。

     她微笑着点Tou ,却又说:“罗逸辰,我想帮你。”

     “又不是什么Dà 不了的事,我可以Tǐng 过去的,放心。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别让我再为了你分心。”

     她点Tou 答应,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会不会把那个Rén 给打废了ɑ ?Rén 家会不会告你?”

     “你Cāo 的心还真是多,别问了,赶Jǐn Shuì 觉。”他Pāi Pāi 她的Tou 顶,说道。

     怀着极为忐忑的心,她还是Shuì 着了。

     今晚,真的好累。

     第二Tiān ,沈冰还是坚持把视频给罗逸辰看了。见她那么坚持的,再加Shàng 那视频又是她冒着生命危险Lòng到的,尽管没什么用,他却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一无是Chú 。于是,就把视频拷贝了一份存起来,然Hòu ,将事Qíng 告诉了谭鸿宇。

     事实Shàng ,谭鸿宇一Dà 早就接到秘书关于昨晚事件的Bào 告,心想一定是出了事 。于是就派Rén 去查了,没想到外甥把赵Gōng 子打得够重的。不过,好像赵Gōng 子也理亏,不想让事Qíng 传出去,只好Chī 了哑巴亏。然而,谭鸿宇很清楚,赵Gōng 子是绝对不会就这样挨打的,他还会继续自己的行动。只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他是幕Hòu 黑手,那就可以针对他Xià 手了。

     另一方面,潘蓉得知彭于慧可能Shòu 了赵Gōng 子的指使陷害罗逸辰的事之Hòu ,第二Tiān 就去了彭于慧的Gōng 司。没让通Bào ,潘蓉就直接推门Jìn 去了。

     “蓉子——”彭于慧起Shēn ,还没来得及问,潘蓉走到她面前,直接把一堆照Piàn 甩到彭于慧的脸Shàng 。

     “你这是Gàn 什么?”彭于慧被潘蓉这行为惹生Qì 了。

     “你还问我?你自己看!”潘蓉Qì 呼呼地和彭于慧隔着办Gōng 桌站着。

     彭于慧拨拉了两Xià ,道:“怎么了?”

     “你少跟我打哑谜了!是不是你让Xiǎo 楠陷害逸辰的?”潘蓉道。

     彭于慧不说话。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听从姓赵的话去陷害自己的朋友!彭于慧,我真是看错你了!”

     “潘蓉,你跟我吼什么?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意罢了,不像你,明明罗逸辰不要你,你还为他赴汤蹈火——”彭于慧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手画脚!”潘蓉很生Qì ,Gēn 本不顾及昔Rì 好Jiě Mèi 的Qíng 意。

     “潘蓉,你太过分了!”彭于慧道。

     “我有你过分吗?”潘蓉道,“彭于慧,你能为了姓赵的背叛朋友,我潘蓉也不会再拿你当Jiě Mèi !从今Tiān 起,我们再无瓜葛。”说完,潘蓉Qì 冲冲地就往外走。

     彭于慧害怕了,她的好多生意都是在依靠潘蓉的。潘蓉和她一翻脸,那么多的合同就都会终止了。于是,彭于慧Kuài 步追了出去,潘蓉丝毫没有理会,径直往电梯走。

     眼瞧着电梯门要关Shàng ,彭于慧Jǐn 张地按着按钮,想要Jìn 去,却被潘蓉将电梯一关,再也见不到面了。

     彭于慧站在原地,心Qíng 难辨。

     她没有料到事Qíng 这么Kuài 就败露,更加没想到潘蓉会为了罗逸辰抛Xià 她!

     可是,当电梯Xià 行的时候,潘蓉突然觉得眼前一阵黑,赶忙扶着墙才没有倒Xià 去。

     Shàng 个月去医院,陈医生建议她早点住院,可是,她总觉得在医院里无所事事,又不想Làng 费时间,于是只拿了些Yào 就走了。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病Qíng 竟然Fà 展的这么Kuài ,Tou 晕的次数比以前明显增加了许多。

     难道说我真的命该绝吗?

     她走出写字楼,坐在外面的长椅Shàng ,闭Shàng 眼抬Tou 望着Tiān 空。

     手包里传出手机的声音,她深呼吸一Xià ,拿出来接通——

     “你在哪ér ?”电话里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音。

     她微微一笑,道:“Shàng 班时间,你这样消极怠工可不好!”

     张政没有接话,却说:“明Tiān Shàng 午我有空,我们去趟医院吧!就Shàng 次我给你说的那个医生,正好来讲学了,我找Rén 跟他约了Xià ,让他帮你看看。”

     潘蓉的心Tou 微微一Rè ,说道:“我最近有很多事没忙完,等以Hòu ——”

     “你要是不答应,今Tiān 晚Shàng 我就去你家,明早直接把你带过去。”张政道。

     有这样一个Rén Tǐ 贴自己,是怎样的幸福ɑ !可是,终究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一个。

     “逸辰的事还没有结束,我,不想在医院里Gàn 等着。”潘蓉咬了咬Zuǐ Chún ,说。

     “他的前程,真的比你自己的生命重要吗?”

     “你这是比的什么ɑ ?两Mǎ 事 。”

     张政按着太Yáng Xué ,沉默一会ér ,说:“你就别担心了,我已经跟我外Gōng 说了,让他找机会给姓赵的敲个警钟!”

     “就这样吗?”潘蓉显然很失望。

     她知道,老Tou 子能答应这么做就很难了,可是,她要的,绝对不止是这样。

     “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你要知道,不管你手Shàng Wò 有多少证据,都无Fǎ 将他绳之以Fǎ !”张政劝道。

     潘蓉苦笑着叹了Kǒu Qì ,说:“总有些Rén 可以凌驾于Fǎ 律之Shàng ,不管他们Fàn Xià 多少罪行,都不会Shòu 到追究!可是,有的Rén ,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却要Shòu 着这不Gōng 正的待遇!”

     “这种事,不是咱们能改Biàn 的。如果你为了这些事而影响了自己的治疗——”张政劝道。

     “好了,你别说了。我答应你,明Tiān 等你。”潘蓉道。

     “好,你在家等我,我去接你!”张政道,潘蓉答应了。

     如果我就这样Sǐ 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现在Huó 着,还不是照样见不到吗?

     想到此,她弯Xià Yāo 将脸贴在Dà Tuǐ 面Shàng ,闭Shàng 眼睛,不让泪Shuǐ 流出来。

     回到Gōng 司,潘蓉Qīn 自Xià 令停止了和彭于慧Gōng 司的一切合作。

     为了罗逸辰,她什么事都可以做,哪怕将昔Rì 的Jiě Mèi Bī 到走投无路!

     彭于慧这个叛徒!

     三Tiān Hòu ,写检举信告Fà 罗逸辰的Gōng 司老总向纪检委承认自己是诬陷。而纪检委Shàng Xià 的Gàn 部,被这一次的组织审查给Gǎo 得焦Tou 烂额,没有几个Rén 愿意牵扯Jìn 老Dà 和罗振华之间的斗争,盼望着这场审讯早点结束。因此,当举Bào Rén 承认是诬陷之Hòu ,办案Rén 员都松了Kǒu Qì 。于是,案Qíng 总结很Kuài 就写了出来,以最Kuài 速度Bào 到了纪委刘书记手Shàng 。

     看到这结果,刘书记自然生Qì 。他本想借着这件案子打击罗振华,原以为一切尽在掌Wò ,可是,没想到事Qíng 竟然是这个结局。

     事实Shàng ,刘书记也听说Gōng 安厅Huáng 厅长参与了整件事,毫无疑问,Huáng 厅长的加Rù 给罗振华增加了一个制胜的筹Mǎ 。恐怕,那个举Bào Rén 也是Shòu 不了压Lì 才那么说的吧!

     案子已经Shuǐ 落石出,纪检委也不能再压着不Bào 。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罗振华Zhàn 了便宜!

     徐书记Qīn 自盯着这个案子,因此,刘书记便Qīn 自去向徐书记做了汇Bào 。徐书记听完,便让秘书打电话把罗振华Jiào 了过来。

     “徐书记,这里Tou ,怕是有伪造Kǒu 供的疑点。”刘书记补充道。

     “伪造?”徐书记皱了Xià 眉,扫了属Xià 一眼。

     “前一阵子,Gōng 安厅对举Bào Rén Jìn 行了一些Diào 查,然Hòu ,举Bào Rén 就翻供了。”刘书记说,事实Shàng 就是在暗示Huáng 厅长派Rén 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

     徐书记叹了Kǒu Qì ,说:“如果整件事都是一场误会呢?”

     “徐书记——”

     “老刘,你听我说完。罗逸辰在我Shēn 边工作了很多年,对于他,我还是比较了解的。既然事Qíng 已经了结了,你也就不要再抓着不放了。事实是怎样的,我想,你心里也是清楚的。继续追究还有什么意思?你要想办案子,有的是Rén 让你查,何必抓着这一个已经清楚的事Qíng 不放?”徐书记道,“你和老罗都是老同志了,Gǎo 好团结,把工作Gàn 好。等会他来了,你们把话说清楚。”

     刘书记这才Fǎn 应过来,徐书记是站在罗逸辰的一边的,既然如此,又为什么还要支持他追查呢?

     罗振华到来Hòu ,三Rén 畅谈此事。

     尽管事实已经清楚,可是,鉴于这件事对ér 子造成的不良影响,罗振华的心绪难平 。只不过,耐着有徐书记在,他也不好说什么。

     “好了,Dà 家都是为了工作嘛!查清楚就最好了,你们两个,可别因为这件事留Xià 什么心结!”徐书记道。

     老Dà 都说到这份Shàng 了,要是再执拗着,倒显得不好了。于是,刘书记和罗振华便当着徐书记的面Wò 手言和。

     只不过,走出徐书记办Gōng 室,罗振华便说“以Hòu ,还是Gǎo 清楚了再Xià 手,免得最Hòu 让Rén 都看了笑话。”

     “听你这意思,是刘某成了笑柄了?”刘书记笑道。

     罗振华笑而不语。

     “但愿你家Xiǎo 罗今Hòu 还能够逢凶化吉。”刘书记凑近罗振华轻声说,“你能罩得了几年?”

     说完,刘书记对罗振华神秘地笑了Xià ,扬长而去。

     罗振华站在原地,只是叹了Kǒu Qì ,慢条斯理地往自己的办Gōng 室走去。

     事实Shàng ,罗逸辰整件事都是瞒着他Mǔ Qīn 的。谭桂英出了院,医生说需要静养,Qíng 绪不能有太Dà 的起伏。因此,所有Rén 都把这件事瞒住了。如今,乌云散去,家里Rén 都说要给罗逸辰庆祝一Xià ,除除晦Qì 。这么一来,谭桂英自然也就知道了。

     自从医院苏醒Hòu ,谭桂英就像是Biàn 了个Rén 一样的,话明显Biàn 少了,很多时候都是安静地看着别Rén 、听别Rén 说话。现在,她知道了ér 子经历的这一场风波,却不像过去那么Jī 动了。

     事Qíng 查清楚Hòu ,罗逸辰官Fù 原职,很Kuài 就恢Fù 了工作。家里Rén 也准备给他庆祝Xià ,因为罗逸辰外Pó 生病不能出门,因此,罗、谭两家的Rén 便聚在谭家。

     真相Dà 白,罗逸辰却是不像别Rén 想象的那么高兴。他很平静地听纪检委宣布了对事件Diào 查的过程和结果,等同僚们和他Wò 手恭喜时,他只是淡淡地笑着道谢。

     沈冰还不知道这个消Xī ,从办Gōng 室出来,罗逸辰便直接开车去了学校沈冰的办Gōng 室,然Hòu 坐在那里等着她。

     她从实验室出来,在办Gōng 室给自己倒了杯Shuǐ ,见他坐在电脑前,笑着Pāi 了Xià 他的肩。

     “怎么了?”她低Xià Tou ,盯着他问。

     他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是喜悦还是什么,她Gēn 本说不清,只是,她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

     他往Hòu 看了Xià ,见窗帘还开着,便说:“去把窗帘拉Shàng 。”

     “Gàn 嘛?”她不解,“Dà 白Tiān 的拉什么窗帘?”

     “让你去你就去,Gàn 什么那么多废话!”他说。

     她便放Xià Shuǐ 杯子,去把靠近走廊那边的窗帘拉Shàng 了,他又让她把门Fǎn 锁了,她越Fà 的糊涂,见他坚持,就去了。

     “好了,你要说什么,说吧!”她站在屋子中间。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走Shàng 前去,一把抱住她,低Xià Tou Hěn Hěn 地Wěn 住了她的Chún 。

     那样的用Lì ,几乎不能算作是Wěn ,而是咬了。

     她很Tòng ,连眼泪都出来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总是要用这样Bào Lì 的行为来表示感Qíng ?

     “你,你Gàn 什么?这是办Gōng 室!”她用Lì 推开他,提醒道。

     他Dà 步Shàng 前,将她的Shēn Tǐ 抵在文件柜Shàng ,一只手开始在她的Xiōng 前Róu 搓,Kǒu 中喃喃道:“我真想马Shàng 要了你!”

     “你疯了!”她低声怒道。

     “我是疯了,这段时间,都Kuài 被Bī 疯了。”他说着,Wěn 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Shàng 、脖间。

     “我知道你难Shòu    !”她说着,听到他这句话,她的不Kuài 也顿时消失了。

     “你知道吗?从今Tiān 开始,我自由了,什么事都没有了。没有了Diào 查,没有了问讯,没有了诽谤!”他说着,似乎很是Jī 动。

     她简直不敢相信,喜悦立刻将她淹没。

     “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她说着,有些喜极而泣。

     他停Xià Wěn 她,专注地凝视着她美丽的面容。

     “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坚持不了。谢谢你!”他说,温柔地在她的额Tou 印Shàng 一记Wěn 。

     她闭Shàng 眼,靠在他的怀里。

     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Jǐn Jǐn 拥抱着,这样就好!

     罗逸辰本来要约谭鸿宇一起Chī 晚饭,谭鸿宇却因为一个重要的商业谈判突然离开了。于是,晚Shàng ,Xiǎo Fú Qì 便在外面Xiǎo Xiǎo 的庆祝了一Xià ,然Hòu 就回家了。

     这Fú Qì 两Rén 在家里的生Huó ,似乎一成不Biàn 。

     要么是都在客厅里待着,一个看电视,一个看杂志或玩游戏。因为两个Rén 的ài 好既然不同且丝毫没有Jiāo 集,因此,一个Rén 欣赏自己喜ài 的节目之时,另一个只是在旁边陪着做自己的事而已。要么都是在书房待着,各自盯着自己的电脑Gàn 着自己的事,鲜有沟通。

     只不过,例外总是有的,比如今晚。

     摆Tuō 了枷锁的罗逸辰,今Yè 比平时更加的疯狂。虽然不是生Huó 的全部,也不是表达自己喜悦的唯一方式,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到了这个家里,似乎在Fú Qì 二Rén 有限的Jiāo 流Huó 动中Zhàn 据了重要的位置。

     第二Tiān 不是周末,两Rén 还要Shàng 班,可是,这一Yè 几乎没有Shuì ,Tiān 亮时哪里有Jīng 神工作。

     沈冰起了Chuáng ,去洗漱。罗逸辰无意间经过洗手间,却听到里面传来呕吐声,将近一两分钟都没有停止。他很是担心,赶Jǐn Jìn 去,但见沈冰双手扶着洗脸台,弯着Yāo Pā 在那里。

     “怎么了?哪里不Shū Fú ?”他Pāi 着她的背,担忧地问。

     她只是摇Tou ,等到Shū Fú 点了,才站起Shēn 洗了Xià 脸,说:“好几Tiān 了,可能是最近Tiān 凉,胃出现问题了。Chī 点什么都会觉得Fǎn 胃。”

     “Chōu 空去医院看看,别拖着!”他说。

     “é ,等有时间吧!这些Rì 子太忙了。”她随Kǒu 应付道。

     昨晚Shàng ,罗逸辰就说了家里Rén 准备在周末举办一个聚会为他庆祝的,沈冰便说安排Xià 时间,给学生们Jiāo 代好工作,因为最近Dà 家的工作都在Jǐn 要关Tou 。

     终于到了庆祝会的这Tiān !

     一Dà 早,沈冰和罗逸辰就去外Gōng 家帮忙准备了。原本说是要请厨师来家里的,老Rén 家们却说自己家的Rén 清净,把做菜的任务Jiāo 给了每个家Tíng 。于是,便在谭家的Dà 客厅里,举办了一场自助餐的盛宴。家里每个Rén 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在厨房里挨个忙碌。为了不让Dà 家做重Fù ,提前两Tiān ,Dà 家就在家族qq群Shàng 开始设计菜谱、Jìn 行分工。到了这一Tiān ,一切都井井有条的Jìn 行着。罗逸辰家里因为Mǔ Qīn 生病,于是,做菜的任务就落在了他们Xiǎo 两Kǒu Shēn Shàng 。整个谭家Xiǎo 楼,从屋里到屋外,都是一Piàn Huān 声笑语,这幢老房子,迎来了难得Rè 闹的场面。

     每个Rén 的脸Shàng 都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老老少少,济济一堂。

     Lún 到罗逸辰和沈冰去使用厨房了,两个Rén 关Shàng 门,在厨房里Jīng 诚合作。

     突然,门开了,两Rén 往门Kǒu 一看,是谭桂英。

     “Mā ,您去楼Shàng 歇着,我们两个速度很Kuài 的。”罗逸辰起Shēn 劝道。

     “没事,我过来看看!”谭桂英露出淡淡的笑,答道,罗逸辰便没有再阻拦,和沈冰商量起来。

     “看你们两个慢的,切个菜都慢悠悠的,还说Kuài ?我给你们切吧 !”谭桂英走到沈冰Shēn 边,伸手要菜刀。

     “Mā ,我们还行,别把您累着了!”沈冰还真是不习惯Pó Pó 主动帮忙。

     “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谭桂英说着,Tou 也不抬,只是切菜,“辰ér ,那个青菜也是要用的吗?拿过来。”

     罗逸辰赶Jǐn 端着菜篮过去,Mǔ Qīn 便取出那几棵Shàng 海青。

     沈冰见Pó Pó 切菜,自己便在一旁开始备料了,罗逸辰看自己没有用Chú ,就在一旁站着。不过几分钟,Mǔ Qīn 就开始指导他们两个了,特别是沈冰。

     “这个菜,油不能太Rè ,你先关掉火,晾一会ér 之Hòu 再开始炒。”Pó Pó 说。

     沈冰“é ”了一声,便按照Pó Pó 的吩咐做了。

     “是这样吗?”沈冰问,Pó Pó 点Tou 。

     罗逸辰怕Mǔ Qīn 累着,赶Jǐn 搬来一把椅子,谭桂英便坐在一旁看ér 媳Fù 做菜,而罗逸辰也在帮忙。Fú Qì 二Rén ,一Rén 一样,看似很和睦。谭桂英只是看着,一声不吭,以至于Xiǎo Fú Qì 几乎忘记了老太太就在旁边。

     看着ér 子和媳Fù 说说笑笑,谭桂英的眼角开始Shī Rùn 了。

     在她的记忆中,ér 子是个很少会这样说笑的Rén ,他偶尔的笑脸,转瞬即逝。于是,她就以为ér 子很内向,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颠覆了ér 子给她留Xià 的印象。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当初他所说的那种平凡的幸福?这就是他坚持选择沈冰的理由?

     谭桂英一言不Fà ,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经历了这一次的生Sǐ ,她没想到这个ér 媳Fù 如此孝顺她,Gēn 本不计较她这么多年的冷言冷语。是不是她错了?她一开始就是错的?什么门当户对?什么ér 子的前途?这个世Shàng ,还有什么是比ér 子Fà 自内心的幸福更加重要?

     想到此,谭桂英忍不住掩面而泣。她似乎忘记了自己Shēn Chú 怎样的氛围,控制不了自己的Qíng 绪,坐在椅子Shàng 哭泣起来,从Xiǎo 声的Chōu 泣,一直到Hòu 来的哽咽。

     “Mā ,Mā ,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Shū Fú ?”罗逸辰和沈冰这才Fà 现了Mǔ Qīn 的悲伤,赶Jǐn 蹲在Mǔ Qīn 面前询问。

     谭桂英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摇Tou 。

     “Mā ,您别这样,我给您拿Yào 去,千万别这样了!”罗逸辰说完,赶Jǐn 冲出厨房,去楼Shàng Mǔ Qīn 的房间取Yào 。沈冰赶Jǐn 给Pó Pó 倒了一杯Shuǐ 放在手中,说:“Mā Mā ,您是不是有哪里不Shū Fú 的?我们陪您去医院看看?”

     谭桂英摇Tou ,却一把抓住沈冰的手,沈冰不解地望着Pó Pó 。

     “你是不是很恨我?”谭桂英Cā 去眼泪,略微平Fù 了Xià 心Qíng ,问道。

     沈冰轻笑了Xià ,道:“Mā ,您别这么说!”

     “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恨我,你恨我拆散你和辰ér ,恨我把你赶走,是不是?”谭桂英追问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沈冰道。

     “你说实话!”谭桂英道。

     “不管怎样,您是罗逸辰的Mǔ Qīn ,我,是他的Qì 子!”沈冰说。

     罗逸辰刚刚走到厨房门Kǒu ,准备推门Jìn 去,却看见Mǔ Qīn 拉着沈冰的手在说什么。他把手放在门把手Shàng ,却没有推门Jìn 去。

     谭桂英松开手,叹道:“你恨我也是应该的,你怎么会不恨我呢?”

     “我们,都是一家Rén ,对吗?”沈冰说。

     谭桂英讶异地盯着她。

     “说实话,我是恨您的,过去。可是,经过这些年,我也慢慢想通了。父Mǔ 的想Fǎ 和孩子的不见得总会一致,冲突是在所难免的 。您过去的做Fǎ 虽然,虽然——可是,您也是站在您的角度为罗逸辰做最好的选择。将来有一Tiān ,等我自己的孩子长Dà 了,或许我也会跟您一样,用自己的想Fǎ 去安排孩子的生Huó 。关心则Luàn !所以,”沈冰看着Pó Pó ,“虽然我不喜Huān 您的做Fǎ ,可是,我也理解您。”

     “Xiǎo 冰——”谭桂英唤道。

     “我们是一家Rén ,是罗逸辰最Qīn 近的Rén ,如果我们对对方心存怨Qì ,他Gā 在中间何其为难?所以,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您也别再想了,都过去了!”沈冰说。

     “Xiǎo 冰,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辰ér ,对不起!”谭桂英掩面泣道。

     沈冰赶Jǐn 蹲Xià Shēn ,Chōu 出纸巾给Pó Pó Cā 着眼泪。

     “你能原谅我吗?Xiǎo 冰,你能原谅我吗?”谭桂英拉着沈冰的手,颤抖着问道。

     原谅还是不原谅,很久以前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一切都是为了罗逸辰,为了这个家!

     沈冰Wò 住Pó Pó 的手,微笑道:“您永远都是我的Mā Mā !”

     谭桂英抱着沈冰的Tou ,流泪。

     罗逸辰看着这一幕,差不多知道了里面Fà 生的事。

     有什么能比一家Rén 和和美美在一起生Huó 要好呢?

     到了就餐时间,客厅的长桌Shàng 摆了各式菜肴,几乎成了各家的厨艺比赛。Dà 家为了罗逸辰恢Fù 清白而高兴,为了Dà 家共同的幸福生Huó 而开心。

     谭桂英拉着ér 媳Fù 坐在Shēn 边,Dà 家看此Qíng 形,就知道Pó 媳二Rén 已经和好了。因为谭桂英的脾Qì Dà 家都清楚,她是不会勉强自己的。

     Pó 媳二Rén 坐在一起,Pó Pó 还给沈冰Gā 菜。突然,沈冰觉得一阵恶心,赶Jǐn 起Shēn 去洗手间了。

     罗逸辰和长辈们说话,倒是没有注意到。

     见沈冰出去,罗琦跟Jìn 了洗手间。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罗琦问,给沈冰递了张纸巾。

     “没事,最近可能胃出问题了,老是这样。明Tiān 我去看看医生。”沈冰Cā 着Zuǐ 角,答道。

     罗琦略有深意地盯着沈冰,问:“嫂嫂,你不会是有了吧?”

     “ɑ ?”沈冰道,“你是说,怀Yùn ?”

     “是ɑ !”罗琦道,“你的Dà Yí Mā 多久没来了?”

     “我的那个一直都不准,说一个月不来就不来,所以——”沈冰道。

     以前她的Fù 科就不好,来月经Tòng 得要Sǐ 。经过那次Gōng 外Yùn 之Hòu ,Shēn Tǐ 更是差。都说是这种问题要靠中医来Diào 理,可是,那次事件Hòu ,她也没有机会和心Qíng 去管,Hòu 来出国了,更加没有在意了。

     “我看你这症状和我刚怀Shàng 的时候Tǐng 像的。我跟你说,我整整吐了三个月才好的。那三个月,闻见Chī 的就想吐,简直是要了命了,什么都Chī 不Xià 。你ɑ ,唉,还是买个Yùn 纸测一Xià 吧!很方便的。”罗琦年纪比沈冰Xiǎo ,可是,现在完全是个过来Rén 的样子。

     沈冰听罗琦这么一说,突然开始期待罗琦所说的是真的了。要是真的怀Yùn 了,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ɑ !

     走出洗手间,沈冰坐回自己的位置,Pó Pó 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倒是罗琦,好像掩盖不住地兴奋的心Qíng ,走到罗逸辰Shēn 边耳语几句,罗逸辰Dà 惊,盯着沈冰。

     这Tiān 晚Shàng ,罗逸辰和沈冰都回了罗逸辰父Mǔ 家。在回家的路Shàng ,罗逸辰特意停Xià 车去了Yào 店。

     “给你!”见沈冰要去洗手间,罗逸辰把从Yào 店买来的东西递给她。

     “什么?”她问,一看,Dà 惊,“验Yùn 纸?”

     罗逸辰脸Shàng 的表Qíng ,简直是无Fǎ 用语言来形容,总之是很Fù 杂 。

     “罗琦跟我说了,你,还是试试吧!”他不好意思看她,说道。

     她也有些害羞,低Xià Tou :“怎么买了这么多?”

     他一Xià 子买了五张,而且还都不一样。

     “我,我怕一张测不准。”他别过脸,道,“Fǎn 正多测几次没Huài Chú ,你去吧!”

     她也不敢抬Tou ,低着Tou 走Jìn 了洗手间。

     里面的Rén 焦虑不安,外面等的Rén 更加如此。

     终于,等到她开门走出来,罗逸辰几乎是冲过去的,他满怀期待地盯着她。

     “罗逸辰,那个——”她抬Tou 看了他一眼,然Hòu 又低Xià Tou 。

     “什么?”他抓住她的肩膀,急切地问。

     她再次看了他一眼,然Hòu 说:“你当爸爸了!”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她不知道他怎么了,抬起Tou 看着他。只见他呆呆地,似乎有点神游太虚的意Wèi 。

     “嗳,罗逸辰,你怎么了?”她Jǐn 张地问。

     他突然Dà 笑起来,抱着她在地Shàng 转圈。

     “你放我Xià 来啦!转晕了!”她抱着他的脖子,Jiào 道。

     这句话提醒了他,于是,他Xiǎo 心翼翼地将她抱着放在Chuáng Shàng ,然Hòu Pā 在她旁边,望着她。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他的眼神让她有些羞涩。

     他轻声一笑,道:“像是做梦一样的。没想到,我们真的有孩子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那次,她说自己担心那件事会导致不能怀Yùn ,事实Shàng ,他也很担心。如果真的是那个结果,他会懊悔Sǐ 的。可是,没想到,Shàng Tiān 在这个时候送了个Xiǎo 生命给他们。

     “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的Xiǎo 宝宝让你逢凶化吉的?”她突然问。

     他笑了,说:“你还真是Mí 信!不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就是个福星了!”

     她轻声笑了,没说话。

     “对了,我赶Jǐn 跟我爸Mā 说一声去,他们不知道想孙子想了多少年了!”说完,罗逸辰Qīn 了Xià Qì 子的额Tou ,出了房门。

     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的兴奋,她叹道:“自己还跟个孩子一样的,竟然是孩子的父Qīn !”说着,她将双手轻轻放在Xiǎo Fù 部,那个Yùn 育着Xiǎo 生命的地方,闭Shàng 眼。

     那,会是怎样的孩子呢?

     听ér 子说了这件事,罗振华Fú Fù 立刻Shàng 楼来。

     跟ér 媳Fù 左Jiāo 代右安排的,还说:“从今Tiān 开始,你们就住在家里,别过去了。辰ér ,明Tiān 你就去把你们平常用的东西拿过来。”

     “是ɑ ,还有,还要给Xiǎo 冰准备Yùn Fù 穿的Yī Fú 。肚子Dà 起来,现在的Yī Fú 就不能穿了。”谭桂英道,“é ,对了,周一,我陪你去医院看一Xià 。”

     看着老Pó 这么开心的,罗振华的心Tou 也轻松了许多。

     为了不影响沈冰休Xī ,老两Kǒu 待了一会ér 就Xià 楼了。

     晚Shàng ,看着Qì 子平静地Jìn Rù 梦乡,罗逸辰也会心地笑了。

     Shàng Tiān ,终究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孩子ɑ !

     于是,沈冰和罗逸辰就这样搬到了罗家居住 。而沈冰怀Yùn 的消Xī ,以最Kuài 的速度传达到了罗家、谭家以及沈家的各个Qīn 戚那里。罗逸辰的爷爷Nǎi Nǎi 竟然专门跑到ér 子家里来探望孙媳Fù ,又是各种叮Níng 。

     沈冰虽然觉得累,可是也很理解Dà 家的心Qíng ,毕竟,罗逸辰是他们所有Rén 的希望。

     周一,谭桂英约了Fù 产科医生,带着沈冰去检查。令全家Rén 更加意外的是,沈冰怀着的竟然是双胞胎!

     一时之间,这个消Xī 如炸雷一般传遍了罗、谭两家的每个家Tíng 。

     这么一来,家里Rén 就更加不敢让沈冰出门了。因为沈冰今年也三十岁了,属于高龄产Fù ,又怀着双胞胎,Dà 家生怕她一不Xiǎo 心就出现意外。可是,沈冰还是要Shàng 班ɑ 。于是,罗逸辰便成了专用司机,每Tiān 接送老Pó Shàng Xià 班。当罗逸辰出差不在或者工作繁忙的时候,这个差使就被谭鸿宇给抢去了。

     一家Rén 开开心心地为孩子的到来准备着,而就在罗逸辰沉浸在Shēn 为Rén 父的喜悦当中时,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好,我是张政!”

     “é ,你好,张司长!”罗逸辰道。

     “别客Qì ,Xiǎo 罗,我是从谭佳那里要到你的号Mǎ 的。你现在讲话方便吗?”张政道。

     罗逸辰起Shēn 关Shàng 办Gōng 室的门,说:“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张政顿了Xià ,说,“潘蓉她,她的Shēn Tǐ 不太好。医生劝她住院治疗,我们Dà 家也都劝了,可是她不听。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她会听的。所以,Xiǎo 罗,麻烦你劝劝她!”

     罗逸辰的手突然抖了起来,沉默了好久,问:“她,怎么了?”

     “急Xìng 白Xiě 病,髓Xìng 的。医生说,只要找到匹配的骨髓就可以治愈,不过,为了保证手术的成功,希望她早点在医院接Shòu 术前治疗,改善Tǐ 质。”张政说着,鼻Tou 一酸,“她不想去医院,因为至今都没有找到匹配的骨髓。”

     对于罗逸辰来说,潘蓉的生病完全是个晴Tiān 霹雳。

     他无Fǎ 相信那个潘蓉竟然会生病,生这种病!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让她生病?

     “她不知道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她也一直都不想让你知道,害怕影响你的生Huó 。可是,到了这个地步,除了你,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劝得动她!所以,Xiǎo 罗,拜托你了!”张政道,“劝劝她吧!”

     罗逸辰沉默良久,才说:“她在哪里?”

     “在北京!”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司长!”罗逸辰道,张政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眼角却Rùn Shī 了。

     罗逸辰站在窗前,和张政一样,他的眼中也涌出滚Tàng 的Yè Tǐ 。

     “潘蓉,你还好吗?”他平Fù 了心Qíng ,终究还是给她打了过去。

     潘蓉正在批Fù 文件,笑着说:“我很好ɑ !听谭佳说你当爸爸了,恭喜你ɑ !”

     他把手机拿开,按在自己的Xiōng Kǒu ,须臾之Hòu ,拿起来说:“嗯,谢谢你!”

     “还是双胞胎ɑ !真是好事,你们家就有那个历史嘛!要是龙凤胎就好了!”潘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开朗,丝毫听不出悲伤。

     听不到罗逸辰的回答,潘蓉突然感觉到很重的伤感,鼻子**了Xià ,Cā 去眼中流出的泪,笑着说:“沈冰一定很辛苦吧!你可要好好照顾她,现在她是三个Rén 呢!你可别再像过去那样,动不动就给Rén 家甩脸子,Yùn Fù 要保持好心Qíng !”

     “嗯!”

     潘蓉顿了Xià ,接着说:“姓赵的事,对不起,我没办Fǎ ,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对不起,逸辰!”

     赵Gōng 子并未Shòu 到任何Fǎ 律的制裁,只不过被他爷爷给赶到澳Dà 利亚去了 。

     “别说这种话!”罗逸辰道,思考了好一会ér ,他才说,“潘蓉,照顾好自己,生病了就去医院,好吗?听医生的话,乖乖治病,过几Tiān 我去看你!”

     听他这么说,潘蓉突然止不住地流泪,将手机按在桌面Shàng ,Chōu 泣起来。

     如果说这辈子最舍不Xià 的是谁?答案就是他!

     如今,这个最难割舍的Rén 开始劝说她,她突然觉得那道为自己筑造的高墙轰然坍塌,她Kě 望他的关怀,Kě 望见到他,可是不能。这一生最难忘的Rén ,却是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那个Rén !

     许久之Hòu ,她Cā Gàn 眼泪,面带笑容,对他说:“好,我知道了,今Tiān Xià 午就去!”

     “嗯,周末我就去医院看你。等你住院了,就告诉我一声。”他叮嘱道。

     “我知道了。”她说,害怕自己忍不住会再哭泣,她赶Jǐn 说,“我这边还有事,改Tiān 再聊。恭喜你ɑ !”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可是,两个空间里,两个Rén 都没有动弹,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不知多久。

     回到家,罗逸辰的心Qíng Gēn 本好不起来。只要一想到潘蓉或许会离开这个世界,他就Tòng 苦的不得了。沈冰察觉出他的异样,看着他一个Rén 坐在黑暗的房间里Fà 呆,她问了因由。思考之Hòu ,他才将事Qíng 告诉了她。沈冰也不敢相信会这样,却还是安Wèi 他说:“你别担心,一定会有救的,现在医学这么Fà 达,一定会没事的。”罗逸辰只是叹Qì 。

     “周末你就去北京吧!赶Jǐn 把机票订Shàng ,早点去看她。实在不行,就请假去!”她说。

     他望着她,问:“你不生Qì 吗?”

     “为什么要生Qì ?她是你的好朋友,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我为什么要生Qì ?你也被太担心了,潘蓉是那么好的一个Rén ,老Tiān 爷一定会好好待她的,一定会度过这一关!你放心!”她劝Wèi 他。

     罗逸辰无Lì 地靠着Qì 子的肩,静静地坐着。

     于是,第二Tiān 一Dà 早,罗逸辰就给Shàng 司请了假,乘飞机赶往北京,和潘蓉的家Rén 以及张政一起陪着潘蓉住Jìn 了医院。

     这是罗逸辰第一次和张政见面,看着他那样悉心照料潘蓉,罗逸辰的心,安定了Xià 来。

     潘蓉去做检查,两个Dà Nán Rén 守在外面。张政对罗逸辰说了“谢谢”,两Rén 相视一笑,罗逸辰却说:“你会对她好的,对吗?”

     张政没有回答,却问:“ài 过她吗?”

     罗逸辰叹了Kǒu Qì ,说:“ài Qíng ,是一条单行道,只能有一辆车通过。”

     张政微微笑道:“我希望她的那条道Shàng 是空的!”

     罗逸辰笑了Xià ,没有说话。

     次年夏Tiān ,沈冰生Xià 了一对双胞胎,如所有Rén 所盼望的那样,是一对龙凤胎!为了照顾Xiǎo 宝宝,沈冰的Mǔ Qīn 也辞掉了学校的聘请,来到省城帮着Nǚ ér Nǚ 婿带孩子,Dà 家都住在罗振华家里。

     于是,这个Xiǎo 楼里,有了孩子的啼哭声,有了两位新父Mǔ 忙Luàn 的声音,有了长辈们满意的笑声,Hòu 来,也渐渐有了两个Xiǎo 宝贝的笑声,以及他们Gǎo 破Huài 的声音,还有家长们被他们折腾的无语的叹Xī 声。总之,这个家里,声音Biàn 得越来越多,越来越Huān 乐!

     而谭鸿宇同志有了烦恼,他不知道应该让这两个Xiǎo 家伙称呼他为舅爷爷还是舅舅。他是罗逸辰的舅舅,却是沈冰的“Dà 哥”!不过,这个家Tíng ,注定是难以解决这Fù 杂的关系。所以,Dà 家就不管谭鸿宇的烦恼了,让他一个Rén Tou 疼去好了!

     虽然罗逸辰还会像过去一样说自己的Xiǎo Qì 子是“Xiǎo 笨蛋”、“Sǐ 丫Tou ”,可是,Qì 子拥有两个忠实的保镖,一定会收拾这个“恶毒”的父Qīn !

     生Huó ,只会越Biàn 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