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最新新更新新【26112597】
催眠中篇集手机版
     Cuī 眠学园 第05章 halfbitter

     “喂……村越、等等我。《+乡+村+Xiǎo +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Xiaoshuo.org》”

     一到了中午休Xī 的时间,矢Yě 绿就过来Jiào 住村越。

     Gǎo 什么嘛……这Xià 子不就被Dà 家识破了吗!村越以眼神示意,朝Jiào 室的门外走了出去。幸好班Shàng 的同学并没有注意到的样子。随Hòu ,Xiǎo 绿便跟了Shàng 来。

     看样子应该又是找我一起去Chī 便当吧?就算真是如此,也要予以拒绝。差不多到了该专心于Cuī 眠Huó 动的时候。首先,带她去个不会Yǐn Rén 注目的地方。

     “对不起啦、突然在Jiào 室裡和你打招呼。但是,我有事想要问你……”

     到现在都还穿着圣香学园制Fú 的Xiǎo 绿,在到达学校的顶楼时说道。

     “村越……我觉得你和我Jiāo 往,好像并不怎么Kuài 乐的样子……”

     事到如今该说什么,村越无奈地耸耸肩。从一开始,他是为了寻找Cuī 眠的对象,所以才决定和Xiǎo 绿Jiāo 往。并无关什么Kuài 不Kuài 乐的问题。村越敷衍地回答说。

     “本就没有那回事。不过,假如我回答和你在一起一点都不Kuài 乐的话,那你又打算怎么做呢?是不是要停止继续Jiāo 往?我个Rén 是无所谓啦。”

     Xiǎo 绿听完一脸错愕,低着Tou 沉默不语。村越心想,如果能够趁此机会和她分手的话,未尝不是件好事。“恋ài 游戏”结东了。实际Shàng ,村越Shēn 旁有个新Nǚ 友!仓泽早苗。面对哀伤地一直低Tou 不语的Xiǎo 绿,村越耸耸肩,打算就这么转Shēn 离去。

     “等、等一Xià ……求求你、等一Xià !”

     村越停Xià 脚步,回Tou 一看。看见Xiǎo 绿正凝视着他镜框Xià 深邃的眼睛。

     “我真的很喜Huān 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想和你在一起,求求你!”

     她说什么都愿意,是怎么回事?能为我敞开她的Xià Tǐ 吗?应该不可能吧。不知是不是察觉到村越的心思,Xiǎo 绿毫无顾忌,一步步地走向他。于是……

     “嗯……嗯嗯!”

     突然间,Xiǎo 绿抱住村越,轻轻地将自己的Zuǐ Chún 贴了Shàng 去。与其说那是个Wěn ,还不如说她的行为,简直就和Jǐn Jǐn Lǒu 住对方不放没有两样。稍嫌Yòu 稚的动作,Dà 概可以看出是她的初Wěn 吧。不过是献Shàng 初Wěn 罢了,并无Fǎ 打动村越的心。但是话说回来,提到村越初Wěn 的Tǐ 验,却是昨Tiān 才刚Fà 生。而且依村越的状况来看,他初次Fà 生行为的经验,要比初Wěn 来得更早。如果是妄想的虚拟经验,则可以说比任何Rén 都还要来得丰富。因此,村越由被动转为主动。任凭Shé Tou Huá Rù Xiǎo 绿柔Ruǎn 的Chún 内,胡Luàn 地在Kǒu 腔内Tiǎn Lòng。特别是深Wěn 的实际经验,北川?已经成了他实验的对象了。

     “嗯嗯!嗯咕……嗯、嗯唔!嗯呜呜呜嗯……嗯呼!嗯、嗯嗯呜……”

     原本冷漠以待,不屑一顾的村越,立刻对Xiǎo 绿接Shòu 的程度感到惊讶。Xiǎo 绿Jǐn 闭双眼,忍耐着对方在Zuǐ 裡勐闯的Shé Tou 。村越接收Xiǎo 绿的Fǎn 应,将此视为对他自己的挑战。看她能够忍耐到什么程度,于是更Jī 烈地以Shé 尖探索Xiǎo 绿的Kǒu 腔。

     “嗯呜!嗯咕呜呜……嗯!嗯嗯!嗯呜嗯嗯……”

     顶开Xiǎo 绿Jǐn 张得缩成一团的Shé Tou Hòu ,彷佛搾乾似的Dà Lì 吸Shǔn 着她的Shé 。Xiǎo 绿手臂Shàng Jǐn 抱着村越的Lì 量,逐渐地转为松弛。当Shé Tou 伸Rù 喉Tou 深Chú 之Hòu ,感到一阵晕眩,整个Shēn Tǐ 僵住不动。脸颊泛红,额心冒汗。虽然感觉Shàng Kuài 奄奄一Xī 的样子,但Xiǎo 绿却还是继续忍耐。接着,村越更Jìn 一步,故意将唾含在Zuǐ 裡,透过Chún 缝流Jìn Xiǎo 绿的Kǒu 中。

     “嗯噗呜!嗯嗯嗯,嗯咕呜!嗯!嗯咕呜!嗯咕……嗯咕呜!”

     一Kǒu 一Kǒu 将黏稠的唾往对方Zuǐ 裡送的村越,用Shé 尖顶住Xiǎo 绿的Shé 部,强行将唾流Jìn 她的喉咙裡。Xiǎo 绿显得两Tuǐ Fà Ruǎn ,四肢正急速地失去Lì 量。

     忍耐已到了极限了吧?Kuài ɑ 、Kuài 移开你的Zuǐ ,吐出来ɑ !然而……

     “嗯呼呜!嗯咕、嗯……咕?、咕?咕?!”

     村越非常惊讶。Xiǎo 绿的喉咙竟咕?咕?地,将Kǒu 中的唾全都咽了Xià 去。轻轻眨动着长长的睫Máo ,Shī Rùn 的瞳孔泛着亮光,Xiǎo 绿就这样任由对方Shé Tou 的侵Fàn 。

     “嗯、啾……啾、啾呜!嗯咕……嗯!”

     彷佛会让鼻腔打寒颤似的,Rè Qíng 且感的Jī Wěn 。微微蠕动自己与对方完全Jǐn 密贴合的双Chún 。Shé 与Shé 之间Jī 烈的缠绵、探索、相互摩Cā 。被Jǐn Jǐn 压住的Shēn Tǐ ,传来阵阵噗通噗通的心跳。原本为了降伏矢Yě 绿的Qīn Wěn ,如今却演Biàn 成倾注Kuài 感与Jī Qíng 的深Wěn 。

     “嗯咕、嗯嗯!嗯呼呜!嗯咕!嗯嗯!嗯咕!嗯!嗯呼呜!”

     在两Rén Jī Qíng 深Wěn 的期间,Xiǎo 绿不时扭着Shēn 躯,闷绝不安地搓Lòng着Xià 半Shēn 的双Tuǐ 。察觉到对方Fǎn 应的村越,不自觉地兴奋了起来。特别是对Xiǎo 绿双Chún 与Shé 的全Lì 配合,也深深地被打动。彼此饥Kě 对方的深Wěn ,产生出一种令脑部麻痺的Jī 烈Kuài 感。

     “嗯咕!嗯!咕呜呜!嗯呼!唔咕!嗯!嗯嗯、嗯嗯嗯……”

     终于,Xiǎo 绿濒临了极限。僵直的Shēn Tǐ ,突然间颤抖地打起了哆嗦。光凭一个深Wěn ,就让她达到了Kuài 感。依旧Wěn 着村越的Xiǎo 绿,筋疲Lì 尽地全Shēn 瘫在他的怀裡。Lǒu 住她的村越,感到龙心Dà 悦。不对,应该说是感觉起来非常的Shū Fú 。

     第一次的初Wěn ,竟然可以达到这种程度……没有丝毫抗拒,Fǎn 而深深沉溺在Kuài 感之中。我觉得Xiǎo 绿这Nǚ 孩,绝对可以全Lì 满足我的**。

     “ɑ 、对……对不起……”

     比预期中还Kuài 恢Fù 神智的Xiǎo 绿,慌慌张张地移开Shēn Tǐ 。互相黏在彼此Chún Shàng 的丝状物,被长长得拉了开来。Xiǎo 绿并没有将它拭去,Fǎn 而继续说道。

     “做出这种事……你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奇怪的Nǚ 孩。突、突然Wěn 你……”

     “本没这回事。我觉得很好ɑ 。这个Wěn 真的很。”

     “咦……真的吗?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第一次……”

     “我相信你。看来我们两Rén ,似乎可以继续顺利Fà 展。”

     村越话一说完,Xiǎo 绿彷佛感到害羞似的,露出一脸难为的表Qíng 。虽然她忸怩了半Tiān ,但是不久之Hòu ,却突然Chī 惊地抓住短Qún 的Xià 摆。

     “ɑ !讨厌……我……那个……我要去、去一Xià ……洗手间!”

     害羞得面红耳赤的Xiǎo 绿,朝楼梯间跑了过去。极短的百褶Qún Qún 摆,随着跑跳动作向Shàng 掀开,裡Tou 包着她可ài Pì Pì 的Xiǎo Kù Kù 也全部一览无遗。仔细一瞧,Xiǎo Kù Kù Shàng 方泛着一Dà Piàn 的Wū 痕。村越一边目送她离去的背影,一边在Kù 内勐烈地。

     虽然第5节课是英语课,但是村越就算听见Shàng 课铃声响起,却依然独自待在顶楼Shàng ,吹拂着微风。等到Kù 子乾了之Hòu ,再从容不迫地返回Jiào 室。

     如事先预期,Jī 怒的高崎真弓早已在Jiào 室裡等着他Jìn 来。被Hěn Hěn Tòng 骂,Bào Lì 相向也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且,放学Hòu ,村越必须到指导室再度接Shòu 训话。此时对他寄予同Qíng 之Rén ,只有Xiǎo 绿和早苗而已。这也是如他之前的预期。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的计划范围内。没错,村越是故意Jī 怒真弓的。为了放学之Hòu 能够名正言顺地Jìn Rù 指导室。唯有出此Xià 策,才能避开恋Rén 们的Gàn 扰,好好地玷Wū 高崎真弓。

     因为他想Qīn 眼目睹,真弓Shòu 尽羞Rǔ 的挣扎模样。当Xià 课前的自习时间一结束,村越便被真弓带往指导室。但是,实质Shàng 待在指导室却只有2,3分?。

     “ɑ 呀、老师。感觉怎么样ɑ ?”

     在没有Rén 烟的校捨裡,村越的眼裡映出真弓全Luǒ 且四脚Pā 在地Shàng 的Shēn 影。

     “呜咕呜呜!咕呜呜……村越!”

     和昨Tiān 一样,Shòu 到Cuī 眠指令愚Lòng的真弓,对于自己做出这种耻Rǔ 与屈Rǔ 的行为,再加Shàng 被夺去贞,以及眼前自己所面临的状况,令她内心Jī 起阵阵嫌恶与抗拒的波涛。然而,她却无Fǎ 称心如意地将不满咆哮出来,只能挤出几声类似呻Yín 的愤怒。

     “ɑ 呀、你不要那么兴奋嘛。好不容易才要Tǐ 验Yě 外课程的说。”

     被村越这么一Jī 之Hòu ,真弓突然间恢Fù 了冷静。被迫冷静Xià 来的真弓,现正确认着自己的模样。看着自己全Shēn Shàng Xià 一丝不挂,像Mǔ 狗般地Pā 在地Shàng 。不仅如此,自己还做出了像Gōng 狗Shàng 厕所时,高高地将自己的一只脚举起的动作。

     “全都看得一清一楚的耶,老师。包括你的Dà 部、Tǐ Máo 、以及Pì Gǔ Shàng 的Xiǎo 也是……还有,刚失去Chú Nǚ 膜的秘壶也都看见了Wō 。”

     “呜ɑ ɑ !不要!不准看!Jiào 你不要看了啦!不要!不要、ɑ 呀!”

     Jī 动的Qíng 绪在Tǐ 内狂风Dà 作。如此过分的行径,让真弓彷佛Kuài 要Fà 狂似的。然而,只要村越一说:喂喂、冷静一点。之Hòu ,真弓的心Qíng 又再度恢Fù 平静。这一切全都在村越的掌控之中。

     “这次你又想做什么了?已经玩够了吧!”

     “都Tuō 成这副德了,还会不明白吗?就算有千万个不愿意,我也想瞧瞧老师排洩的样子。”

     村越残忍地歪了歪Zuǐ 角。另一方面,真弓原本Jī 怒的脸庞,瞬间失去了Xiě Sè 。

     “排、排洩……莫非……莫非是那回事……不要……我不要啦!”

     明明知道没有用,却依旧试着抵抗。一Rì 忘却Rén 的尊严,就跟狗没有两样。

     “好了好了。那么,就先从Xiǎo 便开始好了。”

     突然间,一Gǔ 勐烈的Niào 意朝着真弓的Xià Fù 部袭卷而来。曝露在户外空Qì 中的肌肤,被冻得起了**Pí 疙瘩。

     “ɑ 呀!不要、我才不要啦!呜呜!Xiǎo 便什么的,我本就不想啦!”

     虽然拼命忍耐,但是让Rén 直打哆嗦的寒颤,却一再残酷地侵袭全Shēn 。真弓感觉到从膀胱蜂拥而来的急流,已经Dà 军压境到Kuà Xià 。忍耐的极限轻易便被突破。

     “ɑ ɑ ……不要ɑ !停Xià 来!Kuài 停Xià 来啦!”

     勐烈Pèn 出的金Huáng Sè 迸泉,扬着Shuǐ 声泼洒在地面Shàng 。阻止不了。无论多么忍耐,都阻止不了它的涌出。而且,这一幕全都一秒不露地映Rù 了村越的眼裡。

     “唔!嗯、好臭的阿摩尼亚Wèi Wō ……”

     “不、不要闻啦!哎呀!ɑ ɑ !Shòu 不了……不要ɑ !Kuài 停Xià 来ɑ ……”

     排Niào 也一并将Tǐ 内的Rè Qì 全都散Fà 出来。真弓一边冷得直Fà 抖,一边洒了一滩的Niào 池。不久,感觉Shàng 彷佛持续一辈子似的,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迸泉Biàn 成了绵绵梅雨。

     “呜呜……呜呜……怎、怎么会这样……呜呜呜呜呜!”

     好想Sǐ 。好想杀了他。斗Dà 的泪Shuǐ ,沿着脸庞Huá 落Xià 来。然而,村越却不因此而罢休。

     “那么,接Xià 来就Lún 到便便了。”

     “什么!便、便……便便……不要ɑ !”

     无Fǎ 形容的恐惧感,正笼罩着真弓的心灵。

     “ɑ 、对了。记得一边便便,一边将便便的感觉,用具Tǐ 的言词加以形容Wō 。好了、开始吧!将便使用Lì 地Dà 出来吧……”

     “不行啦!ɑ !哎呀呀呀!嗯ɑ ɑ ……”

     突然,Xià Fù 部再次感到剧烈绞Tòng 。Shēn Tǐ 不由自主地往Xià 用Lì ,Gāng 门开始蠢动。

     “Pì Pì Shàng 的Xiǎo ,不停的Chōu 动!哎呀、要Rén 家说的这么露骨,不要啦!”

     一再强忍着Kuài 要朝Gāng 门Kǒu Pèn 出的粪便。全Shēn 感到一阵**Pí 疙瘩,不由得微微Chōu 搐。

     “ɑ 呜呜!已、已经来到了Gāng 门Kǒu !便、便便Kuài 要出来!Kuài 要出来了!”

     真弓察觉到村越火Rè 的视线,而开始啜泣了起来。虽然不想让他看。然而,自己却像是困Shòu 之斗。

     “呜呜、满出来……便便满出来了!正要出来……出来了啦!ɑ ɑ !”

     于Tǐ 内蠕动的粪便不停地往外鑽出。抑制不住一**从Gāng 门中露脸的秽物。

     “不要ɑ !Dà 出来了!使便Dà 出来了啦!停、停不Xià 来了!嗯ɑ ……”

     “老师、你排洩出来的便便是什么样子的呢?”

     浑沌的意识Xià ,感觉到脑海中一Piàn 溷Luàn 。即便如此,真弓还是开Kǒu 继续说明。

     “Yìng 、Yìng Yìng 的、是Yìng Yìng 的Dà 便!嗯é !Gāng 门被Yìng Yìng 的粪便……摩Cā 得好Tòng !嗯é ……é ɑ ……咕呜呜……好……Dà 唷!真的好Rén é 、Tòng Sǐ Rén 了!”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但是……闻起来真的是好臭对吧。”

     村越的冷嘲Rè 讽,并没有传Rù 真弓的耳裡。Fǎn 而是排便造成的麻痺感,从Yāo 部传达到背嵴。将压缩过Hòu 密度极高的粪便排出Tǐ 外时,一Gǔ Cì Tòng 感,无Qíng 地侵袭她整个Gāng 门。从露出一脸难Shòu 表Qíng 的脸Shàng 所渗出的冷汗,正闪烁着Fǎn 的光芒。

     “ɑ 呜、呜呜!嗯、嗯嗯!ɑ 咕呜呜!呜!呜呜!嗯……”

     缓慢且冗长的排便过程。就连被排出的坚Yìng 粪便,也顺畅地连成长长的一串。

     “嗯哈ɑ !哈ɑ ……终、终于结束了……”

     “便便、Dà 得还真多哩……感觉是不是很Shū 畅呢?”

     就算真如村越所说,但真弓的意识却想加以否认。然而,Tuō Kǒu 而出的却是不一样的话。

     “呜呜……感觉……真的好Shū 畅ɑ ……”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好啦、辛苦你了。狂妄自Dà 的Nǚ Rén 。”

     村越话一说完,真弓的意识瞬间落Rù 黑暗的谷底。有关什么屈Rǔ 、愤怒、憎恨,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次被迫忘得一乾二淨。某种层面Shàng 来说,那种感觉比Sǐ 还要可怕。

     回神之Hòu ,真弓的记忆裡,并没有遗忘排洩时所Shòu 到的屈Rǔ 。在她Chuǎn Kǒu Qì 的同时,愤怒与憎恨的感觉涌Shàng 心Tou 。感Qíng 瞬间Bào Fà 。

     “可恶、村越你!”

     然而,却没有再继续说Xià 去。就算想Hěn Hěn 的揍他一顿,Shēn Tǐ 也动弹不得。

     “难不成我之前没有提醒过你吗?我不是说,要你不准加害于我的ɑ 。况且,你也无Fǎ 喊救命。无论用说的还是用写的,你都无Fǎ 将Fà 生的所有事Qíng ,告诉任何Rén 。”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呜呜!咕呜!咕呜呜呜呜呜呜……”

     虽然好几次试图扑向村越,但是Shēn Tǐ 就是动也动不了。完全Shòu 控于村越的支配。就连倔强的真弓,也被这无Fǎ 推翻的事实给打击的Tǐ 无完肤。汗Shuǐ 沾Shī 的Luàn Fà Jǐn Jǐn 地贴在脸Shàng ,惨败的表Qíng 被村越看得清清楚楚。

     “请你原谅我啦……我求求你……”

     “要不要原谅你,就看老师自己怎么做了。我说的对吧?”

     “对……你说的没错……”

     不加思索地回答他。再次察觉到现实竟是如此冷酷的真弓,一边哭泣一边呕吐。

     “呜呜……呜ɑ !呜、呜呕嗯!ɑ 呜、呕嗯嗯嗯嗯嗯!”

     “真伤脑筋,不光是Xià 面,连Shàng 面也开始吐啦?你的表现真是可圈可点ɑ !”

     与其Tòng 苦记住那些充满绝望、悲惨的回忆,还是被迫忘得一乾二淨的好。

     Cuī 眠学园 第06章 lover

     周六放学Hòu ,Jiào 室裡完全不见“她们”的踪影。

     都跑到哪裡去了ɑ ?村越一脸不悦地望着窗户外的校园。村越此时与她们的关系,即使当成是“Nǚ 朋友”来看待也不为过……

     村越的班级,周六并没有排英文课。也就因为如此,村越得以风平Làng 静地度过了Shàng 午的课程。最Hòu 由导师高崎真弓,向同学们Jìn 行了家Tíng 作业以及应Jiāo 待事项的说明Hòu ,村越的两个“Nǚ 朋友”矢Yě 绿与仓泽早苗,便迅速地离开了Jiào 室。至于他的另一名“Nǚ 朋友”北川?,则因为Shòu 到Cuī 眠的指令,今Tiān 向学校请了假。这是村越为了今Tiān 的计划,而特别将她支开,让她待在家裡。

     从Xiǎo 绿与早苗的桌Shàng 与置物柜中,还摆着她们的鞋子与书包等的个Rén 物品来看,她们两Rén 应该还没有回家才对。既然还没回家,那应该是去参加社团Huó 动吧。虽然刚从别的学校转学Jìn 来的Xiǎo 绿,还没有决定加Rù 哪一个特定的社团,但早苗这学期已经担任茶道社的部长一职。村越打定主意Hòu ,即刻前往茶道社社团。

     果不出所料,早苗果然待在社团裡。这是一间兼具置物与更Yī ,地Shàng 还铺着榻榻米的茶室。早苗Shēn Shàng 穿着一件应该是茶道社制Fú 的和Fú ,Kǒu 中还念念有词,似乎是在Jī 励自己似的。在确认了周遭没有Rén Hòu ,村越Tōu Tōu 地从Rù Kǒu Chú ,Kuī 视早苗的模样。

     应该才刚换好Yī Fú 而已吧……虽然想看看她换Yī Fú 时的撩Rén 模样,但是:算了。从以前,就一直没有机会看到早苗Huó 跃于茶道社的样子。村越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只见穿着和Fú 的早苗楚楚动Rén ,Shēn Tǐ 内外散Fà 出一Gǔ 唯美的Qì Xī 。之Hòu ,村越开Kǒu 说道。

     “早苗、你一个Rén 在Gàn 什么呢?”

     “ɑ ,村越……因为明Tiān 有一场茶会表演,所以今Tiān 要提前做好准备。Yóu 其我又是部长,所以顾问老师特别拜托我帮忙……”

     事实Shàng ,早苗对茶道的认识,比担任顾问的老师还要更加通。与其做出错误的指导,或是要求其他社员帮忙,还不如Jiāo 给早苗一个Rén Chú 理,会更加的顺利。顾问老师的个Rén 判断,对村越而言,恰巧是正中Xià 怀。

     “电话铃响。”

     为了实行脑海中突然闪过的念Tou ,村越Kǒu 中念出了像是魔Fǎ 咒语的Cuī 眠指令。

     “仓泽,既然你都已经在为明Tiān 的茶会而准备,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来预演一Xià 。利用实际的演练,来确认每一个步骤与流程。虽然现在只有你一个Rén ,但是还是得从Tou 到尾演练一遍。虽然房间裡还有村越,但是你却完全没有看到他。即使她出现在你的眼前,你也看不到他。这个房间裡,就只有你一个Rén 而已。”

     当村越解除早苗的沉Shuì 状Tài Hòu ,她双眼的视线就不再面向村越。因为此刻在她的潜意识裡,已经没有办Fǎ 看到村越了。村越首先待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早苗忙裡忙外地准备着相关的茶具。

     “嗯、还需要……一双品Wèi 茶点用的筷子……”

     早苗Jiāo 柔温驯的和Fú 模样,Cì Jī 着村越蠢蠢Yù 动的Yù 。早苗完全无视于一旁那双好Sè 的眼神,有条有理地准备好所有必要的茶具。

     “接Xià 来……我得先确认整个茶道的流程……”

     究竟早苗的茶道社是属于哪一种流派?就连号称自己是博学的村越,也一无所悉。照理来说,茶道应当会有主客之分,但看样子早苗似乎不是扮演主Rén 的Shēn 分。即使如此,她还是开始以一Rén 分饰两种不同的Shēn 分Jìn 行排练。或许是因为她除了是茶道社的部长,同时也是社团内最具经验的成员之故,使得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一本Huó Jiào 材似的。早苗谨慎地确认每一个动作。虽然这是Shòu 到村越Cuī 眠的暗示,而做出的无意识动作,但另一方面却也正表现出,早苗一向认真坚持的格。

     她以客Rén 的Shēn 分,恭恭敬敬地接Shòu 了自己所沏的抹茶。茶碗中可以看到产生许多细密的泡泡。

     呜!哞、看起来好像很苦的样子。不过,Fǎn 正都要喝Xià 那杯怪东西,乾脆我就把这杯抹茶,Biàn 成“抹茶欧蕾”只见村越缓缓地Tuō Xià 了长Kù 与内Kù 。完全视而不见的早苗,?Shàng 没有任何的Fǎn 应。

     现在是以速度与时机来定胜负。村越急忙地掏出,Jī 烈地前Hòu Chōu 送着。

     “那我就开始准备品茶。”

     如此说完Hòu ,早苗向主Rén 方向恭敬地行了个礼Hòu ,接着,转Shēn 向一旁的宾客行礼。此时,一巨Dà Fà Tàng 的Tou ,Dà 剌剌地横在她的眼前。虽然村越显得有些急躁,但多亏早苗讲究每一个动作的完整,让村越多争取到一些时间。早苗清纯可ài 的和Fú 模样,再加Shàng 自己就在她Shēn 旁,在Jìn 行搓Lòng的秽行为Cì Jī Xià ,更Kuài 速Jī 化了村越的兴奋度。

     早苗双手优雅地拿着茶杯,再度缓缓地向主客恭敬的行礼。接着,她以顺时?的方向,转了两次茶杯。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从村越的勐烈Jìn Fà 出滚Tàng 的Rè 。Pèn 出的不偏不倚地Rù 了茶杯之中,一部分的Rè ,还甚至洒到了早苗的手Shàng 。村越感到有些担心,是否会因此而被拆穿,没想到全神贯注在茶道的早苗,并没有Fà 觉有任何异样。这或许该归功于早苗的集中Lì ,亦或是Cuī 眠指令的强Dà 魔Fǎ Lì ,然而也可能是早苗的潜意识裡,原本就有理论Shàng 不可能凭空降Xià Nán Rén 的缘故吧。

     浓稠滚Tàng 的与结块的抹茶,并没有顺利地溶合在一起。抹茶Shàng 黏附着Dà 量宛若游泳健将的蠢动子。尽管早苗脸Shàng 露出了怪异的表Qíng ,但还是把茶杯移到朱Chún 前。接着她毫不犹豫地喝Xià 了茶杯裡的抹茶。

     “嗯……嗯咕……”

     虽然脸Shàng 露出了有些难以Xià 咽的表Qíng ,然而即使如此,早苗还是将溷合着的抹茶吞Rù 了Kǒu 中。Dà 量蠢动的子,从双Chún 经由Kǒu 腔、再到喉咙,最Hòu 流Rù 胃内:看到如此秽的模样,让村越更感到异常兴奋。Xià 半Shēn 那才刚刚Fà 洩完的,丝毫没有任何萎Mí 的迹象,依旧Xiě 脉贪张呈现随时准备再战的豪Qì 。

     “主Rén 的茶艺真是了不得……才有办Fǎ 泡出如此香醇的Wèi 道。”

     那是因为我在抹茶裡加了栗子的Wèi 道ɑ 。村越得意地差点就Fà 出了笑声。

     之Hòu ,早苗开始着手Jìn 行整理的工作。只见她仔细地清洗着每一个使用过的茶杯,并一一做最Hòu 的确认。真不愧是工作认真、一丝不苟的Nǚ 孩。看她丝毫不敢Dà 意的Tài 度,明Tiān 的茶会想必是非常重要的一场盛会。村越一边看着早苗,他自己也开始忙着为Xià 一个计划做准备。

     他将浓稠的Rù 了抹茶袋Hòu ,再仔细地将之搅和。接着他Xiǎo 心翼翼,将剩Xià 的Cā 拭在茶杯的杯缘。最Hòu ,再把筷子到Gāng 门裡,并在茶壶裡洒了一泡Niào 。若是现在有其他Rén 瞄到茶道室裡所Fà 生的景象,绝对会瞠目结Shé 当场吓昏。然而,现在茶道室裡就只有早苗,更何况村越对她而言,与隐形Rén 无异。

     村越就这样Dà 剌剌地,在耗尽所有Lì ,全神贯注于茶道的优等生前,做出各种秽、宛若禽Shòu 的无耻行为。

     明Tiān 的茶会,肯定有好戏可以看。那些自以为高贵的Nǚ Rén ,将会一个个的喝Xià 我的。而且还足以遵循古Fǎ ,每个正襟危坐地以Dà 礼喝Xià ……我还真的觉得有些Shòu 宠若惊。

     “ɑ ɑ 、太好了。村越,你还没有回家。”

     回到Jiào 室,Fà 现Xiǎo 绿正待在Jiào 室裡。

     “我正准备要回家。要不要一起回去呢。”

     “好ɑ !那我先到校门Kǒu 等你……”

     这是为了不让别Rén Fà 现两Rén 走在一起才会这么说。由于村越之前有所顾忌,于是在他的提ān Xià ,两Rén 有了这样的默契。

     “不用那么麻烦啦,我们直接走出去就好了。”

     “咦……真的没关系吗?”

     “当然罗。那,我们走吧。”

     因为对现在的村越而言,他已经无所谓是否会被谁看到。或许是在他的潜意识裡,有一种想要向别Rén 炫耀自己舆Xiǎo 绿Jiāo 往的心Tài 吧。结果,校园裡并没有任何Rén Fà 现两Rén 一同走出去的画面。就这样,村越与Xiǎo 绿踏Shàng 了回家的道路。

     Dà 概也没有Rén 会相信,Shēn 旁的这位Nǚ 孩子就是我的Nǚ 朋友吧。因为我们两Rén 实在太不搭了。村越的心裡浮现了带着自嘲的想Fǎ ,脸Shàng 出现了一阵苦笑。突然间,一Gǔ 不安的预感袭向心Tou 。

     咦……这是?村越急忙地用Lì 地甩了甩Tou 。

     “村、村越。现在时间还早,我们要不要去哪裡逛逛呢?”

     “嗯?咦?要去哪裡呢……”

     是旅馆还是有Sī 密包厢的咖啡厅呢?一想到昨Tiān Qīn Wěn 的滋Wèi ,村越有着过多的幻想与期待。

     “像是去唱KTV……还是哪裡ɑ ?”

     咦……你说什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的村越,一脸不解地看着Xiǎo 绿。

     “因为……Rén 家从来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嘛。所以,想要去一次看看。”

     Xiǎo 绿的理由,听起来虽然有些令Rén 感到太不可思议,但从她Kǒu 中说出来。基本Shàng 还是可以理解。真不愧是出Shēn 于校规严格的圣香学园贵族Nǚ 校。可能是因为学校规定学生,不能出Rù 这类场所之故吧。现在暂且不提这些事Qíng ……

     我个Rén 是没有什么意见啦,只不过Xiǎo 绿应该知道KTV裡,是一个个密闭室包厢的状况吧?

     “你想去的话……那就走吧。”

     “太好了!好高兴Wō 。那我们走吧!”

     宛若是个Xiǎo 孩般,高兴地手舞足蹈的Xiǎo 绿,或许是担心村越又临时改Biàn 主意吧,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往KTV的方向冲了过去。村越Chī 惊地耸了耸肩。

     村越带着Xiǎo 绿来到了距离黑虹学园几分?路程的商店街。就在两Rén Jìn Rù 了一间Xiǎo 型的KTV时,Xiǎo 绿Fà 出了有些失望的声音。

     “唉……原来是这个样子Wō 。”

     真希望她Xià 次到旅馆房间时,也说同样的话。村越暗自Qiè 笑。

     “ɑ 、有两个麦克风耶!”

     我的Xià 半Shēn ,还有一哩。虽然之前在茶道社已经连续了两次,但现在却仍Chú 于完全Bó 起的兴奋状Tài 。

     “村越,你要唱什么歌呢?”

     “咦?我,我不用了啦。我不会唱歌啦。”

     “耶……Rén 家就是想听村越唱歌说。”

     开什么玩笑ɑ !除非哪Tiān 我Fà 疯了,否则打Sǐ 我都不可能在别Rén 面前唱歌呢!村越断然拒绝了Xiǎo 绿的提议。更何况,两个Rén 单独Chú 在一间密室裡,为什么就非得要唱歌不行呢。好不容易,两Rén Chú 在如此令Rén 脸红心跳的Qì 氛之中,如果什么都没有做的话,那本就是在Wū Rǔ Nǚ Rén 。完全没有料想到村越心中在想什么诡计,Xiǎo 绿却Sǐ 缠着不放,非要他唱首歌不行。开始感到有些厌烦的村越,于是决定提早采取行动。

     Xiǎo 绿瞬间陷Rù 被Cuī 眠的沉Shuì 状Tài 。村越开始对她Xià 达各种Cuī 眠的指令。

     “矢Yě ,你现在Shēn Chú 于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全Shēn 非常放松,而且感觉到无比的Shū Fú 。接Xià 来,你将要遵照我给你的指令来做。如果你照着指令来做的话,你会感觉更加的Shū Fú 。”

     “是……遵照你说的话来做……”

     不论是念书还是运动都难不倒她。具有让Rén 立刻喜Huān Shàng 她的特质。村越一想到具有这些特质的Xiǎo 绿,即将成为追求满足Yù 的Rén 形娃娃的画面,立刻让Gǔ 间Chú 的那捧,再度充Xiě Yìng Tǐng 。

     “好吧,那先把Shēn Shàng 的Yī Fú Tuō Xià 来。首先从Shàng Yī 开始,接着是罩……”

     Xiǎo 绿依照村越的指示,缓缓地Tuō Xià 了Shàng Yī 。宛若是机器Rén 般,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Tuō Xià 了制Fú 的Shàng Yī Hòu ,接着她解开了领带与衬衫的钮扣。当原本包裹在Yī Fú 内的肌肤露出来时,一Gǔ 让Rén 连想到浓厚,并且带着澹澹清香的牛Wèi 道扑鼻而来。敞开的前,出现一件无肩带罩。特别是那对被Sài 在罩裡Tou 的QRuǎn 房,更是令村越的视线,一刻也不想移开。

     “ɑ ,稍微停一Xià 。”

     Xiǎo 绿的动作,停在原本想要将Shàng Yī 从肩膀Shàng Tuō Xià 来的状Tài 。

     还真的像极了机器Rén 。村越脸Shàng 露出了苦笑。眼前这张平常总是随心Qíng 不停转Biàn ,拥有丰富表Qíng 的美丽脸蛋,现在却是一脸茫然。这种落差戚别有一番风Wèi 。村越之所以会Jiào 停,并非他起了侧隐之心。只是他想要在Jìn Rù 真正的行动前,先询问Xiǎo 绿一些其它的问题。

     “矢Yě ,现在请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你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任何的经验?简单来说也就是,你还是个Chú Nǚ 吗?”

     “没有……是Chú Nǚ ……”

     唔嗯唔嗯。圣香学园真不愧是一所管理严格的Nǚ 校。看来她也不例外。

     “今Tiān 是不是你的生理期呢?你的生理周期是什么时候?”

     “月经……前Tiān ……才刚刚结东……我的生理周期是27Tiān ……”

     才刚结东Wō ……听到今Tiān 不是排Luǎn 期的事实,让村越感到有些失望。

     “对了,Jiào 你Tuō Xià Shēn Shàng 的Yī Fú ,会不会觉得害臊呢?”

     “会……觉得好害臊Wō ……”

     难怪她的双颊已经一阵Cháo 红。羞红着双颊的Rén 形娃娃。如此Mí 的模样,让兴奋之Qíng 难以掩饰。

     虽然感到害羞,但却丝毫没有抗拒。矢Yě 绿正准备把她的Chú Nǚ 之Shēn 献给我。

     “好吧,接Xià 来把Qún 子与Xiǎo Kù Kù 给Tuō Xià 来。”

     Xiǎo 绿再度像是个机器Rén 般,准备Tuō Xià Qún 子。不过她当然仍是Huó 生生的Rén 。应该说还具有Rén 格的少Nǚ 吧。然而村越却从Jiàn 踏她的Rén 权与Rén 格中获得兴奋。

     保持着Shàng 半Shēn 还Tuō 到一半的状Tài ,Xiǎo 绿Tuō Xià 了Mí 你百褶Qún ,轻飘飘地掉落在地面Shàng 。接着她把手移到Xiǎo Kù Kù Shàng ,毫不迟疑地Tuō 了Xià 来。那撩Rén 的姿Tài ,让村越没有抵抗的能Lì 。村越也顺势Tuō Xià 了Kù 子与内Kù ,坐在沙Fà Shàng 。Gǔ 问坚Tǐng 的耸立于Tiān 际,Jìn Rù 战斗位置。

     “过来我这裡,跨坐在我的Dà Tuǐ Shàng ,把我的Rù 你的Xiǎo 裡Tou 。”

     “Xiǎo ……”

     抬起右脚,Tuō Xià Xiǎo Kù Kù 的Xiǎo 绿,以一种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向村越问道。村越耸了耸肩问道。

     “就是Xià 面那裡ɑ 。膣孔。位于Niào Niào Xiǎo 底Xià ,Gāng 门Shàng 方的Dòng ɑ 。”

     或许是了解村越的说明吧。Xiǎo 绿就保持在单边脚还挂着Xiǎo Kù Kù 的姿Tài ,缓缓地走向了村越,并跨坐在他的Dà Tuǐ Shàng 。一边很有技巧地保持Shēn Tǐ 的平衡,一边Jǐn Jǐn 地抓住村越的Xiǎo 绿,Tǐ 重却是异常的轻盈。前微凸的柔Ruǎn Xiǎo 丘,贴在村越的脸颊Shàng 。村越一边感觉少Nǚ 的Tǐ 温,一边Tuō Xià 了她的罩。一对柔Ruǎn 富弹的Sū ,毫不掩视地曝露在村越的眼前。

     “对,没错,要把位置对准好Wō 。这样的话,我的Tou 才可以搓Lòng你的Xiǎo 。来先试着用Xiǎo 摩Cā 我的。”

     村越说完Hòu ,Xiǎo 绿缓缓地移动了Xià 半Shēn 寻找目标。Shēn Tǐ 之中最为敏感的部位,似乎很Kuài 地便找到了目的地。柔Ruǎn 的媚摩Cā 着通红的Tou 。

     “嗯……哈ɑ 、哈ɑ ɑ ……嗯!”

     刚开始仅只于轻轻摩Cā 的程度,然而渐渐地Xiǎo 绿的Xià 半Shēn 开始往Xià 沉。村越也更明显感Shòu 到Xiǎo 绿的裂缝。一Gǔ 灸Rè 的温度,传向了村越的。

     “呼ɑ 、ɑ !ɑ ɑ !哈ɑ 、嗯、嗯!”

     Chún 的每一次摩Cā ,芽的每一次碰触,都让Xiǎo 绿感Shòu 到前所未有的Kuài 感,而Fà 出闷绝的声音。Xiǎo 绿的Shēn Tǐ ,似乎异常的敏感,不断从Xiǎo 裡渗漏出浓稠的ài 。灸Rè Shī Huá 的粘膜与蜜Zhī ,沾染在充Xiě 的Tou Shàng 。

     “ɑ 、嗯嗯!呼!嗯、嗯!ɑ ɑ ……ɑ ……呼!”

     应该差不多可以了吧……准备接Shòu 丧失Chú Nǚ 之Shēn 的洗礼了!

     “来、缓缓地往Xià 沉,把Jìn 去。”

     “往Xià 沉……Jìn 去……”

     重述了一遍Hòu ,村越的Tou 被柔Ruǎn 的Jǐn Jǐn 地吸Shǔn 住。

     “ɑ ɑ !ɑ ……唔……ɑ 唔!”

     灼Rè 的尖Fēng ,被挤Rù Shī 淋狭窄的秘Chún 。虽然有Rùn Huá 油的助Lì ,但仍Shòu 到强Dà 的阻Lì 。即使如此,村越却没有任何的怜香惜Yù 。

     “即使很Tòng ,但你却不可以有任何退却!要把整全部Rù Xiǎo 裡Wō 。”

     “整……整……唔唔……Xiǎo 裡……”

     少Nǚ 的Tǐ 重压在村越的Gǔ 问Shàng ,赤红的被吞Shǔn 在秘裂裡。柔Nèn 的壁像是被卷Rù 般。瞬间,Tou 宛若被什么Lì 量牵Yǐn 住般,让Xiǎo 绿的Xià 半Shēn 产生一阵哆嗦。Jǐn 接着,再度传来像是切断膜的触感。

     “呜呜!ɑ 呜呜!咕……ɑ ……呼!哈唔唔唔唔唔唔唔!”

     一Gǔ 不同于ài 的Rè ,沿着滴了Xià 来。村越移动了一Xià Shēn Tǐ ,看了一Xià 两Rén 结合的部位。只见核与秘Chún 整个被卷Rù 了内侧,一巨Dà 的突Rù Xiǎo 绿的画面。鲜Xiě 一滴滴地渗了出来。心中涌起了秽的Zhēng Fú 感,直接袭向了村越的脑门。

     不一会ér ,整个完全没Rù 了秘裡。双手Jǐn 抱着村越的Xiǎo 绿,因为破瓜的Tòng 楚,使Shēn Tǐ 产生强烈的痉挛。从Xiǎo 绿Fù 部的深Chú ……传来了顶到子Kǒu 壁的触感。被强烈吸Shǔn 的整,被Shī 淋灸Rè 的壁层层包裹住。之前在茶道室连续两次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如果不那样的话,可能已经忍不住洩出来了。

     “呼唔!哈ɑ 、ɑ ɑ ……”

     或许是因为难忍的Tòng 楚,Xiǎo 绿几乎要昏Sǐ 过去。如果不是因为Shòu 到Cuī 眠,保证她一定会Tòng 苦的Jiào 出来。然而,村越却不打算Huā 时间等她适应的Chōu 送。

     “现在试着Shàng Xià ……Chōu 送看看……接着,再加Shàng 旋转的动作。”

     “是……Chōu 、Chōu 送……哈唔唔唔!”

     Xiǎo 绿的Xià 半Shēn 开始Chōu 送。伴随着动作,村越面前的Sū 亦随之Shàng Xià 摇晃。

     “呼!滋呜!咕……咕唔……ɑ ……ɑ ……哈呜呜唔唔唔!”

     当Bào 地摩Cā 着不断Jǐn 缩痉挛的膣壁时,宛若从内传出悲鸣的声音。当原本弯曲的膝盖稍稍伸直时,贯Rù Tǐ 内的,几乎连Tou 都要Chōu 了出来,Xiǎo 绿的四肢产生一阵哆嗦。当前瑞被Chún 用Lì 挤压时,锐利的Kuài 感从村越的Gǔ 间传向了他的背嵴。就在Xiǎo 绿还陷Rù 一阵Tòng 苦之中时,Xià 半Shēn 一Kǒu Qì 往Xià 压了Xià 去。

     “咕呜呜呜……ɑ ɑ !ɑ 伊!咕唔……ɑ 、ɑ !嗯咕唔!”

     灌Rù 耳朵中的闷绝声,更加Cuī 化村越的Yù 。

     矢Yě 绿,她为了满足我的Yù ,而不停地Chōu 送Xià 半Shēn 。即使Tòng 苦难耐,他还是不会抑制她的动作。使尽浑Shēn 解数,让村越享Shòu Shēn 为Nán Rén 的Kuài 感!

     “呼!ɑ 、ɑ 、嗯ɑ !ɑ 、ɑ ɑ !”

     令Rén 感动的Chōu 送。狭窄的裂缝与灸Rè 感,让Tǐ 验一场甘美Cì Jī 的享宴。当Kuài 感、Zhēng Fú 感、与支配感全部达到极限时,就是村越准备迎向**顶端的一刻。

     “我要了……现在把到的最深Chú !接着,用壁Jǐn Jǐn 地Gā 住!要了Wō !”

     “呼……好……到……最深Chú !Jǐn Jǐn 地Gā 住……”

     “个重重的Xià 盘Lì ,把推到了的最深Chú 。一Gǔ 强烈的吸Shǔn Lì 袭向了村越。Xià 半Shēn 的瞬间Bào Fà 。强烈的Bào Kuài 感,让脑海裡呈现一Piàn 空白。Dà 量的白浊Rè ,不Shòu 重Lì 的牵制,向Shàng Pèn 出来……”

     朝向Xiǎo 绿的子内洒了Jìn 去。

     “ɑ ɑ !呜、呜呜……呼ɑ ɑ !ɑ ……呼唔唔,咕、哈ɑ ɑ ɑ ……”

     “宛若搾Zhī 般……一次又一次的挤压……”

     “宛若……搾取般、用Lì 地Gā Jǐn ……哈ɑ ɑ ɑ ……”

     尽管这是今Tiān 的第三次,还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不断产生痉挛哆嗦的,即使Pèn 出所有的Rè ,还是继续贪婪地在内享Shòu Kuài 感的余韵。

     村越持续Jǐn 抱着Xiǎo 绿纤细的Shēn Tǐ ,直到放出的往Xià 逆流为止。

     Cuī 眠学园 第07章 trap

     今Tiān 虽然是星期Tiān ,但村越却一刻也不得閒。因为高崎真弓已经到学校等他了。正确的说Fǎ ,应该是村越让高崎真弓到学校等他。不仅如此,他的另一帮狐群狗党也……

     就在村越穿着校Fú ,准备前往学校的途中,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真弓昨Tiān 羞耻闷绝的画面。因此村越今Tiān 决定再来玩一场Luàn 的**宴。

     村越事先已经秘密地连络了漫画研究会的成员们。黑虹学园的漫书研究社,是一群被Dà 家称之为“成漫”有特殊癖好的家伙。也就因为如此,所以才与村越臭Wèi 相投,有所Jiāo Qíng 。与村越同样追求着ài 的他们,在Biàn Tài 的程度Shàng ,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基本Shàng 他们都属于有Sè 无胆的格,因此还没有Rén 敢堂而皇之地对真弓Xià 手。

     到了学校Hòu ,村越随即走向了指导室。待在裡Tou 的,正是已经化Shēn 成村越可ài 奴隶娃娃的真弓。

     “唷、高崎老师。”

     看到连门都没有敲的村越时,真弓露出了厌恶感的表Qíng 。她的表Qíng 显得有些憔悴。

     “看你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不行Wō 。要适时休Xī ài 惜自己的Shēn Tǐ Wō 。”

     村越露出了讽Cì 挖苦的笑容。这个举动,再度触怒了真弓的神经。昨Tiān 整个晚Shàng ,一直在苦思有什么方Fǎ 能够抖出村越恶行的她,在觉悟到所有的努Lì 都是白费的事实Hòu ,所有的Qì 愤不平全都涌Shàng 心Tou 。没错,村越对她Xià 的Cuī 眠指令,就是让她不能以言语或是文章、手势等一切方Fǎ ,将昨Tiān 的事Qíng 告诉任何Rén 。此外,她也不能以任何的形式留Xià 记录。

     “我们走吧。你跟在Hòu Tou 随我来。”

     “走……要走去哪裡……”

     “去漫书研究会的社团室ɑ 。因为那帮Rén 好像需要老师的帮忙。”

     当村越穿越了川廊,真弓也一路尾随在他的Shēn Hòu 。从她略显缓慢的脚程来看,应该是Fǎn 应出她的潜意识裡,还是试图想要抗拒的证据吧。

     “要……要做什么事Qíng 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只是要你去当那些家伙的模特ér 而已啦。”

     听到这句话,待会ér 会Fà 生什么事Qíng ,几乎是呼之Yù 出。

     “ɑ ……不、不要……我不要……”

     “对了,我还曾跟那些家伙说,你对ài 有特别的癖好。”

     真弓的脸孔毫无Xiě Sè ,一阵铁青。如此一来,至今所营造出的Bào 君形象,都将在一瞬间Biàn 成粪土。就连Shēn 为老师的……不,应该是连Rén 类所保有的最基本Rén 格,都将遭到毫不留Qíng 的Jiàn 踏。

     “喂,你有看过模特ér 像你现在这种Sǐ Rén 脸的吗?废话少说,把笑容带在脸Shàng 。”

     虽然内心抗拒,但脸Shàng 立刻露出笑容的真弓,是绝对不能抗拒村越的命令。

     随着村越来到了一间Jiào 室,数名Nán 同学早已坐立不安地等在裡Tou 。

     “唔ɑ ,还真的来了耶!”

     “真、真的耶!”

     村越在事前就已经对眼前这群,因为看到美Rén Nǚ Jiào 师的出现而欣喜若狂的家伙们,Xià 了封Kǒu 令。虽然村越并没有使用Cuī 眠指令,不过因为警告他们一旦这件事Qíng 洩露给第二个Rén 知道的话,就再也没有像今Tiān 这种机会。也就因此,在场的每个Rén 都噤若寒蝉。

     “那,接Xià 来高崎老师将会为Dà 家担任模特ér 。Dà 家准备开始画吧。先警告你们,待会ér Dà 家绝对不可以用手去做任何触碰模特ér 的动作。”

     “老、老师会不会中途突然生Qì ……或是抓狂海KDà 家一顿ɑ ?”

     凡是黑虹学园的学生,没有一个Rén 不知道高崎真弓的恐怖。现在看来,她的威信咒缚似乎仍然有效。即使真弓脸Shàng 带着微笑站在Dà 家的面前,但他们还是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们放心好了啦。高崎请你把Shēn Shàng 的Yī Fú 、罩以及Xiǎo Kù Kù 全都Tuō Xià 来。”

     “是,全部都……Tuō Xià 来……”

     语毕,真弓开始Tuō Xià Yī Fú 。没有任何迟疑或是踌躇,动作俐落地Tuō Xià Shēn Shàng 的Yī Fú 。围在她Shēn 旁的Nán 同学们,Dà 家瞠目结Shé 地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画面。Dà 家不敢置信地咽了Kǒu Kǒu Shuǐ 。当真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Dà 家面前时,再度被眼前超Cì Jī 的画面给吓的哑Kǒu 无言。

     “她、她真的Tuō 的光耶……全Luǒ 的……”

     “好Dà Wō ……这、这真的是高崎老师的……”

     “不只是房,连她的Pì Gǔ !”

     Shēn Shàng 一丝不挂地遭Shòu 到Nán 学生们的视Gān ,再加Shàng 低级言语的嘲讽。真弓的内心想必是多么的不堪。此时她Shēn Shàng 产生的微微哆嗦,不知是起因于寒冷还是羞耻与屈Rǔ 呢。

     “废话少说了!准备开始动工了吧!”

     成漫的成员们,开始挪动桌椅腾出适当的空间Hòu ,并将一块白布给铺在地Shàng 。

     “高崎老师,请你躺在Shàng 面摆出感的动作。记得要把脚给张开来Wō 。”

     遵从指令全Shēn 一丝不挂的真弓,躺在白布Shàng Dà 胆地摆出Yòu Rén 的动作。只见真弓双手Jiāo 叉摆在脑Hòu ,袒露出前那对丰满的房。因为本Shēn 重量而弯曲的球,Shòu 到筋的牵制,而形成完美的曲线。隆起于山丘Shàng 的突起物,不自主地产生轻微的颤抖。当视线稍稍往Xià 移动时,Shēn Tǐ 完美的曲线绘出了令Rén 垂涎惊歎的Nǚ Rén **。纤细扭动的柳Yāo ,更显得Yù 煽Qíng 。微微支起膝盖,分别朝左右两边张开的Dà Tuǐ 部,绽放着一朵粉红Sè 的Huā 辫,和谐地点缀于苍郁茂密的Cǎo 丛之中。再加Shàng ,支撑着丰满Tún 部的Dà Tuǐ 与细Nèn 脚踝等细节来评监,简直是一块无瑕的美Yù 。

     “Wō ɑ ɑ ɑ !好美的!美!”

     “原来Nǚ Rén 的,长这个样子Wō ……感觉好像还微微张开似的!唔哈ɑ !”

     众Rén 的视线宛若在**着羞耻的部位般,Jǐn 盯着不放。微笑的脸颊渐渐感到一阵灸Rè 泛红。

     “喂喂!你们不要光只是看,Kuài 点动手画ɑ 。”

     “我,要画高崎老师的!而且还会帮她涂Shàng 美美的颜Sè !”

     “我要书老师那对巨!超Dà 的……Yóu 其是她的Tou ,真的好美Wō !”

     Dà 家毫不忌讳地一阵Dà 声嚷嚷Hòu ,开始仔细地观察真弓的部与器,绘出一幅幅相当细致写实的作品。对真弓而言,想必是生平的奇耻Dà Rǔ ,但从成员中没有一个Rén 书出她的脸与全Shēn 来看,“成漫”的名号,果真不只是虚名。村越脸Shàng 露出一阵苦笑。

     Jiào 室内响起了铅笔与纸张摩Cā 的声音。Nán 同学们双眼布满着Xiě 丝,屏Qì 凝神地画Xià 面前的美景。

     一会ér Hòu 突然出现了令在场傻眼的Biàn 化。最先Fà 现的Rén ,是正在描绘真弓的一位Nán 同学。

     “喂、喂……那是……真的吗!那是ài 吗?”

     一道透明的粘从微微绽放的秘裂裡渗了Xià 来。这并不是因为Shòu 到Cuī 眠指令的影响。纯粹是真弓自己本Shēn 的Fǎn 应。或许这是因为她意识到Nán 同学视Gān 的Cì Jī 因素吧。

     “连、连Tou 也Bó 起了……好勐Wō 、好Yìng 的样子Wō 。”

     “没想到高崎老师原来是一个……曝露狂!”

     Shòu 到视线与言语Shàng 的玩Lòng,真弓的Shēn Tǐ 感到一阵闷绝。即使如此,为了保持模特ér 的姿势,真弓充其量也只能微微地动了一Xià 她的Shēn Tǐ 。怒火、懊悔与莫名的强烈Kuài 感,让真弓的Shēn Tǐ 瞬间香汗淋漓。看穿她Shēn Tǐ 微妙Fǎn 应的村越,更是感到兴奋不已。

     “喂喂、已经Shī 了一Dà Piàn 了……好浓的Nǚ Rén 香Wèi Wō ……”

     真弓的周围笼罩着浓密的雌Tǐ Qì Wèi 。虽然是不折不扣的美Rén 胚,但却是令学生避之唯恐不及的高崎真弓,如今却让Nán 同学们却陶醉在她散Fà 出的贺尔蒙Qì Wèi 之中。

     “村、村、村越!我已经Shòu 不了了!”

     “我、我也忍不住了!求、求你!”

     真弓深邃的眼神中,浮现出恐怖的颜Sè 。原本还以为真弓可能遭到**的Xià 场。不过,他们这群家伙,应该没Rén 有这个胆吧。村越脸Shàng 带着轻松的笑容点了点Tou 。

     “真拿你们没办Fǎ ……那,你们如果想要DIY的话,那就别客Qì 吧。”

     “哇ɑ ……太好了!”

     “可、可以、在她Shēn Shàng 吗?”

     宛若Tuō 僵Yě 马般的少年们,从椅子Shàng 站了起来,不约而同地Tuō Xià 了内Kù 。接着,他们各依所好,开始Chōu 送起Xià 半Shēn Xiě 脉?张的。

     真弓的表Qíng 出现微微的痉挛现象。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吧。全Luǒ 的自己毫无抵抗能Lì ,被迫成为众Rén 猥?的对象。数奇形怪状的列,秽地呈现在她的眼前。空Qì 中充斥的Nán Rén 臭与数分?Hòu 即将到访的画面,让真弓的Tǐ 毫不掩饰的呈现出来。前的两颗Tou Fà 胀到极限,让ài Shī 淋的Xià Fù 部、秘裂的Huā 辫与Huā 蕾,更是Fǎn 的不断颤抖。如此荡的Fǎn 应,更加Jī 化着Nán Rén 的**,巨Dà 的Fà 洩冲动,瞬间袭向脑门。

     “我、我已经不行了!”

     “我也到极限了!唔哇!”

     数几乎同时Fà 生炸裂。从Tou Shàng Jìn Fà 出白浊滚Tàng 的。宛若是胜利者开香?庆祝般,真弓的全Shēn 被Pèn 洒了Dà 量的。兄弟们浓稠的Cì 鼻Wèi 溷杂着真弓Mǔ 狗般的Zhī ,让Jiào 室裡弥漫着秽的香Wèi 。

     “ɑ ɑ ɑ ɑ ɑ ɑ ……”

     从樱Chún 溢洩出Rè Qì 的的真弓,脸Shàng 带着恍惚的表Qíng ,Shēn Tǐ 还不时地Fà 生痉挛。村越对于真弓的表现,确实感到有些Chī 惊。不只是她那模特ér 的演技,而是她脸Shàng 荡的表Qíng ,明显是因为获得的满足而出现的Fǎn 应。

     全Luǒ 的Shēn Tǐ 完全曝露在学生面前的洼Yù ,以及Pèn 洒的喜悦。说不定她的Shēn Tǐ 裡,隐藏着Shòu Nüè 的本质。总有一Tiān ,一定要唤起她被封印的资质。

     将事Hòu 的整理工作Jiāo 给了那群家伙,村越带着真弓回到了指导室。即使解除了Cuī 眠的指令,惨遭蹂?而筋疲Lì 竭的真弓,还是全Shēn 无Lì 地瘫Ruǎn 在坐位Shàng 。

     Shēn Tǐ 的疲累应该很Kuài 就会回Fù 吧。不过心裡的Diào 适,就Jiāo 给我来办吧。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先到屋内喝杯茶,等早苗回来呢?”

     仓泽忍,笑容可掬地如此说道。

     结束了由成漫那群家伙所参与的“Nǚ Jiào 师?高崎真弓**写生Dà 会”的村越,前往了仓泽家。村越事先早巳得知忍的Nǚ ér ,因为要举行茶会而不在家。所以,他这次的目的是放在早苗的双Qīn 。然而,那个Tài 度高彷,让村越恨的牙Yǎng Yǎng 的父Qīn ,却意外不在家,只剩Xià 她的Mǔ Qīn 忍一个Rén 。不过,这样的安排,倒也算是正中村越的Xià 怀……

     村越假藉要对那Tiān 不速来访一事郑重道歉的理由,顺理成章地前往了仓泽家。原本以为应该会被忍以家中没有其他Rén 的理由而挡在玄关外,但万万没想到,对Nǚ ér 同学不存戒心的她,却Fǎn 倒Yǐn 狼Rù 室,轻易地邀请村越Jìn Rù 家裡。看来是初见面时,村越伪装的友善假面Fà 挥了效果吧。

     村越原本的计划是要让早苗的双Qīn 同时成为Cuī 眠导Rù 机的Yòu 饵。不仅如此,村越还打算在那个自尊心超强、而且严厉的父Qīn 面前,同时侵Fàn 他们Mǔ Nǚ 。不过,现在得临时改Biàn 计划。今Tiān 就仅只于训练的阶段吧。村越歪斜着Zuǐ 角,露出了邪的笑容。

     “那我就不客Qì 了。打扰了。”

     村越将Cuī 眠导Rù 机朝向了毫无防备、落落Dà 方的忍扣Xià 了扳机。才一转眼的时间,忍立刻陷Rù 被Cuī 眠的状Tài 。一脸茫然地看着村越。

     “仓泽忍Xiǎo Jiě 、你现在正Chú 于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Shēn Tǐ 完全放松,感到非常的Shū Fú 。”

     “是……全Shēn 放松……非常的Shū Fú ……”

     忍缓慢地Fù 诵一遍村越的话。村越首先仔细地观察忍的外表。不论是她的格与容貌,都与她的Nǚ ér 早苗极为相似。与其说她们两Rén 是Mǔ Nǚ ,不如说是姊Mèi 比较贴切。然而,两Rén 还是有着决定的差异。像是象徵Mǔ 的丰满房与成熟雌的独特Wèi 道。这两个地方,是此刻的早苗望尘莫及的。一边压抑着兴奋之Qíng ,村越向她Xià 达了Cuī 眠指令。

     如此一来,他们Mǔ Nǚ 都成了我的掌中物。马Shàng 就来试试她“Fú 侍”的功Lì 吧。

     “仓泽忍,从现在开始你必需要好好地伺候你的客Rén 。这位客Rén 就是你Nǚ ér 的同班同学村越君。他是你最重要的客Rén 。”

     “是……最重要的……客Rén ……”

     “要是你惹客Rén 生Qì 的话,那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Qíng 。要如何招待客Rén 的方Fǎ ,你可以直接询问客Rén 的要求。此外,不管村越这名客Rén 向你说什么,你都不可以对他产生任何的存疑。这位重要客Rén 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像是听到圣旨般不可违逆!这样懂了吗?村越君的喜悦,就如同你的喜悦。你一定要竭尽所有的Lì Qì 去讨好他。”

     “是……该怎样招待他……直接问他本Rén ……客Rén ……永远都是对的……”

     村越心满意足地点了点Tou Hòu ,解除了忍陷Rù 沉Shuì 的Cuī 眠状Tài 。

     “咦……嗯……您要不要喝杯茶?还是您想要Chī 别的东西呢……”

     “嗯,这样吧,可以来些甜点吗?还是说其它可以配茶喝的Xiǎo 点心。”

     “家裡还有蛋糕……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嗯。那麻烦你给我一杯红茶与蛋糕。”

     “是。我这就去准备。请您先坐一Xià 。”

     之所以会以如此恭敬的言词对待Nǚ ér 的同学,想当然尔是Shòu 到Cuī 眠的影响。

     “ɑ 、对了对了。我不需要蛋糕用的叉子,所以你不用拿过来。”

     “嗯,我知道了。就照您的吩咐。”

     再次确认时,虽然略微的思考一Xià ,但是忍并没有对村越的说Fǎ 抱有任何存疑。地笑盈盈地走向了厨房。Dà 摇Dà 摆地坐在沙Fà Shàng 的村越,与其说是客Rén ,感觉Shàng 更像是国王。

     “村越,让您久等了。”

     手Shàng 瑞的餐盘Shàng ,摆着一份致高级的蛋糕以及红茶。一看到那个Shàng 面以油装饰的栗子蛋糕时,村越不由得地露出一阵苦笑。就在忍准备把桌Shàng 的红茶注Rù 茶杯时,村越向她说道。

     “可不可以请你直接Jiào 我Jìn 太呢?而我也直接称呼你为忍。”

     “是……Jìn 太。请你直接Jiào 我忍。”

     如同之前的Cuī 眠指令,忍化Shēn 为完全顺从“客Rén ”的Rén Qì 。光只是直接称呼她Xiǎo 名就已经Bó 起的村越,Jìn 不住地加Kuài 行动。

     “我先来尝尝蛋糕的Wèi 道吧。忍,可不可以请你用Zuǐ 巴喂我呢?因为我觉得你用Zuǐ 巴喂我,会比我自己用刀叉要好Chī 一百倍。而且我还可以省得自己动手。”

     “是……我知道了。Jìn 太。”

     完全顺从客Rén 要求的Rén Qì ,贤淑地跪在村越的脚边,把脸移向了摆放在桌Shàng 的蛋糕。虽然费了些时间,然而她那艳丽柔Nèn 的朱Chún ,很有技巧地咬了一Kǒu Shàng 面平均分布着油、糖Yī 、果酱的蛋糕。她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Chī 着食物的宠物。Zuǐ 边还沾着油与果酱等配料的忍,一边Yōu 雅地伸直了柳Yāo ,一边轻轻地以手托住村越的双颊。宛若在等待食物的雏乌般,村越张开了Zuǐ 巴。当与柔Ruǎn 的朱Chún 重?在一起的瞬间,Rén Qì 的Qì Xī 拂过村越的双颊。一Gǔ 不仅是蛋糕的香Wèi ,Dòu Lòng着鼻腔的神经。

     “嗯……嗯嗯……嗯……嗯咕……”

     用Zuǐ 巴接过蛋糕的村越,Jìn 一步伸出了Shé Tou ,**着忍的朱Chún 。

     “嗯嗯!咕唔……嗯、嗯嗯!嗯唔唔嗯嗯……”

     或许是因为Rén Qì 的缘故吧,忍似乎比她的Nǚ ér 要来得更加的敏感。村越一边愉悦于她敏感的Fǎn 应,一边将Shé 尖伸Rù 了忍Jiāo Chuǎn 不已的双Chún 裡,开始**着她的Kǒu 腔。

     “嗯ɑ !嗯、嗯嗯!嗯嗯……嗯咕!嗯嗯……”

     瞬间,忍的Kǒu 中因为油与唾溷合,而形成了黏稠的白Sè 泡泡。当村越停Xià 了Shé 尖的动作时,这次换成她主动采取攻势,以Shé 尖Dòu Lòng着村越的Shé Tou 。还残留在Kǒu 中的油,亦顺势被搬运到村越的Kǒu 腔裡。没错,完全顺从的Rén Qì ,至今仍忠实遵从客Rén 的每一句话。然而,两Rén 此刻的状况与Rè Wěn 几乎没有两样。从掌心传来了更加温Rè 的Shī 度。

     “嗯ɑ !嗯、啾滋、嗯咕、嗯咕唔!嗯!”

     宛若Shàng 了一堂Rén Qì 接Wěn 课,即使是被当成Rén 偶来玩Lòng,但却丝毫不减其魅Lì ……村越更加地感到兴奋。而当蛋糕完全消失时,如此浓厚的接Wěn 亦宣告结东。

     “真是Rén 间极品ɑ ,忍。”

     “只要Jìn 太觉得高兴的话,我也会很高兴ɑ 。”

     与Nǚ ér 同班同学接Wěn 的忍,没有任何?尬与异样,脸Shàng Fǎn 而还露出高兴的笑容。

     接着,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般,开Kǒu 说道。

     “您不喝红茶了吗?”

     “红茶,给忍喝。要记得加牛Xià 去Wō 。”

     “茶ɑ ?我知道了……”

     “等一Xià ,你不要直接加那种牛Wō 。”

     村越制止忍把手伸向一旁Mí 你牛罐的行为。Rén Qì 露出了不解的眼神。村越缓缓地从桌Shàng 站了起来,同时Tuō Xià 了长Kù 与内Kù 。瞬间那Xiě 脉?张、不断产生哆嗦的,**Luǒ 地耸立在忍的眼前。忍见状屏Qì 凝神,整个Rén 僵Yìng 在原地。Fà 现之前给她的Cuī 眠指令,似乎已经到达极限的村越,立即开Kǒu 说道。

     瞬间,Jìn Rù Cuī 眠状Tài 的忍,一脸茫然地凝视着村越的。

     “仓泽忍,你知道**的行为吗?”

     “知道……就是用Zuǐ 巴……ài Fǔ Nán Rén 的……”

     真不愧是Rén Qì 。与她那个Huáng Máo 丫Tou Nǚ ér 截然不同。既然知道的话,那事Qíng 就好办多了。村越微微扬起Zuǐ 角。

     “你有帮你的丈Fú **过吗?”

     “没有……从来没有对任何Rén 做过这件事……”

     撤回之前说的话。忍居然没有**的经验!原本村越打着要她就像平常Fú 侍丈Fú **的如意算盘,看来似乎Fà 挥不了作用。然而另一方面,村越倒是对她没有**经验一事,感到异常的兴奋。因为换句话说,Rén Qì Shàng 面的Dòng ,还算是未被开Fà 过的Chú Nǚ 。

     “那接Xià 来请你帮眼前这**。如此一来,就可以从裡面出牛来。你要听好,从这出来的Tǐ ,既不是Niào 也不是。所以你完全不会感到害臊。相Fǎn 地,你得努Lì 地去搾取出牛来Wō 。”

     “是…………牛……搾取……牛。”

     忍宛若是Fà 出Jiāo 声般,重覆一次村越说的话。然而事实Shàng ,本不可能搾取出牛。而是不折不扣的。村越随即解除忍沉Shuì 的Cuī 眠状Tài 。

     “ɑ ……那我开始搾牛了Wō 。”

     说完,忍一手拿着茶杯,跪在村越的面前。柔Nèn 的手,轻Fǔ 着Yìng 直地Tǐng 向Tiān Huā 板的捧Hòu ,将Yǐn Rù 自己的Zuǐ 巴裡。咕啾滋,她的双Chún 轻Wěn 了的前端。接着……

     “嗯……嗯咕……嗯嗯、嗯!嗯嗯!咕啾滋!”

     村越不由得地Fà 出了Shū Shuāng 的声音。村越的认知裡,即使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对于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Rén 而言,**的技巧肯定是不怎么样。然而,忍却颠覆了村越的观念。

     “嗯、啾!嗯咕!嗯咕!啾噗……嗯、嗯嗯!”

     Shàng Xià 双Chún Jǐn Jǐn 地吸Shǔn 着,接着以Shé 尖挑Lòng被吸Rù Kǒu 腔中的Tou 部位。被Jǐn 缩的Kǒu 腔壁勐烈地吸Shǔn ,而感到一阵麻痺Cì Jī 的村越,Xià 半Shēn 不自主地颤动。并不是因为忍是一名Tiān 生的**高手,她纯粹只是Jìn 行“搾取”的动作。而且是极度强烈与Kě 望。

     “啾呼唔唔唔唔!嗯咕!嗯咕,啾!啾噗唔唔唔……”

     灸Rè 、柔Nèn 、狭窄、Jǐn 缩。彷佛不是Rù Kǒu 腔而是的Kuài 感。

     “嗯、嗯嗯!啾!嗯、啾咕!啾叭!”

     文静优雅的Rén Qì ,全神贯洼地吸Shǔn 着。灸Rè 的Shī Qì 。颤抖的睫Máo 。与泛着红Cháo 的双颊。极度猥的Jiāo 美艳丽。如此的Rén 间极品,岂可让予他Rén 。一Gǔ 强烈的嫉妒心涌Shàng 心Tou 。村越决定将他们Mǔ Nǚ Zhàn 为己有。

     “嗯呼唔……嗯、啾唔唔!啾噗!啾!”

     连对自己的丈Fú 都没有做过的**行为。被贯Rù Kǒu 腔中的Rén Qì ,Tòng 苦地Jiāo Chuǎn 不已,泪珠在眼角中打转。

     宛若是夺走了她Chú Nǚ 之Shēn 的证据般。Zhēng Fú 的喜悦,让村越的内心与,都产生了Jī 烈的颤抖。突然,村越的视线移至了忍拿着茶杯……还戴着结婚戒指的左手。瞬间,村越的像Shàng 膛的Dà 般Bào Fà 出来。

     “嗯噗!嗯嗯!嗯咕唔……嗯啤!嗯嗯唔!”

     Dà 量的白Sè ,Rù 了忍的Kǒu 腔内。溢洩出的,则从她的Zuǐ 角滴向了Xià ?。微微痉挛的双Chún 与Shé 尖,则仍继续Jìn 行搾取的动作。

     “嗯、啾!啾唔唔唔唔……啾!滋!”

     朱Chún 吸Shǔn 出最Hòu 一滴的。村越闷绝地Fà 出了呻Yín 的声音。解放了的忍,将视线移到了茶杯。接着她将含在Zuǐ 巴裡的,直接吐到了红茶裡。如此浓稠的牛,并无Fǎ 与红茶相溶,而是直接沉淀到杯底裡。

     “噗ɑ !呼ɑ ……哈ɑ ……嗯哈ɑ 、嗯……这杯茶,是要给我喝的吧?”

     “没错。你得一Kǒu Qì 全都喝光。一滴都不可以剩Wō !”

     忍微笑地点了点Tou Hòu ,将杯子拿到了Zuǐ 边。

     “嗯……嗯咕、嗯咕……咕?、咕?。我喝完了……”

     就这样终于结东了愉Kuài 的午茶时间。虽然还想要玩一些新的Huā 样,或者等她的Nǚ ér 早苗回来,Gǎo 个Mǔ Nǚ 饭什么的游戏。不过,考虑到万一她的丈Fú 回来的话,事Qíng 就会Biàn 得比较麻烦,于是村越开始Jìn 行善Hòu 的Chú 理。

     村越再度让仓泽忍Jìn Rù 沉Shuì Cuī 眠的状Tài 。并向她提出了几个问题。

     “对了,你平常隔多久,会和你的丈Fú 做一次ài 呢?”

     “Dà 约是……一个月一次……”

     “从今以Hòu ,如果你的丈Fú 想跟你**,你都得断然拒绝。因为你的内心裡,有一种不想和你丈Fú 做那档事的厌恶感。”

     “是……绝对不想做……”

     嘻嘻……被Qì 子拒绝的可悲丈Fú 。想当然尔,村越丝毫没有同Qíng 他的意思。

     “仓泽忍,你要听好Wō 。每当你和Jìn 太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有一种非常Shū Fú 的感觉。不仅如此,你的部与会同时感到一种搔Yǎng 闷绝的Kuài 感。感觉就好像有Rén 正以Shé Tou ,**你的般地Shū Shuāng 不已。”

     “在一起的话……Shū Fú ……搔Yǎng 的……Kuài 感……”

     村越并不打算以Cuī 眠的方式来侵Fàn 她的Shēn Tǐ 。而是让她主动来Gòu Yǐn 村越。在给予了明确的Cuī 眠指令Hòu ,仓泽忍再度从Cuī 眠中清醒。

     “ɑ ……Jìn 太……”

     清醒过来的仓泽忍,一看到村越,就莫名地感到一阵搔Yǎng ,浮现出泛红的双颊。

     “忍、你怎么了?”

     “没、没有!我没事……啦。”

     随着加速的心跳与呼吸频率,前丰满的房亦随之Shàng Xià 晃动。包覆在Qún 子裡的双Tuǐ ,闷绝地互相摩Cā 。看着村越的眼睛裡,寄宿着Yù 求不满的恍惚神Qíng 。

     “那、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咦、这么Kuài ɑ ……好吧……可、可是,Huān 迎你Xià 次再到我们家玩ɑ 。”

     “嗯。那你给我一个ài 的Wěn 别吧。”

     忍万般不捨地,轻柔地Wěn 了村越的双Chún 。

     村越在早苗回家前,离开了仓泽家。因为万一与她碰Tou Hòu ,肯定又得回到她家一趟。提早走先一步的村越,来到一Chú 两旁景物相当熟悉的住宅区。如果没记错的话,北川?的家应该就在这附近。正当这么想的时候,一名曾经见过面的少年!世原优,突然出现在前Tou 。

     “喂,你不是Xiǎo 优吗。午安。”

     村越Qīn 切地与他打招呼。然而,Xiǎo 优的眼神却显得极度的不友善,直盯着村越。

     “Fà 生什么事ɑ ?你的表Qíng Gàn 嘛那么恐怖ɑ 。”

     “你到底对Xiǎo ?……做了什么事Qíng ?”

     该不会是Cuī 眠的手段已经洩了底吧?村越压抑着心虚的心Qíng ,Xiǎo 心翼翼地Fǎn 问了他。

     “你是说接Wěn 的事Qíng 吗?Xiǎo ?她有跟你说什么吗?”

     “没有……可是,我很清楚!昨Tiān 的Xiǎo ?……绝对不是平常的她。”

     在知道了Cuī 眠并未事迹败露的有利事实Hòu ,村越一改守势的Tài 度,一百八十度Dà 转Biàn ,开始采取主动攻击。

     “你凭什么说你最了解Xiǎo ??”

     “因、因为我们从Xiǎo 就一直在一起……所以,我比任何Rén 都还要了解Xiǎo ?!”

     “你喜Huān Xiǎo ?吗?”

     瞬间,Xiǎo 优显得不知所措。但他却没有因此而一语不Fà 。

     “没错……我比任何Rén 都还要ài 她!”

     “嘻嘻。原来又是一个相信“ài Qíng Lì 量”的家伙。老实说,我真的被你的ài 感动的Tòng 苦流涕。”

     村越带着嘲讽的Kǒu Wěn ,藉机耍LòngXiǎo 优。Xiǎo 优马Shàng 看穿了他话中带Cì 的含意。

     “你……你果真对Xiǎo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Qíng ?”

     看着不断Bī Jìn 的少年,村越拿起了Cuī 眠导Rù 机对准了他Hòu ,向他说“就这个”就在Xiǎo 优准备向Hòu 退,却为时已晚。对准着自己的恶魔机械,无懈可击地Fà 挥它的所有Lì 量。一道闪光瞬间贯穿了Xiǎo 优像是少Nǚ 般的纤弱Shēn Tǐ 。连闭Shàng 眼睛、或用手遮掩的机会都没有。少年的意识转眼间落Rù 了黑暗的深渊裡Tou 。

     “咕咕……你现在知道了吧?现在连Xiǎo 优也跟你的ài Rén Xiǎo ?一样了。”

     眼前的风景逐渐模煳。周围的声音也渐渐地远离。只有村越残忍的笑声,还清楚地停留在耳朵裡。此刻的Xiǎo 优,就像是中了陷阱,无Chú 可逃的Xiǎo 白兔。红肿着眼睛,只能颤抖着Shēn Tǐ 杵在原地,任Rén 宰割……

     Cuī 眠学园 第08章 logos

     北川?一?忧郁地瘫坐在Chuáng Shàng 。

     今Tiān 早Shàng 也无Fǎ 到学校去。因为只要她想要去Shàng 学,Shēn Tǐ 就会立刻Biàn 得非常的不Shū Fú 。不仅如此,当她试着想要走出家门时,整个Rén 几乎要昏Sǐ 过去。

     就一切都是因为Shòu 到村越的Cuī 眠指示所致。在他还没有到家裡以前,北川?一步也不准踏出家门。此外,她还Shòu 到不准将自己被Cuī 眠的事实,说给任何一个Rén 知道的指令。Shòu 到具有恐怖强制Lì 的魔Fǎ 约束,Xiǎo ?只能像是笼中鸟般坐以待毙。

     而Hòu 的自己,究竟又会Shòu 到怎样的折磨呢……然而,有个Rén 却让Xiǎo ?比自己的Chú 境更加感到担忧。那就是她的青梅竹马世原优。自从Qīn 眼目睹了自己与村越做的可怕行为Hòu ,就一直没有再和他见面了。

     他应该对我感到不能谅解吧。如果只是这样那还好,只希望那个无耻的村越,不要对从Xiǎo 就Tǐ 弱多病的Xiǎo 优,做什么过分的事Qíng 就好了。不仅是自己,当脑海想到自己所ài 的Rén 时,?的心就像是Shòu 到千刀万剐般的Tòng 苦。

     这场恶梦般的惨剧,似乎没有任何停Xī 的迹象。然而,屋漏偏逢连Yè 雨……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来。门外出现了Xiǎo 优的Rén 影。

     你终于来了!?的脸Shàng Fǎn 地绽放笑容。然而,她Kǒu 中所说出的话,却是针对站在Xiǎo 优背Hòu ,脸Shàng 戴着一副Qì 眼镜的Nán Rén 。

     “村越,你终于来了……好高兴Wō !哼……Rén 家都Kuài 要等不及了啦!”

     “哈哈……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村越脸Shàng 带着笑容,开Kǒu 说出Cuī 眠指令。Xiǎo ?瞬间化Shēn 为一个木偶Rén 形。

     “北川?,你已经不用再继续扮演自己是村越的Nǚ 朋友了。不过,你还是得继续听从村越的命令。等我数列3时,你就会从沉Shuì 状Tài 苏醒过来。”

     村越数到3Hòu ,Xiǎo ?缓缓地醒过来。

     “你不可以随便Luàn Jiào Wō 。而且也不可以试图挣扎逃出这个房间。只要乖乖地站在原地!”

     村越的这句话,轻松地制Fú 了?任何Fǎn 抗的行动。

     “Xiǎo 优……救命ɑ ……”

     ?Fà 出像是哭泣的声音,向站在一旁的青梅竹马求救。然而,回答她的Rén 却是村越。

     “你还看不出来吗?真是不巧,Xiǎo 优他已经成为我的手Xià 了。我想他今Tiān 应该会帮我做很多事Qíng 。”

     ?的双眼充满了绝望。没想到担心的事Qíng 终究成为现实。

     “你居然……连Xiǎo 优都不放过……你到底想对我们两个Rén 做什么事Qíng 呢?”

     “平常就Rè 心助Rén 的我,只是想帮你们两个Rén 做点事Qíng 而已啦。”

     ?与优两Rén 透着恐布的眼神看着村越。相Fǎn 的,村越则是愉Kuài 的笑着说。

     “接Xià 来是告白时间。先从Xiǎo 优开始吧!你喜Huān 北川?吗?请你诚实回答。”

     “是……我真的很喜Huān ……Xiǎo ?。喜Huān 的程度……甚至可以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屏Qì 凝神。虽然Xiǎo 优之所以会主动向?告白,是因为Shòu 到Cuī 眠的指令,然而他说的每一句话,却是出自内心,丝毫没有虚假。Xiǎo 优的话,给了?很Dà 的勇Qì 。

     “那,?你那边如何呢?你喜Huān 世原优吗?”

     “喜Huān 。我也喜Huān 他!从Xiǎo 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暗恋着他。”

     ?把长久以来一直藏在心裡的秘密,毫不掩饰地表白出来。听到?的话,Xiǎo 优轻轻地点了点Tou 。即使Shēn Tǐ Shòu 到拘束,但两Rén 的心却是连在一起的。真是令Rén 羡慕的佳偶。然而……

     “呵哈、青春真好。两Rén 也从青梅竹马的关系,往前跨出了一Dà 步。那,今Tiān 的告白时间就到此为止了。因此,接Xià 来Xiǎo 优还得负责Pāi 照的重责Dà 任呢。”

     为了今Tiān 的计划,昨Tiān 村越已经事先命令Xiǎo 优,准备今Tiān 所需要的摄影器材。

     “因为我要请Xiǎo 优帮我Pāi Xià ,我的Jìn Rù Xiǎo ?那还保有Chú Nǚ 膜的画面。”

     瞬间,Xiǎo ?刚才的勇Qì 全都烟消云散。再度陷Rù 绝望的深渊。

     “ɑ 、ɑ ɑ ……不、不要……绝对不行……”

     “即使你不要,我还是要做ɑ 。”

     就在这个时候。Xiǎo 优突然使尽全Shēn 的Lì 量,向村越说道。

     “不要对……Xiǎo ?……做出无礼……的事Qíng !”

     嘿!原来这就是ài 的Lì 量Wō 。居然可以抵抗Cuī 眠的Lì 量!村越挑起眉Máo ,露出惊讶的表Qíng 。然而,他的Fǎn 应就仅止于如此。村越的脸Shàng ,再度浮现出残酷的笑容。

     “来吧,首先把你们Shēn Shàng 穿的Yī Fú 全部Tuō Xià 来。”

     “全部、Tuō Xià 来……不、不要……”

     “呜呜!太过分……居然要我们做这种事Qíng ……”

     与Kǒu 中仍顽强抵抗的Qì 势截然不同,两Rén 动作俐落地Tuō Xià 了Shēn Shàng 的Yī Fú 。健美的Shēn 材与纤细的肢Tǐ 。一丝不挂地站在彼此的面前。确认两Rén 完成指令的动作Hòu ,村越也毫不避讳地Tuō Xià 了Yī Fú 。

     “接Xià 来,请Xiǎo ?坐到Chuáng Shàng 去,然Hòu 把双脚打开来。”

     “ɑ ɑ ……不要……不要看……Xiǎo 优,你绝对不可以看!”

     Xiǎo ?的苦苦央求,似乎不能在第一时间传到Xiǎo 优的耳朵裡。因为Xiǎo 优像是看到Nǚ 神般,一脸茫然地盯着眼前这个柔Nèn 白皙、Fà 育良好的**。特别是Gǔ 问那个毫无遮掩的秘密Huā 园,更是让Xiǎo 优如疑如醉。之Hòu ,他急忙地移开视线的原因,不是因为听到Xiǎo ?的哀求声,而是他意识到站在一旁的村越所传来的邪恶笑声。

     “Xiǎo 优、你要仔细看清楚Wō 。因为待会ér 还得麻烦你帮她Tiǎn 一Tiǎn 呢。”

     “Tiǎn 、Tiǎn ……到底要Tiǎn 那裡ɑ ?”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Xiǎo ?的罗。”

     “咦!我、不、不要……我绝对不要……”

     为什么Xiǎo ?会不希望自己喜Huān 的Nán 生,Tiǎn 着自己的器呢?这对村越而言,实在很难理解。他耸了耸肩,命令Xiǎo 优。

     “Xiǎo 优。你现在照我的指示,去**Xiǎo ?的。”

     Xiǎo 优缓缓地蹲在双脚张开的Gǔ 问。少年的双颊出现了微微的痉挛。

     “ɑ 、不要!Xiǎo 优、你……不要看……”

     “哇哈哈、Xiǎo 优的已经充Xiě Bó 起了Wō 。一定是因为看到Xiǎo ?的Xiǎo ,而感到兴奋对不对呢?来,Xiǎo ?也看看Xiǎo 优那Bó 起的Nán 。”

     “唔唔……对不起……ɑ ɑ ɑ ……不要看、Xiǎo ?……”

     除了以言语来屈Rǔ ,看着彼此呈现歇斯底裡Fǎn 应的两Rén 之外,村越继续开Kǒu 说道。

     “Xiǎo 优你首先利用Shé 尖,Shàng Xià **着那两Piàn 粉红Sè 的Huā 辫。”

     毫无Fǎn 抗能Lì ,只能依指令来行事的Xiǎo 优,伸出了Shé Tou **着青梅竹马的秘Chún 。

     “Kuài 、住手……我求求你。请你放了我吧。ɑ 呼唔!ɑ 不要、不要……不要!”

     Shī Rè 的Shé 尖Xiǎo 心翼翼地**着媚。或许是Xiǎo 优抱持着至少要轻柔一点的想Fǎ ,Shé 尖以似碰非碰的距离Shàng Xià 移动。然而,如此一来Fǎn 倒造成Xiǎo ?更加的兴奋。

     “ɑ 唔……怎么可以……ɑ 咕唔、ɑ 嗯!Xiǎo 优……嗯嗯!ɑ 、ɑ ɑ 嗯!”

     两Rén 应该都是Tou 一次做这种事吧。正因为两Rén 多少都有这方面的知识,使得彼此的感觉格外的怪异。虽然两Rén 是Shòu 到Cuī 眠的影响,但由于彼此都是自己喜Huān 的Rén ,所以也不能完全排除兴奋的Fǎn 应。

     “呵呵呵,Xiǎo ?的Xiǎo 开始Shī 了Wō 。咦?连Xiǎo 优的Tou 也渗出了一些透明的Zhī Wō 。是不是因为Tiǎn 了Xiǎo ?的,而感到兴奋呢?”

     “才没有呢……Xiǎo 优……ɑ ɑ !咕唔……呼ɑ !”

     “Wō Wō ……嗯……嗯嗯……”

     两Rén 的表Qíng 因为羞耻心而歪曲。即使如此,**的行为还是继续Jìn 行。村越得意地看着眼前秽的画面。

     “接Xià 来,用手指打开Huā 辫,把Shé Tou 伸到Xiǎo 裡搅Lòng一翻。”

     “ɑ 、不要……不可以打开、ɑ ɑ ……Xiǎo 优……你不可以!求求你!”

     颤抖的手指,轻轻地打开了Xiǎo ?的柔Chún 。曝露出的粉红Sè 粘膜,闪着Yòu Rén 的光。Xiǎo 优笨拙地将Shé Tou 给Rù 粉红Sè 的裡。

     “呼ɑ !Xià 、Xià 面……不可以……不要!”

     空Qì 中响起了咕啾咕啾的卑猥声音,泛红着双颊的Xiǎo ?,Jī 动地摇摆着Tou 。不管是Tiǎn 的Rén 还是被Tiǎn 的Rén ,都Kuài 速地Chuǎn Xī 着。不仅如此,站在一旁的村越,也同样感觉到Xià 半Shēn 那Gǔ 强烈的闷绝。

     “好Yòu Rén 的颜Sè Wō 。不知道:闻起来是什么Wèi 道Wō ?”

     听到村越的话,Xiǎo ?的Kǒu 感到一阵揪结。把脸贴在Xiǎo ?Gǔ 问的Xiǎo 优,Fà 出了用鼻子闻香的声音。

     “ɑ 唔……不、不要闻!不要……”

     “Xiǎo 优,Wèi 道如何呢?有没有Niào Niào 的Wèi 道呢?”

     “嗯嗯、嗯嗯……嗯嗯!”

     Xiǎo 优使劲地摇着Tou ,否定村越的说Fǎ 。然而已经伸Rù 秘裂的Shé Tou ,却因此不自主地搔碰到敏感的部位。

     “ɑ 呼!呼!ɑ 唔、嗯ɑ ɑ ……ɑ !”

     随着Jiāo Chuǎn 的声音,Xiǎo ?的Shēn Tǐ 不自主地产生颤抖。Xiǎo 优虽然对自己所做所为感到Hòu 悔。但已经无Fǎ 挽回了……

     “看来Xiǎo ?似乎已经尝到兴奋的滋Wèi 了。Xiǎo 优,你继续Tiǎn 看看Shàng 方的Xiǎo 豆豆。”

     “不行不行!Xiǎo 豆豆真的不行……这个地方请你……那裡是……”

     从自己的经验得知,那个地方一旦Shòu 到Cì Jī ,会是多么危险,Xiǎo ?之前就有所认识了。虽然想要向两Rén 显示自己强烈的抗拒意识,无奈Shēn Tǐ 却完全不听使唤。

     “是不是那裡会很Shū Fú 呢?那Xiǎo 优你可要用Shé Tou 用Lì 地Tiǎn 一Tiǎn Wō 。”

     村越完全没有停手的迹象。遵从他的指示,Xiǎo 优卷曲Shé 尖,伸到了豆的表面。

     “ɑ ɑ !呼ɑ !ɑ 、ɑ !ɑ 咕唔……ɑ 嗯!咕ɑ 、ɑ ɑ ……”

     “没错就是这样。还要再Kuài 一点!Tiǎn 一Tiǎn ……再用Lì 吸!”

     宛若是训练选手的Jiào 练般,村越不断向Xiǎo 优Xià 达各种ài Fǔ 的指令。不一会ér ,Shēn Tǐ 不断颤抖的Xiǎo ?,Fà 出了更Dà 的Jiāo Chuǎn 声。

     “Wō 唔唔……嗯ɑ ɑ !嗯哈!嗯!嗯咕唔!咕……唔ɑ Wō ……”

     就在迎接**的一刻,Fà 生Cháo 吹的,将Dà 量带着泡泡的ài ,Pèn 到了Xiǎo 优的?Shàng 。

     “看样子,应该随时都OK吧。”

     “呼ɑ ɑ ……哈伊……呼呼……哈ɑ ……”

     Xiǎo ?Shàng Qì 不接Xià Qì 地躺在Chuáng Shàng 。村越向站在?Gǔ 间Chú ,脸Shàng 露出悲伤模样的Xiǎo 优道谢。

     “谢谢你Xiǎo 优。让我可以省Xià 不少Lì 。”

     村越的话,包含了两种含意。一个是Xiǎo 优刚刚对Xiǎo ?所做的行为。简单来说,就是让Xiǎo ?的Shēn Tǐ 做好准备。另一个则是他所带来的摄影器材。

     村越将Xiǎo 优所带来的数位相机递给他Hòu ,自个ér 爬到了Chuáng Shàng 。接着,从背Hòu 抱起了Xiǎo ?的Shēn Tǐ 。这是为了让两Rén 的结合部位,清楚地面向Xiǎo 优。

     “不、不要!我才不要……和你……ɑ ɑ ……”

     “现在把脚给抬Shàng 来!让Pāi 照的Xiǎo 优,看清楚你的Xiǎo 。”

     “不行!Xiǎo 优!你、不可以看!不要Pāi 照!”

     因为Xiǎo ?悲Tòng 的声音,让拿着照相机的手不听使唤地颤抖。

     “Xiǎo 优,你这样Pāi 出来的照Piàn ,一定会模煳不清的啦。你要想办Fǎ 把照Piàn Pāi 清楚Wō !因为你这一生就只有这一次机会。”

     颤抖的手瞬间不动。真是效果绝佳的防手震装置ɑ 。村越Jìn 一步说道。

     “咦?Xiǎo 优你怎么了。眼看你最喜Huān 的青梅竹马,马Shàng 就要被我给侵Fàn 了,你的却因此而Bó 起。”

     “唔唔……对不起……Xiǎo ?……对不起!”

     顶着与他弱不Jìn 风的Shēn Tǐ 一样的Jiāo Xiǎo ,Xiǎo 优Fà 出Chōu Chōu 噎噎的哭声。Xiǎo ?见状也Fà 出悲鸣声。

     “唔ɑ ɑ ……不要……我不要了!求求你!放了我们两个吧!求求你……”

     “你在说些什么ɑ 。好戏才正要Shàng 场哩!”

     村越话一说完,便一把抓住浑圆的Tún 部。将Huá 向了微开的谷间,Tou 随即顶住了Shī Rùn 的裂缝。前瑞摩Cā 着Shī Rùn 的媚,并Fà 出了阜猥的声。

     “ɑ ɑ !不……不要ɑ ɑ !不要不要!”

     无视于高亢的悲鸣声,村越将送了Jìn 去。已经遭Shòu 绵密ài Fǔ 的柔Ruǎn Rè 壁,产生不自主的哆嗦,宛若是Ruǎn Tǐ 动物般,将Tou 吞了Jìn 去。

     “要把Chú Nǚ 丧失的画面给我Pāi 好Wō !用近Pāi Pāi 摄Jìn Rù 的模样!”

     “不、不要!Kuài 住手……Kuài 住手!”

     Xiǎo 优怒不可遏地Fà 出怒吼声。这是最好的配乐。村越Fà 出嗤嗤的笑声。

     “不,我就是不住手!”

     终于到了Rù 的最Hòu 时刻。对村越而言,是无比的画面……但对他们两Rén 而言,却是最Tòng 苦的时刻。一灼Rè 的Dà ,撑开了那Yòu Rén 美丽的粉红Sè 器。狭窄的壶Rù Kǒu ,为了抗拒凌Rǔ 者的Rù 侵,而强烈地Jǐn 缩着。

     “唔ɑ !ɑ 咕……ɑ !哈呼!咕唔ɑ ɑ ɑ !哈ɑ !呼呼!”

     嘎吱嘎吱地撑开的Kuài 感,直接袭向了村越的脑门。那个尚未被Rén 开Fà 过的北川圣域。然而此刻却遭Shòu 到村越Wū 秽的Rù 侵。一脸哀怨的Xiǎo 优,一个镜Tou 也不放过地彻底纪录Xià 每一个画面。

     “ɑ 咕!ɑ ……太……了!这样!会Huài 掉的、Xià 面会用Huài 掉!”

     Xiǎo ?苦闷地Jiāo Chuǎn 着。柔Nèn 的膣孔完全吞Xià 村越Gǔ 问那?的。

     “真多亏了Xiǎo 优刚刚的努Lì ,让Xiǎo Biàn 得如此柔Ruǎn 。看来,应该可以轻易地突破Chú Nǚ 膜。”

     “咕唔,唔唔唔唔唔……”

     优的悲Tòng 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Shēn Tǐ 因为愤怒而颤抖,然而他的手却一点也没有Fǎn 应。在Jǐn 咬双Chún 的少年与照相机的见证之Xià ,终于完全Rù 。

     “呼伊……呼唔……呼哈ɑ !哈ɑ 、哈呼!唔唔唔……”

     被贯Rù Shēn Tǐ 裡的Qiāng ,Jǐn 压着Jiāo Chuǎn 不已的Xiǎo ?。缓缓滴落Xià 的破瓜影像,忠实地被纪录在相机裡。

     她第一次的对象,是村越Jìn 太的事实,是怎么也洗不清的。骄彷的Zhēng Fú 感。不断蠢动的壁Jǐn Jǐn 地吸Shǔn 着他的。村越尽Qíng 地享Shòu 着膣内的触感。

     “ɑ ……我……我不要了……求求你……”

     不知道这是Xiǎo ?第几次央求了。然而,悲剧似乎才正要开始。

     “我要开始Chōu 送了Wō 。Xiǎo 优,Pāi 几张全Shēn 照。要把部、以及Xiǎo ?的脸,全部Pāi 到镜Tou 裡。”

     和被侵Rù Tǐ 内的Xiǎo ?一同横躺在Chuáng Shàng 的村越,Jī 烈地摆动着Xià 半Shēn 。

     “ɑ 咕!ɑ ɑ !ɑ 、Wō 、ɑ !唔ɑ !”

     丰满的房沉甸甸地摇晃于空中。无Qíng 地撑开了狭窄膣室,Bào 地加以蹂?。宛若是勐虎出闸般,以Xià Fù 部撞击眼前的丰腴Tún 部。

     “唔ɑ !呼咕!咕唔唔!Wō 唔唔……”

     ?Jǐn 咬着双Chún 深Chú ,Fà 出了低沉的呻Yín 声。如此动物的Fǎn 应,更是让村越格外的兴奋。就在此时,原本强烈抗拒外Lì 的Jǐn 缩膣内,Tài 度似乎开始Ruǎn 化妥协。Dà 量分泌出的粘,让壁Biàn 得更为Shī Huá 。从确认这个转Biàn 的村越,也从原本只是为了要满足自己**的突Jìn 方式,改Biàn 成给予Kuài 感的Chōu 送动作。

     “ɑ 唔!ɑ ɑ !咕呼!ɑ ɑ ɑ !嗯嗯!”

     担任Pāi 摄工作的优,仅察觉到村越或许是因为疲累,才使得动作逐渐缓慢的Biàn 化。然而,实际Shàng Xiǎo ?的Tǐ 内,却已经产生了剧烈的改Biàn 。Tou 准地顶在G点,极富技巧的Chōu 送,与宛若要敲开子Kǒu 的温柔突Jìn 。这几个Biàn 化,都让Xiǎo ?双Chún Fà 出的Jiāo Chuǎn 声,开始产生显着的改Biàn 。

     “咕!哈ɑ 嗯嗯!ɑ ……嗯哈ɑ !咕唔嗯!ɑ 、ɑ ɑ ɑ ……”

     Fà 出带着艳的Jiāo 嗔声。对这个Biàn 化感到惊讶的Rén ,是Xiǎo ?自己本Shēn 。

     “呼ɑ !为、为什么……嗯咕唔!怎么会这样?ɑ 呼唔!呼嗯!ɑ 唔!”

     终于Fà 觉?Biàn 化的Xiǎo 优,出现了一脸惊愕的表Qíng 。Gǔ 间的,早已经因为充Xiě 膨胀而Bó 起。Fǎn 覆地Shàng Xià 产生哆嗦,Tou 前瑞还渗出了透明。任谁看到青梅竹马一丝不挂的Yòu Rén **,不仅毫不掩饰地呈现在眼前,还**不断Jiāo Chuǎn 不已的画面时,都会很自然地出现这样的Fǎn 应吧。

     “Xiǎo 优你觉得如何呢?Xiǎo ?现在好像很Shū Fú 的样子。”

     “咦!我才……没、没有呢!ɑ 哈!ɑ ɑ !咕ɑ 嗯!”

     努Lì 想要否定的Tài 度,怎么看都只不过是Xiǎo ?对Xiǎo 优的一种赎罪的行为。另一方面,Xiǎo ?的膣壁宛若要让更深Rù 到底部般,不断地加Dà 吸Shǔn 收缩的Lì 道。

     “你不用忍耐也可以Wō 。我一定会让Xiǎo ?洩出来的。”

     “不、不要ɑ !我绝对不要洩!不ɑ !ɑ 咕Wō Wō ……嗯ɑ ɑ ɑ 嗯!”

     “至于Xiǎo 优,你绝对不可以出来Wō !因为只有我和Xiǎo ?可以洩而已!”

     不知道是因为ài Rén 被Huó 生生夺走而感到悲Tòng ,还是因为的冲动被封锁而感到哀怨,Xiǎo 优难过地颤抖着Zuǐ Chún 。

     再一会ér 就好了。我一定会让北川?达到**的!村越自己虽然也已经到了极限,即使如此,他还是忍耐住的Huó 门,持续扭动着Yāo 。

     “ɑ 伊!嗯Wō ɑ !Wō Wō ……咕唔!ɑ 咕唔……咕Wō !Wō ɑ ɑ ɑ ……”

     为了否定从传来的Kuài 感,Xiǎo ?只像是动物般,Fà 出呻Yín 的声音。然而,如此一来却Fǎn 而让她的理不攻而破。因为一旦抛开了Rén 类的立场,则与一般没有理的动物无异。所有的感觉,都会本能的Fǎn 应出来。

     突然,膣室内产生强烈的收缩,宛若要搾乾般,两旁的壁Jǐn Jǐn 地拧住挤压着Nán 。村越将贯Rù 道的最深Chú ,等待Xiǎo ?达到**的瞬间,放出Rè 。

     “嗯嗯、嗯咕!ɑ 咕唔!Wō 唔!嗯!ɑ 唔!ɑ Wō Wō Wō 唔唔唔……”

     在一阵彷佛Yè 晚远吠的声音Xià ,Xiǎo ?的肢Tǐ 开始产生Fǎn 的哆嗦。同时,村越的亦膨胀到极限,一Kǒu Qì Bào Fà 出所有的Rè 。灼Rè 奔流Rù 了肢Tǐ 已经完全僵Yìng 的Xiǎo ?Tǐ 内。

     “ɑ 呼唔……不断地……收缩……不要……不要!、了……会有……Xiǎo 孩子的……ɑ ɑ ɑ ɑ ɑ ɑ ɑ ɑ ……”

     注Rù 了最Hòu 一滴Rè Hòu ,子内盛满了浓稠的白浊。麻痺的意识让全Shēn 完全虚Tuō ,村越心满意足地歎了Kǒu Qì 。

     “我想Xiǎo 优会好好地纪录Xià 这所有美好的回忆。连生Xiǎo 孩时也不能错过。”

     脸Shàng 带着悲Tòng 与恍惚表Qíng 的Xiǎo ?,不Fà 一语地瘫在Chuáng Shàng 。不能的Xiǎo 优,也只能杵在一旁,望着一脸茫然的Xiǎo ?。

     “真高兴可以再看到你,Jìn 太。”

     在夺走了北川?的Chú Nǚ 之Hòu ,Jìn 太Jǐn 接着来到了仓泽早苗的家。

     时?正好走到Xià 午一时。此时正是早苗还在学校Shàng 课的时间。而她那维持家中生计的父Qīn 洋介,此刻应该也还待在Gōng 司努Lì 工作才对。

     村越此行的目的,是特地冲着早苗的Mǔ Qīn 忍而来的。趁老Gōng 不在的时候,Shàng 了他的老Pó 。想要尝尝看Gān Fú Fù 滋Wèi 的村越,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再度来到仓泽家。

     “我也很高兴可以见到你。”

     “嘻嘻……Jìn 太的Zuǐ 巴真是甜……”

     就在两Rén 坐在客厅沙Fà Shàng 时,忍的模样开始一点一点的产生Biàn 化。不仅泛红着双颊,心跳更是不断地加Kuài 。她那带着结婚戒指的手,刻意摆在Qún 子Shàng ,压着Gǔ 间的部位。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行为,村越当然是心知肚明。因为Shòu 到Cuī 眠的影响,她此刻的部与,同时传来彷佛被Shé Tou **般的Kuài 感。

     “怎么了、忍?是不是Shēn Tǐ 哪裡不Shū Fú 呢?”

     “没、没事啦……真的没事……我现在就去帮你倒茶……”

     带着微笑试图掩饰掉?尬的忍,准备从沙Fà Shàng 站了起来。与他实际年龄完全无Fǎ 连想在一起的细腻肌肤Shàng ,渗出了些许香汗而飘散出贺尔蒙的Rén Qì 。村越一把抓住了正准备站起来的她,将忍再度拉回了沙Fà Shàng 。

     “不用倒茶了。我想今Tiān 就换我来帮忍做点事Qíng 吧。请问有没有什么困扰你的事Qíng 呢?像是Fú Qì 之间的问题啦。不管什么都可以提出来讨论。”

     村越刻意延长两Rén Jiāo 谈的时间。让忍的Shēn Tǐ 感Shòu 到更强烈的ài Fǔ 与Cì Jī 。

     “我真的很高兴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我们Fú Qì 的感Qíng ,还是很兴奋Wō 。”

     “晚Shàng 的互动如何呢?比如说你们两个Rén 的生Huó 如何呢?”

     即使穿着一件较宽松的Shàng Yī ,还是可以感Shòu 到前那对压迫感十足的巨。忍Shēn Shàng 所散Fà 出的贺尔蒙Wèi 道,也愈来愈浓烈。

     “很、很好……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真的吗?你们的生Huó 仍然像新婚时般的频繁吗?你真的有得到满足吗?”

     连她的Nǚ ér 早苗都不可能知道,属于Fú Qì 两Rén 之间的秘密。然而,村越却毫不避讳地询问着忍。而原本就不必向外Rén 道的事Qíng ,虽然会感到羞赧不已,但却也支支吾吾地开Kǒu 说道。

     “其实……我们并没有……经常**……即使偶一为之,也谈不Shàng 什么满足……”

     “你先生没有满足你吗?”

     “可、可是,我的心还是ài 着他……”

     村越万万没料想到忍会如此回答。心中莫名地燃起一Gǔ 嫉妒的怒火。然而,他却完全不露声Sè 。他向忍说道。

     “那我今Tiān 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吧!”

     “咦……”

     “如果我可以帮忍解决Yù 求不满的问题,那你们Fú Qì 之间的感Qíng ,就完全没有缺憾了。”

     “你是说……可是,你是说……”

     无神的眼神、灸Rè 的Qì Xī 与蠢蠢Yù 动的柳Yāo 。忍的Shēn Tǐ 已经化Shēn 成一只Mǔ 狗。问题出在他的内心。要是被她的理给阻碍的话,村越想当Gān Fú 的美梦,将成为泡沫。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最Dà 的努Lì ,让忍感到满足的。难不成你是因为不想让我来帮你吗?”

     “不、不是……”

     忍急忙地摇着Tou ,接着低Xià Tou 去说道。

     “请你……帮我……”

     宛若是呼吸般的细微声。村越故意假装听不到。

     “咦?你说什么呢?”

     “请你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请你和我……**吧。”

     完全料想到忍会直接说出“**”这个字眼,村越更是因此而感到异常的兴奋。

     “好吧,那我就和你**,帮你解决问题。”

     “嗯……谢谢你。”

     不只是如此,今Tiān 一定要让你Shuāng 到连眼泪都?出来的程度。村越念着Cuī 眠指令,让忍瞬间陷Rù 沉Shuì 状Tài 。

     “你听好了,每当听到村越Jiào 你“忍”时,你就会获得勐烈Rù 湟深Chú 般的Kuài 感。”

     “……Rù …………”

     “没错。等我数到3时,你就会从沉Shuì 的Cuī 眠状Tài 醒来……”

     当村越数到3时,忍再度回Fù 意识。只见村越带着笑容,开Kǒu 向她说道。

     “忍、我们来**吧……”

     “ɑ ɑ 嗯!ɑ ɑ ……呼、呼ɑ ……麻烦……往这边走。”

     虽然脚步踉?,但忍还是努Lì 地从沙Fà Shàng 站了起来,带着村越走向卧室裡。

     没想到居然可以在他们Fú Qì 的Chuáng Shàng Gàn 那档事。简直是Gān Fú Fù 的最高境界。一打开房门,便猴急地Jìn Rù 卧房的忍,突然顺手地将Qún 子给Tuō 了Xià 来。接着,她又迅速地将包裹住丰满Tún 部的Xiǎo Kù Kù 也一并Tuō 了Xià 来。村越虽然感到有些Chī 惊,但他到仓泽家少说也经过了十分?左右的时间。这段期间,忍因为感Shòu 到房与不断被**的Cì Jī 而搔Yǎng 难耐。因此她现在的行为,在某种程度Shàng ,应该也是可以被理解。接着,只见忍倒卧在那张他们Fú Fù 用的双Rén Chuáng Shàng 。

     “接、接Xià 来……就麻烦你了……Jìn 太。”

     张开双Tuǐ ,令Rén 垂涎三尺的忍,显得格外的Luàn 。村越见状亦急忙地扒光Shēn Shàng 的Yī Fú 。

     接Xià 来就让我彻彻底底地来Fú 侍你吧……爬到Chuáng Shàng 的村越,便开始鲁地拉扯着忍Shàng 半Shēn 那件宽松的Yī Fú 。不仅是Rén Qì 没有穿罩而突然蹦出的丰满部,那条原本系在Yāo 际Shàng 的装饰用Pí 带,被村越连同Shàng Yī 给拉了Shàng 来,并顺势缠绕着那对丰满的巨。瞬间,忍丰腴的Tǐ ,宛若是被**Pí 带给囚Jìn 般。不Jìn 吞了Kǒu Kǒu Shuǐ 的村越,Rù 神地观赏着眼前的Rén 间极品。

     被Pí 带捆绑住的丰满房Shàng ,出现两颗极端Bó 起的Tou 。而柔Nèn Xià Fù 部的Xià 方,还隐约可见那个Shī 淋微开的膣孔。Rén 前总是表现出端庄贤淑的Rén Qì ,显露出她那Luàn 的模样。

     “ɑ ……我、我……已经……”

     村越也不例外。想要立刻把Jìn 去。但他还是忍了Xià 来,以达到戏LòngRén Qì 的目的。

     “你Nǚ ér 早苗,她Xiǎo 时候是喂Mǔ 长Dà 的吗?”

     “是、是……没错……”

     难怪你的房会胀成这个样子?不过形状与颜Sè 仍然如此Yòu Rén 。

     “早苗是你和你先生的结晶罗。”

     “没错……ɑ ɑ ɑ ……求求你……我已经……”

     居然要求Gān Fú Gǎo 自己,真是Luàn 的Rén Qì !然而村越心中再度燃起了妒嫉之心。

     “这是你第一次跟你丈Fú 以外的Rén **吗?”

     “这是第一次!ɑ ɑ !不要再问了!Jìn 来,Kuài 点Jìn 来!”

     说的也是Wō ,再不Jìn 去的话……村越Fà 出嗤嗤的笑声。

     “好吧,我现在就把你生平的第二给Jìn 去!你要好好享Shòu Wō !”

     “是!Kuài 点Jìn 来!”

     渗出Dà 量ài 的Chún ,不自主地产生颤抖。虽然房与Tún 部迫Lì 十足,但相对比较,器就显得特别的狭Xiǎo 。完全看不出像是生过Xiǎo 孩的部。当村越Wò 住那Fà Tàng 的坚Tǐng 准备Rù 时,忍突然主动用手将秘裂给拨了开来,帮怒张的一臂之Lì 。已经盛满了Dà 量灸Rè ài 的Huā 蕾,Luàn 地吸Shǔn 住年轻Nán Rén 的。

     “唔唔嗯!好、好Shū Fú Wō !好Wō !ɑ ɑ ɑ 唔!ɑ 唔唔ɑ !嗯ɑ ɑ !哈ɑ !Sài 得满满的……好Rén Wō ……ɑ ɑ ɑ !ɑ 咕唔!”

     村越宛若是例行Gōng 事般,再度询问着将凶勐怒张的,吸Shǔn 到膣室深Chú 的Rén Qì 。

     “和你老Gōng 相比的话,谁的比较Dà ?”

     “你的远远超过他!这还是第一次有Rén 把到那么深!而且……居然、把道撑得那么开!居然会有如此Dà 的……好Shū Fú Wō !”

     无与Lún 比的优越感。扩张到了极限。村越开始Jī 烈地Chōu 送着。

     “ɑ !ɑ 唔!ɑ 唔唔……好、好……用Lì Wō !咕唔!”

     村越连续数次,勐Lì 地将Xià 半Shēn 往前碰撞。Rén Qì 丰满的房,Jī 烈地Shàng Xià 摇晃着。

     “唔ɑ ɑ !Jìn 到子裡了!ɑ !一直往那裡Cì Jìn 去!ɑ 咕、ɑ 咕!”

     为了改Biàn Cì Rù 膣内的角度,忍主动地左右扭动着Xià 半Shēn 。积极地贪恋Kuài 感的动作,让Fǎn 覆做着Huó Sài 运动的,更Jī 烈地摩Cā 着壁。

     “ɑ 呼!ɑ 、来了!呼唔!又……滋伊伊伊伊!ɑ 唔、又、来了!嗯唔!嗯呼伊伊伊!”

     连续达到官能**的Rén Qì ,因而产生一次又一次的颤抖。起伏的壁Jǐn Jǐn 地吸Shǔn 着,将强烈的Kuài 感烙在彼此的Shēn Shàng 。她持续扭动着Yāo ,一点也没有停歇的迹象。村越赞歎原本是贞淑的Rén Qì ,Tǐ 内居然隐藏着如此贪婪的Yù 。

     然而好戏还在Hòu Tou 呢。村越的Kǒu 中,开始缓缓地Jiào 着忍的名字。

     “忍!”

     “嗯ɑ !ɑ 唔!”

     村越看准了Yāo 往Hòu 缩的时机,Jiào 出了忍的名字。正因为时间Shàng 的安排,让忍可以毫不间断地享Shòu 着侵Rù 的Kuài 感。

     “忍……忍……忍!忍!”

     “ɑ 咕!嗯ɑ !ɑ 唔,呼!呼咕唔!嗯ɑ !咕唔唔唔嗯!”

     宛若是动物般,持续Fà 出湟声的Rén Qì 。长久以来,一直沉Shuì 于Shēn Tǐ 深Chú 中的**,终于被唤醒:永无止尽地Fà 洩出来。就连跟她在一起将近二十年左右的丈Fú ,都无Fǎ Fà 掘出的宝藏,却被村越的与呼Jiào 声,轻易地导Yǐn 出来。

     “忍、忍!忍、忍!”

     “嗯ɑ !ɑ 唔……呼伊伊!ɑ 呼!咕唔!嗯ɑ ɑ ɑ ɑ ɑ ɑ ɑ ……”

     就在不知道是壁第几次Jǐn 缩的瞬间,村越怒张的Tou ,在子Jǐn Jǐn 吸Shǔn 住的状Tài Xià 停止了动作,开始Jìn 行长时间的行为。感Shòu 到灸Rè 的忍,再度达到**。

     “ɑ ɑ 、好Rè Wō !嗯嗯!好Rè Wō !ɑ 咕!咕、ɑ ɑ ɑ ɑ ɑ 嗯!”

     Dà 量的白浊宛若怒涛般地Rù 了子内。蠢蠢Yù 动的膣壁搾取到最Hòu 一滴。

     “ɑ ɑ ……好久Wō 。咕唔唔!还、还在…………呼ɑ ɑ !”

     不久,的行为终于结东。之Hòu ,就在仍然躺在忍Shēn Shàng 的村越,缓缓地Fà 出了满足的Qì Xī ,并准备将那尚未萎Mí 的拔出的瞬间……

     “你!应该……还可以吧……我……第一次感到那么Kuài 乐……所以请你,再跟我做一次。”

     忍撒Jiāo 似地向村越央求着。唤醒她Mǔ 狗般Yù 的始作俑者即然是我的话,那就得负责到底。为了附和忍的要求,村越再度展开Chōu 送的运动。

     仓泽忍比想像中的还要完美。没有每Tiān 好好疼ài 如此Yòu Rén 极品的丈Fú ,简直就是Bào 殄Tiān 物。今Hòu ,我会好好对她疼ài 有加,让我来满足她的**。忍已经不再是那家伙的Rén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