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完完结【23249051】
催眠中篇集手机版
     Cuī 眠学园 第09章 Damonisch

     翌Rì ,村越向学校请了假,再度造访北川?家。《+ rg》

     “村越……早ɑ 。”

     “唔嗯,真有礼貌。很乖很乖。”

     宛若是对待宠物般,村越轻Fǔ 着世原优的Tou 。优的脸Sè 则显得有些憔悴。这也难怪罗。因为村越昨Tiān 命令他回家Hòu ,必须一边想着北川?丧失Chú Nǚ 之Shēn 的画面,一边自Wèi 。而且得连续10次。

     父Mǔ Qīn 都在外Tou 工作,只剩Xià ?一个Rén 的北川家。村越跟着已经成为僕Rén 的少年,Dà 摇Dà 摆地Jìn Rù 了?的房间裡。等待着两Rén 到来的?,脸Shàng 亦显得十分憔悴。

     “村越……Huān 迎你的到来……”

     “嗯、今Tiān 除了要Gǎo Xiǎo 之外……再多加一样开Fà Xiǎo Pì Pì 的项目吧。”

     “Xiǎo 、Xiǎo Pì Pì ……”

     ?的Shēn Tǐ 不Jìn 打了一个哆嗦。然而村越却视若无睹地继续说道。

     “开始吧!Rén 家现在把Yī Fú 全部Tuō Xià 来!”

     当3个Rén 全都一丝不挂时,村越坐到了Chuáng Shàng ,接着抱起了Xiǎo ?,让她面对着自己,并跨坐在自己的Dà Tuǐ Shàng 。

     “好,把Yāo 往Xià 沉……一Kǒu Qì 将到裡!”

     “唔咕唔呜!呜!咕唔唔……咕唔!呜呜……咕呜呜呜……”

     昨Tiān 的伤痕似乎还无Fǎ 完全消失,当贯Rù 时,?Fà 出了悲Tòng 的呻Yín 声。坚Yìng 的毫不怜香惜Yù 地埋Rù 了Chún 的Yōu 裡。两边的膣壁灸Rè 地产生蠕动。将村越整吸Shǔn 至子的?,Tǐ 遭Shòu 到强烈的耻Rǔ 与扩张感的翻Lòng。

     “Xiǎo 优你过来到Xiǎo ?的Hòu 面。”

     “是……我马Shàng 过去。”

     “唔咕呜!咕!要、要Gàn 什么……咕唔!你要Xiǎo 优他、做什么事Qíng ?”

     即使自己因为Shòu 到Rù 侵子而Tòng 苦地呻Yín ,?还是很担心Xiǎo 优。然而,玩Lòng着?Shēn Tǐ 的村越,脸Shàng 却带着恶魔般的邪恶笑容。

     “我刚才不是讲了吗?要让Xiǎo Pì Pì 也能像般,撑得那么Dà ɑ 。”

     惊惶失措的?,瞬间失声。不仅只是Fǔ 排洩器官,还得把它撑开来,让异物可以Rù 侵。这是?完全无Fǎ 想像的恐怖事实。被村越Rù 侵的Shēn Tǐ ,开始不自主地产生哆嗦。

     “ɑ 呼……怎、怎么可以……呜呜!不、不要……”

     “你不用担心。我想Xiǎo 优会帮你好好开Fà 的。”

     “不行!你不要让Xiǎo 优……做那种事Qíng !”

     村越无视于?的Fǎn 应,他抱起了?的Shēn Tǐ ,把她的Xiǎo Pì Pì 朝向少年。

     “Xiǎo 优,你首先利用手指去搓LòngXiǎo Pì Pì 的孔!”

     “唔唔……是……搓Lòng孔。”

     成为恶魔僕Rén 的少年,不加思索地伸出手指缓缓地移动到谷间裡的蕾Bāo 。

     “不行!那个地方不可以!呜ɑ !ɑ !好恶心Wō !”

     “喂喂,你说好恶心的话,那Xiǎo 优不就太可怜了。Rén 家好不容易鼓起勇Qì ,你那Wū 秽的Gāng 门耶……”

     幸灾乐祸的村越刻意讥讽?。心灵被囚Jìn 的两个Rén ,只能无奈地做困Shòu 之斗。

     “ɑ 咕呜……不要ɑ ɑ ɑ 。呜呜……”

     “唔唔!咕唔唔唔唔……”

     完全Shòu 到Cuī 眠指令控制的Xiǎo 优,开始用手指搓Lòng着?的Jú 门。然而,那就像是某个开关似的,?的壶更用Lì 地Jǐn Jǐn 吸Shǔn 着Yìng Tǐng 的。

     “唔唔!哈!咕唔!嗯Wō !哈咕!”

     “唔唔……”

     优?Shàng 带着既Tòng 苦又悲伤的表Qíng ,努Lì 地搓Lòng着青梅竹马的Pì 眼。村越则从Hòu 面,Róu Lòng着?前那对丰满的部。Xià Fù 部被Rù 侵、部被胡Luàn 的搓Róu ,再加Shàng 连Hòu 门都遭到强行攻Rù 的?,却一Fǎn 屈Rǔ 的惨剧,从Huā 蕾的深Chú 溢洩出Dà 量的蜜。

     “嗯嗯!哈ɑ !嗯嗯!咕唔……ɑ ɑ 嗯!”

     不知何时,从未Chún 洩露出的声音,也开始含带着官能的艳。

     “表现的很好。那接Xià 来该是让道具登场了。一旁有一我带来的Gāng 门用按摩,你拿起那个按摩,Rù Xiǎo ?的Gāng 门。”

     ?的脸Shàng 一阵铁青。优带着似乎是非常抱歉的眼神,转过Tou 去拿起了那个外形异样的道具。少年的视线Tòng 苦地从?带着央求表Qíng 的脸Shàng 挪开了。

     “是、是……Jìn 去。”

     “不、不要!不要把这个奇怪的东西到我的裡!”

     “不要那么Jī 动嘛。好,接Xià 来把开关打开!”

     按摩的振动声充斥着室内。一Gǔ 强烈的恐怖袭向?的Shēn Tǐ 。

     “ɑ ɑ ……不要……好恐怖!好恐怖Wō ……”

     “不要害怕,Jìn 去以Hòu 就会很Shū Fú 的。来,Xiǎo 优,把按摩用Lì 地贯Jìn 去!”

     “用Lì 地……贯Jìn 去。”

     “咕呜ɑ !ɑ 、ɑ ɑ ɑ !ɑ 咕呜呜……嗯Wō Wō ……”

     “咕呜ɑ !ɑ 、ɑ ɑ ɑ !ɑ 咕呜呜……嗯Wō Wō ……”

     Shòu 到Gāng 门遭到侵Fàn 的震惊与按摩的振动,?Fà 出了Yě Shòu 般的声音。同时,膣内突然一阵Jǐn 缩的痉挛。强烈的Cì Jī 从冲向了村越的脑门。

     “唔……嗯!接Xià 来,Xiǎo 优把Xiǎo ?的Pì Gǔ 抱起来Shàng Xià 摆动。”

     “是……Shàng Xià 地摆动。”

     因为优的助阵,在膣内强烈震动的按摩更加的Jī 烈。同时Cì Jī 着肠壁、膣壁与子的按摩,隔着一层粘膜,摩Cā 着村越的。Shòu 到共鸣的影响,也产生强烈的震动。

     “咕唔唔唔……哈ɑ !唔!ɑ 咕唔唔!轧伊伊!嗯哈ɑ !”

     因为无Fǎ 忍Shòu 恐怖的两贯Rù 所带来的Kuài 戚,?Jǐn Jǐn 地抱住了村越。一把抓住房以支撑其Shēn Tǐ 的手,更顺势Cì Jī 那无防备的坚Tǐng Tou 。当然,Yāo 部的扭动更是一刻也不能停。找出微妙的角度,与按摩共同谱出**的Kuài 感。

     “ɑ 咕唔Wō ……嗯Wō Wō Wō ……嗯伊伊!唔ɑ ɑ ……嗯Wō Wō Wō ……”

     Fà 出了如Yě Shòu 般的低沉呻Yín 声,?达到最**。而村越也几乎在同一时间。Dà 量Pèn Rù 了子Kǒu 。蠢动的壁更加Jī 烈地吸Shǔn 着Shēn 。

     “唔唔唔……咕唔唔唔!ɑ 哈伊伊!ɑ 唔唔……嗯唔唔……”

     村越宛若是烧Huài 脑袋般,一脸茫然地浸在Kuài 感之中。即使结束了的动作,他的分Shēn 丝毫没有萎缩的迹象。因为没有主Rén 的命令,优继续搓Lòng手Shàng 的按摩。至于整个Rén 已经躺在村越Shēn Shàng 的?,则被持续而来的官能**Cì Jī 。最Hòu 终于在Tǐ Lì 不齐之Xià ,失去意识……

     村越一走出北川?家,凑巧与仓泽早苗碰个正着。

     “咦。你怎么会在这裡呢?”

     “我是过来探望一Xià Xiǎo ?的……因为她最近老是请假没到学校去……”

     听到村越这么一说,感到有些Chī 惊的早苗继续说道。

     “ɑ ,我刚才先去你家。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不在家……Rén 家真的很担心……原本还以为你该不会是得了流行感冒,还是……”

     “ɑ ɑ ,我没有什么Dà 碍啦。北川好像也只是Chī Huài 肚子而已。”

     “咦……为什么你对Xiǎo ?的事Qíng ?”

     “因为我刚刚才去过她家而已。我是因为顺便有一点事Qíng ,所以……”

     “耶……原来是这样……可是……没有啦,是这样就好。”

     早苗脸Shàng 浮现出Fù 杂的表Qíng 。因为看到Nán 友村越居然如此关系好友的Qíng 况,所以可能因此而对两Rén 的关系感到有些不安吧。不过,那单纯只是Nǚ 孩子的妒嫉之心罢了,然而,村越却因为心裡有鬼而显得有些急躁。于是他主动提出想到早苗家的意愿。

     “咦?你说现在吗……可、可是,我也想要去探望?……”

     “你不用担心北川那家伙啦。Fǎn 正我现在就是想要去你家一趟就对了。”

     看到村越突然坚持的Tài 度,Fǎn 而理当今Rén 感到怀疑才对,但是个纯真的早苗,却相信他的说词。原本对好友的嫉妒心,亦马Shàng 被抛到脑Hòu 。

     “唔、唔嗯。好吧。”

     两Rén 同行前往早苗家。当他们走到玄关Chú 时,忍Rè Qíng 出来迎接。

     “ɑ ,Jìn 太是你Wō !Huān 迎Huān 迎。”

     Nǚ ér 并不知道,Mǔ Qīn 之所以如此愉悦Rè Qíng 地Jiào 着Jìn 太的个中含意。即使如此,不管是什么理由,看到Mǔ Qīn Huān 迎Nán 友到来的模样,就足已让早苗感到高兴不已了。

     “我们要在我房间裡聊一些事Qíng ……”

     “那……我去准备红茶与蛋糕……待会ér 你们可以Chī 。”

     忍的声音略微抖动。或许是因为连Rì 来的行为余韵与对之Hòu 所会Fà 生的事Qíng ,感到兴奋与期待之故吧。忍虽然尽量克制自己以免被Nǚ ér Fà 现,但是她还是泛红着双颊,宛若是少Nǚ 般羞怯。成熟的Shēn Tǐ ,尽管只是见到村越,就让她尝到被ài Fǔ 的滋Wèi 。村越脸Shàng 浮现出恶魔般的笑容,望着这对美丽的Mǔ Nǚ 。

     早苗的房间位于2楼,完全Fǎn 映出她的格。裡面弥漫着一Gǔ 纯纯Nǚ 孩的Qì 氛。与北川?的房间截然不同。空Qì 中还飘着一Gǔ 澹澹的香Wèi 。

     “ɑ ……我到楼Xià 去把红茶端过来。”

     感到害羞且坐立难安的早苗如此说道。然而,村越却立即制止她,并说:我Xià 去就可以了。

     “咦……可是,你是客Rén 耶。”

     “有什么关系呢,只是Xià 楼去端个茶而已嘛。”

     村越Xià 楼Hòu ,走向厨房的方向。对他而言,还有一个比端茶Shàng 楼更加重要的目的。他才一探Tou 往厨房裡看时,忍便Jiāo 嗔地出来迎接他。

     “ɑ ɑ ……Jìn 太。我……才正想把茶拿Shàng 去给你们说……”

     歪曲着Zuǐ 角,村越让忍Jìn Rù 被Cuī 眠的沉Shuì 状Tài 。

     “仓泽忍。昨Tiān 的**Shū 不Shū Fú 呢?”

     “嗯……非常非常……的Shū Fú ……”

     “既然如此的话,你必需把获得如此愉悦的方Fǎ ,也一并传授给你的Nǚ ér ɑ 。而且这是出自于你自己的意识。你的心中充满了得将方Fǎ 尽Kuài Jiào 给Nǚ ér 的强烈义务感。此外,你Nǚ ér 也非常喜Huān Jìn 太。所以你不仅只是Jiào 她的愉悦,还必需以Mǔ Qīn 的Shēn 分,帮助早苗尽早与她喜Huān 的Rén Fà 生Tǐ 关系,合为一Tǐ 。”

     “是……一定要……传授给她。并和喜Huān 的Rén ……合为一Tǐ ……并尽一分Lì 量……”

     “对了对了。你可以选择在浴室Jiào 她。Dà 家全都Tuō 到一丝不挂。因为在浴室裡Luǒ 露Shēn Tǐ 是很自然的事Qíng 。你懂了吧?”

     “是……在浴室……**……理所当然……”

     Xià 达指示Hòu ,村越解除了忍的沉Shuì Cuī 眠。醒来的忍,突然愣在原地。

     “ɑ ……咦……”

     “我先把茶拿到楼Shàng 去。待会ér 等你Shàng 来Wō 。”

     说完Hòu ,村越便再度回到早苗的房间。

     “ɑ 、村越。真是麻烦你了。”

     “这没什么Dà 不了的ɑ 。”

     喉咙好像有些Kǒu Kě 的早苗,立刻拿起了茶杯,啜饮了一Kǒu 。

     “不过……我觉得真的很不可思议……村越此刻居然会待在我的房间裡。”

     早苗Kǒu 中的“不可思议”严格说起来应该是指自己对“恋ài 感到不可思议”可是,当初要不是村越利用Cuī 眠导Rù 机的话,两Rén 本就不会有现在的Fà 展。从这角度来看,在她的意识中仍存有些许怀疑的事实也就很正常了。

     “我很高兴可以到早苗的房间裡来。”

     “我也……很高兴你可以来。”

     少Nǚ 的双颊泛着Cháo 红的颜Sè 。原本以为在等待忍到来之前,两Rén 的Qì 氛会显得有些?尬,但现在看来Fǎn 倒营造出良好的Qì 氛。这样的Qíng 况Xià ,虽然有些想要与她Fà 生Tǐ 关系的冲动,但如此一来,恋Rén 的甜美Tǐ 验便会宣告结东。更何况,村越想要让这名模范生,尝尝有别于一般的Chú Nǚ 丧失第一次的滋Wèi 。这才是村越的真正目的。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早苗、Mā 要Jìn 去了Wō 。”

     “ɑ 、好……”

     当两Rén 独Chú 的美好时光被打断,早苗虽然还是立即回了话,但脸Shàng 明显地露出了不满的表Qíng ,并顺手拿起了茶杯啜饮一Kǒu 。然而,当她看到开门Jìn 房的Mǔ Qīn 时,惊讶地几乎要把Kǒu 中的红茶给Pèn 出来。原来忍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他们两Rén 的面前。看到自己的Mǔ Qīn ,全Shēn **地出现在Qíng Rén 面前,不管怎么解释都不合常理。

     “Mā 、Mā ……Mā !……你、你在Gàn 嘛ɑ ……为什么会……”

     不仅在他Rén 面前毫不掩饰地Luǒ 露成熟的**。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Mǔ Qīn 。早苗当场?尬地不知所措。其实,连一旁的村越都感到颇为Chī 惊。虽然他要忍到房间来,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光着Shēn Tǐ Jìn 来。或许是因为她以自己的观点,来解释村越的指示吧,但也或许是因为她再也难耐官能Kuài 感的Cì Jī 也说不定。真不愧是Rén Qì 。村越决定好好观赏她的表演。

     “对不起……在你们两Rén 面前……早苗,Mā Mā 现在要Jiào 你一个重要的事Qíng 。你不可以因此而感到害羞Wō ……待会ér ,你也把Shēn Shàng 的Yī Fú 给Tuō Xià 来。”

     “我、我也要……”

     听到Mǔ Qīn 的话,不Jìn 让早苗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听错。然而,当她转向一旁的村越时,Fà 现村越睁Dà 着眼睛,盯着Mǔ Qīn 那明显比自己要更加感Yòu Rén 的**。少Nǚ 的内心在动摇的同时,却也产生一种对抗的心理。Mǔ Qīn 以严肃的Kǒu Wěn 问她。

     “你是不是喜Huān Jìn 太呢?”

     “嗯,我喜Huān 他……”

     “既然喜Huān 的话,没有学会与喜Huān 的Rén 合为一Tǐ 的方Fǎ 是不行的。Mā 现在就趁这个机会好好Jiào 你。”

     训戒着Nǚ ér 的Mǔ Qīn 。只不过眼前这位Mǔ Qīn ,前却Tǐng 着Bó 起的Tou ,还不断从Gǔ 间裡流出透明的ài 。虽然明白这是Fà Qíng 与兴奋的Fǎn 应,但早苗的视线却不由得移了开来。

     “可、可是!如……如此羞耻的……”

     “早苗、这是很重要的事Qíng 。你要乖乖听Mā Mā 跟你说的话。”

     “是、是……Mā ……”

     不管再怎样顺从的个,不管有多么喜么对方,理应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妥协才对。深深扎于意识Shàng 的Cuī 眠Lì 量,或许已经成了早苗Rén 格的一部分。宛若是魔鬼的行为。而那个始作俑者,现在正坐在一旁愉Kuài 地看着事Qíng 的Fà 展。

     “我们到浴室去吧。在结合之前,先把Shēn Tǐ 洗乾淨。而且Lòng髒了也可以马Shàng 清洗。”

     忍试着以各种藉Kǒu 说Fú Nǚ ér ,以达成村越的指示。接着忍把视线移向了村越。

     “Jìn 太……我Nǚ ér 的初Tǐ 验就麻烦你了。”

     “嗯、当然没有问题了……”

     3Rén 偕同Xià 楼去Hòu ,直接走Jìn 了浴室裡。浴室外的更Yī 室整齐地排放着Máo 巾等的清洁用品。平常虽然也是如此,但想必忍在Jiào 两Rén Xià 楼来之前,又再度整理过一次吧。

     忍并没有閒在一旁,而是开始帮早苗Tuō Xià 她Shēn Shàng 的Yī Fú 。

     “Mā 、Mā ……Rén 家自己Tuō 就好了啦……”

     “请你……让Mā 帮你Tuō 吧。因为这让我回忆起了早苗Xiǎo 的时候,Mā Mā 帮你换Yī Fú 的Qíng 景。”

     忍一边感慨地深呼吸,一边让费尽心Lì 拉拔长Dà 的Nǚ ér ,回Fù 到她出生时的模样。早苗的纯洁瞬间被夺走。村越充满邪恶的**与,更是毫无限度地膨胀。忍也一并帮村越Tuō Xià Shēn Shàng 的Yī Fú 。宛若是贤淑的Qì 子接待她的丈Fú 般。

     浴室的空间非常宽敞,Yóu 其是浴缸更是Dà 到可以轻松容纳3个Rén 。蹲在磁砖Shàng ,帮Nǚ ér 与她的Nán 友仔细梳洗一番Hòu ,忍开始说明Jìn 行的步骤。

     “首先,Jìn 太你先坐在这裡。早苗你张开双脚,坐在他的Dà Tuǐ Shàng 。”

     由于自己Gǔ 间的,已经渗出Dà 量Shī 淋的ài 之故,因此Nǚ ér 即使没有前戏,也应该没有问题才对。至于村越则没有特别的要求,完全遵照忍的指示来做。

     “Jìn 太,我Nǚ ér 就麻烦你了……”

     “Kuài 别这么说……”

     早苗一边低Tou 看着村越,一边缓缓地将Xià 摆往Xià 沉。动作显得有些绑手绑脚的。当因为Jǐn 张而产生哆嗦的裂缝顶到的瞬间,早苗突然感到全Shēn 一阵僵Yìng 。让她的Xià 半Shēn 停止了动作。

     “哈、哈ɑ !好、好恐怖……好恐怖Wō ……Mā ……”

     “虽然会有些Tòng ,但为了要和Jìn 太合为一Tǐ ,一定要忍耐。如果你真的ài 他的话。”

     “嗯……我ài 她……也想跟他合为一Tǐ ……可是……”

     “来,Mā 会Wò Jǐn 你的手……早苗,你一定要加油Wō 。”

     说完,忍伸出手Jǐn Wò 着早苗的手。真是一对感Qíng Qīn 密的Mǔ Nǚ ɑ 。然而,就在忍Jǐn Wò 住了Nǚ ér 的同时,她将自己的双Chún 凑向了村越的Zuǐ 巴。Shòu 到猥暗示,而被咒缚囚Jìn 的Rén Qì ,在Nǚ ér 面临破瓜的瞬间,居然Luàn 地Qīn Wěn 了Nǚ ér 的Nán 友。

     “来、早苗,现在慢慢地把Yāo 往Xià 沉……嗯、咕啾……嗯呼、嗯咕!”

     “嗯……Mā ……嗯咕!ɑ 唔唔唔,”

     刚直的,Yìng 是撑开了Jǐn Jǐn 黏合在一起的。村越把向Shàng 突剌。来不及逃Tuō 的早苗,Chú Nǚ 膜失去防线、应声溃堤。

     “ɑ !咕唔唔!咕!ɑ 咕唔!好、好Tòng ……好Tòng !唔唔!”

     Nǚ ér 的手Jǐn Jǐn 地Wò 住了Mǔ Qīn 的手。Mǔ Qīn 也Jǐn 抓着她的手。

     “嗯噗ɑ !早苗,你要忍耐Wō ,Mā Mā 在旁边陪你Wō 。做个深呼吸冷静Xià 来。”

     “哈咕唔唔……哈ɑ ɑ ……哈ɑ !ɑ 咕!咕唔唔唔……”

     Fà 出Tòng 苦悲鸣的少Nǚ ,全Shēn 无Lì 地瘫Ruǎn 在村越的Shēn Shàng 。结果,直捣了Xiǎo 的最深Chú 。深Rù 狭窄膣时的挤压感觉,别有一番风Wèi 。而且,村越的Shé Tou 与Kǒu 腔,更是Shòu 到早苗Mǔ Qīn Shī 的**。丰满膨胀的房,整个贴在村越的肩膀Shàng ,尖Tǐng 的Tou ,更是Luàn 地一次又一次的摩Cā 着村越。因为无Fǎ 忍Shòu 破瓜Tòng 楚而闷绝的Nǚ ér ,依偎着宛若Fà Qíng Mǔ 狗般的Mǔ Qīn 。或许不仅仅只是Shòu 到自己Yù 的Cì Jī ,而是因为Nǚ ér 丧失Chú Nǚ 之Shēn 而感到兴奋吧。贪恋双Chún 的Mǔ Qīn 与吸Shǔn 着的Nǚ ér ,吹奏出和谐的二重奏。两Rén 柔Nèn 的Tǐ ,双双Jǐn 贴在村越的膛,一刻也不愿松手。还残留着青Nèn 果实般的坚Yìng 感与拥有柔Nèn 的丰满巨。不论是抱着的感觉,或是被抱的触感,都宛若是置Shēn 于Tiān 堂般的享Shòu 。

     “嗯呼唔嗯!哈ɑ !ɑ ɑ 嗯!哈ɑ ɑ ……哈ɑ |!哈ɑ 、呼唔!”

     早苗终于显得比较镇定。仔细想想,之所以Wò Jǐn 她的手,不也可以解释为不给早苗有任何可以逃Tuō 的机会。而设Xià 此圈套的Rén ,正是她的Mǔ Qīn 。

     “早苗……试着动看看。Shàng Xià 摆动Yāo 部。”

     “还要动Wō ……不、不行啦……真的好Tòng Wō ……呜呜!”

     完全不给她有任何Chuǎn Xī 机会的Mǔ Qīn 。村越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已经感Shòu 到膣室内因为疼Tòng ,而不断产生痉挛的Fǎn 应。

     “真的不行吗?既然如此的话……Jìn 太,那就麻烦你了……请你Chōu 送看看。”

     “嗯、没有问题。早苗,我要开始了Wō 。”

     “怎、怎么这样!ɑ 咕呜呜呜唔,ɑ 呜!”

     因为Cì 骨的Tòng 楚,让早苗想要Chōu 出。然而,忍见状又是给予一阵斥责。

     “早苗,你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一定要忍耐!嗯呼……嗯、咕啾、啾……”

     在责骂Nǚ ér 时,Mǔ Qīn 的Yù 却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此荡的Fǎn 应,让村越更感到兴奋,而更Jī 烈地摇动着Xià 半Shēn ……

     “嗯喝……啾、嗯呼唔唔唔嗯、嗯、呼、嗯、嗯嗯唔……”

     村越缠绕纠结着忍的Shé 尖,吸Shǔn 着彼此的唾。

     “ɑ 咕!ɑ !唔唔!哈!ɑ !咕!咕唔唔……唔ɑ ɑ !”

     突Cì 着早苗的子,Cì Jī 的Kuài 戚流窜于全Shēn 的每一个细胞。

     “嗯噗!哈ɑ ……早苗……很Shū Fú 吧……整个贯Rù Tǐ 内……”

     宛若是自己的吸Shǔn 着般,一脸茫然地看着村越Chōu 送自己Nǚ ér 的行为。村越彻彻底底地支配着这对Mǔ Nǚ 。当强烈的Kuài 戚与Zhēng Fú 感都达到极限时,村越的更加的Dà ,眼看就要Bào Fà 。

     “差不多要了。”

     “嗯、请你把Rè 直接Rù 我Nǚ ér 的膣室裡。”

     咕咕……了解。Dà 量滚Tàng 的,Rù 早苗Jiāo Xiǎo 的器深Chú ……子裡。同时,在忍Kǒu 腔中蠕动的Shé Tou ,亦随着的Kuài 感而增Dà 。

     “ɑ ɑ ɑ ,ɑ 唔唔唔……唔唔唔……”

     脑中一Piàn 空白的漫长,让早苗几乎要失神。村越无视于早苗的**Fǎn 应,继续Qīn Wěn 着她的Mǔ Qīn 。不、不再是Mǔ Qīn ,而是已经化Shēn 成Mǔ 狗的忍。

     之Hòu ,村越与忍洗淨了已经失神的早苗,并将她抱回房间Shuì 觉。

     “Jìn 太,今Tiān 真的太感谢你了。成为我Nǚ ér 初Tǐ 验的对象。”

     “哪ér 的话。这点Xiǎo 事Qíng ……明Tiān 容我再来打扰罗。”

     “真的吗?好高兴Wō 。我一定会和我的Nǚ ér 尽Qíng 地款待你的……”

     村越心裡当然也是打着同样的如意算盘。接着,他对忍又是一阵Jī Wěn 。

     “可是……Fǎn 正……现在……时间还早嘛……而且……”

     村越脸Shàng 浮现出恶魔的笑容。看来仓泽忍已经完全成为他的奴隶。相信不用多久,她将会彻底被恶魔所Mí Huò 。

     “是不是又想要了呢……”

     “嗯、嗯……求求你嘛……”

     之Hòu ,村越又在客厅品尝了Rén Qì 丰满Tǐ 的滋Wèi 。经过数次的**与Yù 的Kuài 感,深深地烙在她的膣室内。仓泽家就这样成为村越的掌中物。

     Cuī 眠学园 第10章 sweeper

     在昨Rì 玩Lòng了仓泽忍与早苗Mǔ Nǚ Hòu ,村越今Tiān 倒是罕见地出现在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来Shàng 课的学校。

     一Jìn 到Jiào 室裡,村越便立刻向矢Yě 绿使了个眼Sè 。看到接Shòu 到讯Xī 的Xiǎo 绿轻轻地点了Tou Hòu ,村越便走到了Jiào 室外的走廊Shàng 。接着,带着Xiǎo 绿朝着较没有师生出现的地方走了过去。

     “村越,你这阵子为什么连续请假呢?是不是生病了呢?”

     “ɑ ɑ 、有一点啦……”

     自从Shàng 次在星期六放学Hòu ,一起去卡拉OK店以来,Xiǎo 绿就一直没有与村越并过面了。在村越请假的这段期间,Xiǎo 绿因为半强迫地暂时加Rù 了田径社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办Fǎ 去探病。如今两Rén 好不容易可以见面。Xiǎo 绿有好多话想跟村越说。然而,村越的脸Sè 却显得有些不好,感觉起来似乎比平常还要来得郁。

     “怎么了?是不是Shēn Tǐ 不Shū Fú ?你要不要Jǐn ?”

     Xiǎo 绿一脸担心地看着村越的脸。此时,村越突然开Kǒu 缓缓地说道。

     瞬间,Xiǎo 绿的行动突然停止。她全Shēn 无Lì 地站在原地,双眼一脸茫然地看着Tiān 空。Jìn Rù 了Cuī 眠的Shuì 眠状Tài 。此时,村越的心裡,却油然升起了一Gǔ 莫名的挫败感。

     昨Tiān 晚Shàng ,村越坐在电脑前打着准备寄给“K先生”的相关Bào 告。自从他在获得Cuī 眠导Rù 机以来,就在陆陆续续忠实记载的Bào 告中,再添加了一笔自己对仓泽Mǔ Nǚ 所做的行,并打算以此作为Chú Nǚ 作传送给“K先生”Shàng Tou 记载着光是想像,就足以让Rén Gǔ 问Fà Rè 的Tǐ 验Bào 告。单就Bào 告的内容与文章份量,就具有不输给摆在书店裡,以红Sè 封面为底的官能Xiǎo 说。村越实在很期待“K先生”看完此Bào 告的Fǎn 应。村越将Bào 告的档ān 压缩Hòu ,以附加档ān 的型式寄了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他也正好收到一封由“K先生”寄来的邮件。原本还以为可能是一封要来Cuī Bào 告的信件,因此村越赶Jǐn 连忙地打开了邮件。

     “对了,我Shàng 回忘了跟你说有关如何答谢你的事Qíng 。想必你应该是相当的期待吧?考虑到将来的Fà 展,所以我就先把Cuī 眠的指令告诉你吧。”

     答谢?指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接Xià 去的内容,更是让村越感到一阵错愕。

     “为了答谢你,我帮你安排了一位圣香学园的Nǚ 学生,不过如果你觉得她成Tiān 说喜Huān 你、喜Huān 你太麻烦的话,你可以用跳跃的Tou 脑这个指令,来自由控制她。”

     心中油然升起了一Gǔ 无Fǎ Fà 洩的怒Qì 与一抹悲伤……让坐在椅子Shàng 的村越,双脚莫名的抖动。

     这并不是“K先生”的错。这也是Rén 家的一Piàn 好意。他特地为了我找了一位圣香学园的Nǚ 孩子……只不过凑巧的,那名Nǚ 学生刚好是矢Yě 绿罢了。这么说来的话,那只是我的一厢Qíng 愿罢了。没错,只是这样而已。表面平静的村越,内心却无Fǎ 压抑那熊熊的怒火。

     说什么喜Huān 我?原来全都是骗Rén 的。原来是她在这之前,就已经被“K先生”给Cuī 眠了……不,现在再去追究这些事Qíng ,都没有意义了。Rén 只要一旦被Cuī 眠,不管对方是什么家伙……对,即使是我这种败类,也会被喜Huān 的。没错。不管是谁……此时,村越突然想起了自己手Shàng Wò 有Cuī 眠导Rù 机的事实。

     从Xiǎo 绿对Cuī 眠指令有Fǎn 应的事实来看,“K先生”邮件中所提及的内容,确实属实。村越在确定Hòu ,决定将从以前曾打算把矢Yě 绿作为实验对象之一的想Fǎ ,付诸实行。

     带着Jìn Rù 沉Shuì 状Tài 的Xiǎo 绿,村越Jìn Rù 了一间平常几乎没有在使用的Jiào 室裡。途中,村越还顺道去了几个地方,收集必要的物品。像是一个裡Tou 盛着Niào 、Shuǐ 、最Hòu 再加Rù 肥皂Shuǐ 的Shuǐ 筒。此外,他还到化学实验Jiào 室裡,任意拿了几个实验道具。Jìn Rù Jiào 室Hòu ,他将道具一一陈列在地Shàng ,转Shēn 看着Xiǎo 绿。

     虽然已经夺取了她的Chú Nǚ 之Shēn ,但村越并不因此而感到满足。既然是我的Nǚ 朋友,如果不能胜任各种的玩Fǎ ,那实在有失格之嫌。因此,村越决定让Xiǎo 绿今Tiān 尝点特别的滋Wèi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或许是村越闹别扭的一型式。他从Xiǎo 就是属于那种一旦跌倒,就不轻易爬起来的个。在村越的字典裡,没有“挫折”这两个字。

     “当我数列3的时候,你就会从沉Shuì 状Tài 醒来。接着你会Tuō 掉自己的Qún 子与Xiǎo Kù Kù ,整个Rén 像Mǔ 狗般地Pā 在地板Shàng ,并且一直维持高高翘起Pì Gǔ 的姿势。”

     “是……Tuō Xià ……Xiǎo Kù Kù ……把Pì Gǔ ……高高……翘起来。”

     当村越数到3时,矢Yě 绿从沉Shuì 状Tài 醒了过来。

     “咦……嗯……村越?ɑ ……耶耶?”

     在恢Fù 意识还不到几秒?的瞬间,Xiǎo 绿突然开始Tuō Xià 了Shēn Shàng 的Qún 子与Xiǎo Kù Kù 。她见状急忙地Fà 出惊恐的尖Jiào 声。接着,她随即Pā 在地板Shàng ,高高地翘起了Xiǎo Pì Pì 。

     “ɑ 、ɑ !这、这怎么会!不是的……我……”

     “这不是你的意思,是吗?我当然知道ɑ 。这是因为你Shòu 到Cuī 眠的缘故。”

     摆出卑猥姿势一动也不动的Xiǎo 绿,此时?Shàng 呈现出震惊愕然的表Qíng 。就如同昨晚,当村越知道真相时的表Qíng ……

     “什么……Cuī 眠……为、为什么?为什么我……”

     “因为我想要看你被羞Rǔ 的模样。”

     村越佯装煳涂,随便找一个理由来搪Sài 。Xiǎo 绿高高地翘起Xiǎo Pì Pì ,Shàng 面的器与Gāng 门一览无遗。光是如此,就已经让Rén 感到羞愧地无地自容,然而,这只是村越的暖Shēn 动作而已。

     “为、为什么会这样……你到底要……你到底要做什么呢……”

     “浣肠ɑ 。我要你从那个宛若是布丁般的Xiǎo 中,Pèn 出Dà 量令Rén 作嗯的便便。”

     村越似乎刻意选择让Xiǎo 绿感到厌恶、极端低级的字眼。

     “什、什么嘛……我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要。我绝对饶不了你。”

     Tuō Kǒu 而出的话中,似乎还隐藏了若Gàn 的真心话。一方面Xiǎo 绿无Fǎ 理解她所ài 的Rén ,为什么会这样对她,但同样的,村越也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想要Fù 仇的心Tài 。

     “唔唔、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

     “让可ài 的Nǚ 孩从Gāng 门Pèn 出粪便,是一件非常愉Kuài 的事Qíng ,不是吗?”

     村越装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如果昨Tiān 以前的行为,是Fù 仇的第一幕,那今Tiān 就是第二幕的开始罗。而现在才刚揭开序幕呢。村越拿起了从实验室借来的玻璃注筒。

     “把Pì Gǔ 的肌放轻松,我现在要把肥皂Shuǐ 灌Jìn 去Wō 。如果用Lì 的话,说不定会得痔疮Wō 。”

     “ɑ ɑ ……ɑ ……不要……求求你不要……”

     Xiǎo 绿因为害怕而惊恐地Fà 出微弱哀怨声。然而另一面,村越Fǎn 倒是兴奋地露出了笑容。

     “来,先灌Shàng 第一瓶。”

     当冰冷的玻璃器具触碰Huā 蕾,Yìng 物Rù 侵的瞬间,Xiǎo 绿Fà 出了悲鸣的声音。

     “ɑ 、ɑ !不要、不要ɑ ɑ !”

     因为Shòu 到Cuī 眠,使得Shēn Tǐ 动弹不得。Xiǎo 绿只能摇着Tou ,苦苦央求村越。

     “ɑ ɑ ɑ ……我求求你……不要把那个东西、注Rù 到我的裡面!”

     Xiǎo 绿当然也可以Dà 声对外求救。然而,却不希望其他同学看到她此时的模样。更何况她也不认为只要Dà 声呼Jiào ,就可以让自己Tuō 离村越的魔掌。

     “我要注Jìn 去了Wō 。”

     话才一说完,Rù Gāng 门内的注器,随即将肥皂Shuǐ 给灌了Jìn 去。

     “ɑ 唔唔……ɑ 唔……嗯嗯嗯……”

     原本是作为排洩出Kǒu 的器,Shòu 到被注Rù 的Tòng 苦。村越毫不犹豫地将注筒内的肥皂Shuǐ ,一点也不剩地全部灌了Jìn 去。些许的Tǐ 从Jú 门的空隙旁溢了出来,LòngShī 了Dà Tuǐ 。

     “好了,第一剂已经打完了。”

     “呜呜!什、什么第1ɑ ……我、ɑ 咕!已经!呜呜呜!”

     “嗯?好像Kuài 要出来的样子?浣肠时最好刚开始忍耐,等到最Hòu 一刻再一起Bào Fà 出来。”

     “不、不要!咕呜唔唔唔,我、忍耐……不住了……ɑ 唔!ɑ ……唔!我、我要去Shàng 厕所!让我去……Shàng 厕所!咕唔!我Kuài 、Kuài 要Shàng 出来了!”

     “现在还不可以出来Wō 。因为我还要再多灌些Jìn 去。”

     村越将Shuǐ 筒裡的肥皂Shuǐ 吸Rù 注器内。再次将注器的前端Sài Rù 了狭窄的Jú 蕾中心,并灌Rù 第二剂。

     “ɑ !不行!不、不要再……灌Jìn 去了!不要再灌Jìn 去了!ɑ 咕唔唔……”

     “哪有不要的道理。我还要再多加点才行。很好,第二剂也OK了。”

     “唔咕唔……唔唔!肚子、好、好Tòng Wō !肚子好Tòng Wō !ɑ 咕唔!唔!”

     Xiǎo 绿的Xià Fù 部明显涨了起来,全Shēn 不断产生痉挛。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了。

     “对了,待会ér 我把注器拔出来时,如果没有把Pì Gǔ Gā Jǐn 的话,便便会洩出来Wō 。”

     Xiǎo 绿急忙地用Lì Gā Jǐn Tún 部。村越在确认Hòu ,随即将注器给拔了出来。

     “ɑ 唔!嗯嗯唔唔!唔唔……咕唔唔唔!”

     双颊泛着Cháo 红,不断渗出一滴滴的冷汗。宛若就连呼吸都会Shòu 到Cì Jī 般,Xiǎo 绿放慢自己呼吸的频率与Lì 道。接着,从胀Qì 的Fù 部传出了咕?咕?的声响。

     “唔唔……我已经……咕唔唔!已经!”

     “什么?还要再来一剂吗?当然没有问题罗。”

     “不是!咕唔!不是啦唔……唔!”

     Fù 部以Xià 逐渐失去意识,丝毫的Lì Qì 都无Fǎ 忍Shòu 。即使如此,她还是努Lì 地Gā Jǐn Gāng 门,将排洩物给堵在Gāng 门Kǒu 。脸Shàng 浮现恶魔笑容的村越,一副兴致Bó Bó 的模样,灌Rù 第三剂。

     “ɑ 咕咕咕……咕唔唔……嗯嗯……ɑ 咕……”

     “太好了,第三剂也OK了。那,我要拔出来了Wō 。”

     “等、等一Xià !咕唔!唔、咕唔……”

     在村越拔出注器前,Xiǎo 绿用Lì 地Gā Jǐn Xiǎo Pì Pì 。狭窄的Jú 门一次又一次地产生冷颤。眼看积存在肚子裡的东西,几乎就要Bào Fà 出来。

     “咕唔……不行、不行……呼!咕、救、救命Wō ……嗯、嗯……”

     看来Xiǎo 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虽然Shuǐ 筒裡还残留着Dà 量的肥皂Shuǐ ,但只能到此做罢了。

     “你不是已经Shòu 不了了吗?乾脆Shuāng Kuài 地把便便拉出来算了?Fǎn 正现在想去厕所也来不及了。”

     “唔唔、不行!唔咕!呜呜……咕唔唔!”

     就算现在解除Cuī 眠指令,Xiǎo 绿也已经无Lì 站起来了。Xiǎo 绿的脸Shàng 浮现出绝望的表Qíng 。

     “不、不要看……求、求求你……村、村越咕唔!不要看!”

     “你放心好了。我会睁Dà 眼睛看清楚。”

     “呜呜!我、我已经……不行了!ɑ ……Kuài 停止!咕呜!要出来了!”

     瞬间,感觉Xiǎo 绿的Xiǎo Pì Pì 像是弹跳了一Xià Hòu ,便开始一阵狂洩。

     “ɑ ɑ !不要看!不行、不行不行!出来了!停不了了!”

     宛若是Dà 规模土石流般的Lì 量,茶Sè 般的状便便,Dà 量地从Gāng 门Pèn 了出来。Fà 出恶臭的Wū Shuǐ ,沾Wū 了雪白Sè 的Tún 部与地板。

     “唔哇,好恐怖的量Wō !而且,超臭的……”

     穿着圣香学园制Fú 排便的美少Nǚ 。散Fà 出前所未有的Mí 模样。

     “不要ɑ ɑ ɑ ɑ ɑ !嗯哈ɑ ɑ !呼ɑ !嗯唔!嗯ɑ 呜呜呜呜呜……”

     伴随着悲鸣的Jiào 声,Shēn Shàng 满是耻Rǔ 与Wū 物的Xiǎo 绿,意识若似电源般被切断。

     这一Tiān 的第一堂课,所有的班级都没有排英文课。

     高崎真弓,一个Rén 待在指导室歎了Kǒu Qì 。自Shòu 屈Rǔ 的周Rì 以来,就一直没有再看到村越。虽然无Fǎ 得到Yù Shàng 的Wèi 藉,但总算让她暂时得以Tuō 离村越的Nüè 。然而,今Tiān 却起了些Biàn 化。虽然早Shàng 的自习课没有看到他的Rén 影,但他今Tiān 确实有到学校来。因为早Shàng 点名时,仓泽早苗说在自习课前有看见他。也就是说村越此刻就在学校的某一个地方。

     突然,指导室的门被打了开来。就如同心Tou 突然阵纠结的真弓所料,她睁Dà 着眼睛,盯着化Shēn 为Rén 类的恶魔。

     村越随手关Shàng 了房门,双眼看着她。真弓瞬间像是Biàn 了个Rén 似的,化Shēn 为一只害怕的Xiǎo 动物。虽然模样Biàn 得温驯可ài ,但心裡Fǎn 而怀念起她以前的模样。那个咄咄Bī Rén 、Qíng 急躁,令Rén 心生畏惧的Nǚ 老师……

     “今Tiān 也……那个吗……”

     真弓Fà 出了微弱的声音向村越问道。村越残忍的笑声,显得更加的险凶恶。

     “没错。只不过,今Tiān 我的心Qíng 还算不错,所以想帮高崎老师一个忙。”

     “帮忙……是、是什么……”

     Fǎn 正肯定又不是什么好事Qíng 。有过这样经验的真弓,对村越Kǒu 中的帮忙,抱着很Dà 的怀疑。

     “你不需要那么害怕嘛。是关于芝山学园长的不Fǎ Gòu 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是Shòu 到学园长……的Jiào 唆?”

     猜忌着村越一言一行的真弓,使尽残余的Lì Qì ,两眼瞪着村越。至于村越则宛若在说着,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做别Rén 走狗般地耸了耸肩。

     “你要不要先冷静一Xià ɑ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Shòu 他Rén 随意指使的Rén 吗?不可能吧。”

     因为Cuī 眠的效Lì ,让听到“冷静一Xià ”的真弓,心Qíng 瞬间平静了不少。村越倒是觉得有点可惜,火冒三丈的模样,终究比较适合高崎真弓。心裡虽然这么觉得,但村越还没有笨到特意去向真弓Xià 达生Qì 的指令。那恐怕只有被Nüè 狂才会这么彷吧。

     “刚好相Fǎn 啦。我是要帮老师取得学园长?职的证据啦。”

     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真弓,Jǐn 绷着脸。至今已经数次Wū Rǔ 欺凌自己的Nán Rén ,为什么现在却主动提出要帮忙的要求。于是,真弓又向村越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不要再装傻了,Kuài 点跟我承认吧!再不说的话,我保证会让你Sǐ 的很难看!”

     芝山一?惨白。虽然对方是Nǚ Rén ,但平常就是一名歇斯底裡、Qíng 难以控制的Bào Lì Jiào 师。而且,还是合Qì 道好几段的高手,要是真惹火她的话,Xià 场肯定会很难看。

     “不、不可以使用Bào Lì Wō ……不可以……”

     两Rén 的争执开始Yǐn 起部分老师的关切。职员室一阵轩然Dà 波。

     这裡Rén 多Kǒu 杂,两Rén 还是到学园长的办Gōng 室去解决吧。真弓一把抓起了他,将学园长拉到了他的办Gōng 室。一Jìn 到办Gōng 室内,芝山便微微Fà 抖地说道。

     “老师你误、误会了啦……让我把事Qíng 好好说清楚……好吧?”

     “不用了!既然用Zuǐ 巴说你听不懂的话,那只好用Zuǐ 巴来解决了!”

     此时,真弓突然做了一件让对方Dà 感意外的事Qíng 。只见真弓Bào 地将学园长的长Kù 与内Kù Yìng 是扯了Xià 来。对于这突Fà 的状况,芝山Gǔ 间的,无Lì 地向Xià 垂。

     “你你、你在做什么ɑ ?唔!”

     真弓的右手突然一把抓住Nán Rén 的。如果被抓住这个弱点,最Hòu 应该会因为Shòu 不了而说出实话吧。

     “如果你不承认自己贪Wū 的事实,我就这样Gǎo 你!嗯、嗯咕嗯咕!”

     宛若是一Kǒu 咬住猎物般的Qì 势,真弓将那萎Mí 不振的给含Rù Zuǐ 裡。并开始**着被Pí 包裹住的块。瞬间,原本没有元Qì 的分Shēn ,亦开始充Xiě Bó 起。

     “唔哈ɑ ?好、好Shū Fú Wō !ɑ ɑ !”

     “嗯咕嗯、果然有效耶。再用Lì Tiǎn !嗯嗯,连内侧也不放过!”

     虽然对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些话感到有些唐突,但现在不是想这些事Qíng 的时候。

     “嗯、啾!啾?!嗯咕、啾?、啾滋!”

     “唔唔!咕唔唔、哈ɑ !”

     “嗯呼呼唔!嗯咕、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好Shòu 呢。再尝尝Niào 被Gǎo 的滋Wèi 。”

     将含Rù Kǒu 中,卷着Shé Tou 搓Lòng着因为Kuài 戚而产生哆嗦的Niào 道Kǒu 。

     “嗯嗯!嗯、嗯!嗯咕!啾!嗯噗!咕!嗯喝!”

     “唔哈!咕唔!那、那个地方……ɑ ɑ !”

     “这裡果然是你的弱点。看来我得集中火Lì 攻击!嗯咕、滋?!嗯咕!”

     真弓的攻击愈来愈Jī 烈。芝山也因为Shòu 不了Cì Jī 而站不住脚。看到左右踉?的学园长,真弓的心裡却是暗自Qiè 笑。原来这家伙也只不过是如此而已嘛。

     “嗯咕、啾咕、啾噗噗……不要以为就这样而已……现在才正要开始!”

     真弓的左手Wò 着囊,沙沙地搓Róu 着。Yù 袋虽然逐渐Ruǎn 化,但Tou 却比之前更加的怒张。在持续Cì Jī Xià ,芝山开始感到一阵闷绝。Shēn Tǐ 高涨的**,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眼看就要Jìn Rù 的倒数阶段了。

     “唔哈ɑ !咕……唔唔!我、我要!”

     真弓突然停止了吸Shǔn 的动作。到目前为止的强烈Cì Jī ,像是幻觉般瞬间消失。

     “唔唔……怎么了!为、为什么……突然……”

     被中止**的学园长,Fà 出了不满的声音。真弓中途将给吐了出来。

     “如何呢?是不是要自己承认呢!承认自己的罪行呢?”

     “那、那是……我……”

     芝山吞吞吐吐地不知所云。此时,真弓的左手再度袭向囊,一把抓住了两颗球。

     “ɑ !ɑ ɑ ɑ !好Tòng Wō !”

     尖锐的Tòng 楚,让原本Bó 起的,瞬间萎缩。真弓于是再度展开**攻击。然而,却是一改之前的Qì 势,而是缓慢温柔地ài Fǔ 着。

     “唔ɑ ……嗯!嗯嗯!嗯呼唔唔……嗯噗!嗯……嗯!嗯咕!”

     Ruǎn Yìng 兼拖的两手策略。巧妙地设Xià 陷阱翻Lòng,让芝山的分Shēn 瞬间达到膨胀。同时,原本就意志薄弱的学园长,被完全击溃。

     “唔唔唔……我、我已经Shòu 不了了……”

     “哈呼呼呼……呼唔?Wō ?嗯咕!嗯、啾?!嗯噗!嗯咕!嗯ɑ !”

     “好,我承认!我一直在Sī 吞学校的Gōng 款!所以、所以……”

     太好了,终于达成任务了。Fà 出胜利Huān 呼的真弓,将原本捏着囊的左手,给绕到Gǔ 间Hòu 的Gāng 门,并以中指噗地一声Rù 了学园长的Jú Huā 裡。

     “唔ɑ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ɑ ……”

     含在Kǒu 中的弹了出来,Fà 酸的白浊,Dà 量地Pèn 了出来。

     唔、唔哇!好、好嗯!好臭!唔唔……虽然因为Fǎn 的作嗯而眉Tou 深锁。真弓强势的Qì 势,要远远超过如Shuǐ 龙Tou 般狂洩的。

     “嗯,嗯、嗯嗯嗯!啾???!啾???!啾??????……”

     “ɑ ……嗯!”

     喉咙的深Chú 搾出奇妙的声音,芝山两眼突然Fà 白。接着便一阵失神。

     吞Xià 了浓稠作嗯的粘Hòu ,真弓终于帮学园长解放了积存在裡的能量。一Gǔ 从未感Shòu 过的成就感与满足感,向全Shēn 扩散。真弓感Shòu 到完全的放松、满足。

     “嘻嘻……你终于承认了,不论是Shàng 面还是Xià 面!ɑ 、全Shēn 觉得Shū 畅!”

     就在真弓全Shēn 放松地伸了个懒Yāo 时,突然从背Hòu 传来一道声音。

     “这次的Diào 查真是太成功了……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经典之作。”

     “咦?ɑ ……”

     不知道什么时候,村越出现在房间裡。当指令再度应声而出的同时,真弓的意识立刻落Rù 无底的?黑之中。然而,当她再度醒来时,所有的记忆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那些还残留在鼻腔内的**Wèi 道,以及沾附在Kǒu 中的粘,都让她作呕到极点。

     “村越!你居然让我给学园长……唔唔!为什么你要让我做那种事Qíng !”

     “老师,今Tiān 真是辛苦你了。”

     “说……什么……辛苦嘛。”

     一边说着,真弓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双颊,竟然浮现愉悦的笑容。

     “怎、怎么会这样?该不会,这也是……”

     看着笑容可掬但却满心恐惧的真弓,村越夸张地耸了耸肩。

     “因为我对你Xià 了洗涤心灵的魔Fǎ 咒语ɑ ,老师。”

     那是一种完全没有任何忧虑,轻松愉Kuài 的心Qíng 。这种Qì 氛Zhàn 满了真弓的内心。不仅如此,以Hòu 只要村越说出老师的字眼,真弓就能尝到如此无比愉Kuài 的心Qíng 。

     绝对不允许损Huài 的最高级Rén 形玩具。只要经过适度的修理,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把玩。

     “此外,在拉Xià 学园长的此刻,整个学园已经成为理事长Nǚ ér 的掌中物。换句话说,Nǚ 王地位已?然成形。”

     然而,高崎真弓已经成为我的Rén 形玩偶。也就是说,真正支配这个学园的幕Hòu 黑手,就是村越我。

     “你Gàn 得太好了……老师。”

     这句话,再度让真弓露出了满足的表Qíng 。

     最终章deepinside一Dà 早便起Chuáng 的村越,这一Tiān 如往常般,比任何Rén 都还要早到学校。今Tiān 又是一个好Tiān Qì 。清凉微风吹拂而来的感觉真是Shū Fú 。明明都已经成了学园的支配者,即使不来学校也无所谓!

     楼梯Kǒu 旁的鞋柜前,摆了一张椅子。村越缓缓地Tuō Xià 了长Kù 与内Kù ,双脚张开地坐在椅子Shàng 。就这样等待其他学生的到来。

     一Dà 早起Chuáng ,我的就一直Chú 于Xiě 脉?张的Bó 起状Tài 。嘻嘻!

     不久,学生们陆续到校Shàng 课。

     “早安!”

     “早ɑ ……”

     同学们在打过招呼Hòu ,便开始Tuō Xià 鞋子,接着便顺手将Xiǎo Kù Kù 给Tuō 了Xià 来……嘻嘻嘻!

     这是黑虹学园的新校规。只不过这条新规定的幕Hòu 推手就是村越。当然,新规定中,Tuō Xiǎo Kù Kù 的对象只限于Nǚ 学生。Nán 生并不列Rù 其中。来Shàng 学的Nǚ 学生们,将鞋子与Xiǎo Kù Kù 一起放Rù 了鞋柜裡。因此,一整Tiān 的学校生Huó ,都是Chú 于没穿Xiǎo Kù Kù 的状Tài 。

     校Huā 早苗当然也不例外,得Tuō Xià Xiǎo Kù Kù 。透明的Shuǐ 蓝Sè Xiǎo Kù Kù ,格外地清纯可ài 。不过既然已经Tuō Xià 来,就没有多Dà 的关系了。

     规定Nǚ 学生得Tuō Xià Xiǎo Kù Kù 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因为,为了向学校地位最崇高的我打招呼,所以Nǚ 学生得Tuō Xià 她的Xiǎo Kù Kù 。呵呵!

     “早安、村越。我可以跟你打声招呼吗?”

     “当然可以罗,早苗。那就麻烦你了……”

     在得到村越的许可Hòu ,毫无掩饰露出Xià 半Shēn 的仓泽早苗,迅速地跨Shàng 了村越的Dà Tuǐ 。接着将那如Tuō 僵Yě 马的Dà ,滋噗地Rù 了自己的Chún 内。接着她Luàn 地沉Xià 了她的Xià 半Shēn 。

     早晨的打招呼,是用Nǚ 生的Huā 蕾来做的!嘻嘻嘻!当然,只有可ài 的Nǚ 孩子,才会得到我的首肯。

     利用早晨打招呼的规定,已经Dà 约有四十个左右的Nǚ 孩子,享Shòu 过破瓜的Kuài 感。一切都是为了缓和村越早晨Bó 起的仪式。之Hòu ,村越走到了Jiào 室。脑海一边沉浸在刚刚的愉悦中,一边坐在自己的座位Shàng ,等待早自习的?声响起。?响Hòu ,高崎真弓走Jìn 了Jiào 室裡。

     “今Tiān 有没有哪个笨蛋又迟到了呢?我们开始早自习的时间!”

     不过,在早自习前,一定会先检查随Shēn 物品。这也是伟Dà 村越的杰作。尽管如此,导师真弓却经常会忽略这个动作,最Hòu 才在村越的Cuī 促之Xià Jìn 行。

     “高崎老师……今Tiān 还没有随Shēn 物品的检查耶……”

     “吵Sǐ 了!村越你今Tiān 是值Rì 生,所以由你负责!听到了吧!”

     没错,检查的工作几乎都是村越在负责。对象当然是Nǚ 学生。

     “好吧,Dà 家准备随Shēn 物品的检查吧。Nǚ 生在Hòu 面排成一列,准备接Shòu 检查。”

     真弓一声令Xià ,Nǚ 学生们迅速地跑到Jiào 室Hòu 方,整齐地排成一列。嘻嘻!

     “好了,村越你Kuài 点过去检查吧。”

     “知道了!Dà 家把随Shēn 物品拿出来让我检查。”

     Nǚ 学生们不约而同地将脚给抬了起来。并用手卷起了Qún 子,露出了那个随Shēn 物品。

     这可是百年不能一见的壮观景象。嘻嘻!

     Nǚ 学生们的手,搭在Jǐn 邻旁边的学生肩膀Shàng ,以保持平衡。看来她们似乎已经相当熟练了。宛若是国庆Rì 阅兵般的整齐划一。此外由于Xià 半Shēn 全都露,让一旁的Nán 同学们看得目瞪Kǒu 呆、Kǒu Shuǐ 直流。

     不过,只有我才可以直接触碰!嘻嘻嘻!不论是学校的校Huā 、还是已经有Nán 朋友、甚至是月经来Cháo 的Nǚ 孩们,全部都由我来检查。

     “北川。我要开始检查了Wō 。”

     “是!请检查Rén 家的Xiǎo 。ɑ 嗯!”

     村越突然啾滋啾滋地搓Lòng着她的Xiǎo 蒂蒂!嘻嘻呵!

     “ɑ !咕唔!ɑ 唔!等、等一Xià !”

     “嗯?怎么了?”

     “Rén 家的Xiǎo 又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不需要检查得那么仔细吧……”

     “是吗。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村越将手指Rù 北川?的Hòu ,开始向她提出质问。

     “你的生理周期还正常吗?”

     “我的周期每个月都是间隔30Tiān 。嗯!这几Tiān 应该就会来了吧?”

     “嗯,这几Tiān 就要来了ɑ 。那你有没有带卫生棉呢?不然到时候,Xiǎo 可是会沾满了Xiě Wō 。”

     “我不是使用卫生棉,而是用卫生棉条。Yóu 其是Shàng 游泳课的时候,卫生棉条更好用。”

     “原来是这个样子Wō 。好吧,那Xià 次做检查时,要记得把卫生棉条给Sài Jìn 去Wō ……”

     就像这样,村越一个个检查少Nǚ 们的邻。虽然他只挑他喜Huān 的Nǚ 孩……Nǚ 生检查完毕Hòu ,接Xià 来则换成Nán 生。而且改由真弓来检查。

     “好了!接Xià 来换Nán 生!Kuài 到Hòu 面去排队!”

     Xiě Qì 方刚的Nán 生们,迫不及待地跑到Jiào 室的Hòu 面排成一列。自从实施了这个规定Hòu ,不洗的学生Rén 数,便不断地在增加。

     这群臭家伙,真是不ài 乾淨。虽然可以了解他们的心Qíng 啦。嘻嘻!

     “好!排好的话,就赶Jǐn 把****给掏出来吧!”

     “个号令,全员迅速地Tuō Xià 了长Kù 。光是看到之前Nǚ 孩子检查的画面,Dà 家Gǔ 间的,早已经准备好了。屹立坚Tǐng 的前瑞,还不时地渗出。真弓开始用Zuǐ 巴来一一检查。不论是Dà Xiǎo 、形状还是Yìng 度与Wèi 道都不放过。”

     “嗯!嗯噗……嗯咕!啾……咕啾……啾!”

     首先,真弓先以双Chún 来检查的Dà Xiǎo 。

     “ɑ 喝唔……嗯咕、咕啾!咕!嗯!啾、啾?、滋啾……”

     接着,将完全含Rù Kǒu 中来测量长度。并以Shé 尖Tiǎn Lòng品尝Wèi 道。

     “咕唔!好Shū Fú Wō ……老师!我、我已经要!”

     Nán 同学都毫不客Qì 地将Rù 真弓的双Chún 裡。真弓也执拗地吸Shǔn 着每一滴Rè 。接着喝Xià Hòu 的白浊来确认份量。

     “嗯咕!嗯咕!嗯嗯……嗯咕……啾!噗呼!唔!嗯、有一点苦苦的。份量还算正常。呼唔、换Xià 一位……”

     真弓以这种方式来对待每一个Nán 同学。就在她Jìn 行最Hòu 一位Nán 同学的检查时,因为Xià ?Fà 酸而感到一阵麻痺。再加Shàng 她喝Xià 所有Nán 生的,所以早Shàng 几乎是饱Fù 的状Tài 。

     最近,觉得好像没有什么食Yù 的样子。嘻嘻嘻!乾脆来玩点特别的东西吧。

     自修Hòu 的课表,每Tiān 都由村越来决定。要Shàng 什么课程,完全依据他那Tiān 的心Qíng 来决定。

     我们Xià 一堂课……来Shàng 音乐课好了!嘻嘻。

     “好!Dà 家乖乖地Pā 在桌子Shàng ……”

     这又是一幅壮观的画面。整齐地Pā 在桌Shàng 的,是一群连制Fú 也Tuō Xià 来的少Nǚ 们。Dà 家的心裡没有任何怀疑,完全遵照村越的指示来行动。

     “ɑ 唔!ɑ 、不要……怎么这样!”

     Jiào 室裡传出了Nǚ 孩悲鸣的声音。那个Rén 是矢Yě 绿。唯有她一个Rén ,意识还是相当清楚。然而她的Tǐ ,却和其他Nǚ 孩一样,如同Rén 形娃娃Shòu 到村越的Lòng……即然拥有“前Nǚ 友”的Tou 衔,就非得Shòu 到我一番恶整不可。嘻呵呵!

     自从村越成了学园的支配者的那Tiān 起,他就不再需要什么Nǚ 朋友了。

     “接Xià 来,Dà 家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乐器。从左边的你开始,分别为DO音、RE音、MI音,接着跳过FA音,你改为SO音!这样,Dà 家都懂了吧?”

     Dà 家光着Xiǎo Pì Pì 的模样,真是可ài ɑ ……唔!嗯、这是世界Shàng 独一无二的乐器!

     “当Xiǎo 被Xiǎo 指Jìn 去时,你们就会因为很Shū Fú 而Fà 出声音!而且要依自己被分配的音阶来Fà 出Jiāo Chuǎn ……准备好的话,我们先从前面来试音!”

     当村越拿起了指挥,原本坐在少Nǚ Hòu 面的Nán 同学们,一一站了起来。

     那些家伙会依照我的指示,将手指Rù Nǚ 生的裡啦!嘻嘻嘻!

     歪斜着阜猥的Zuǐ 角,村越开始Jìn 行练习。依照“DO”“RE”的顺序,被分配到“MI”的Nǚ 生,正是Xiǎo 绿。

     “接Xià 来是Xiǎo 绿的MI!”

     站在Xiǎo 绿背Hòu 的Nán 同学,是绰号为“肥仔冈”的Huā 冈。与Tǐ 型相同的Dà 手指,侵Rù 了Xiǎo 绿Jǐn 缩的裡。

     “ɑ ɑ !”

     “走音了!再一次!MI!”

     **沾满着蜜ài Zhī 的美Wèi 手指Hòu ,Huā 冈再度将手指Rù 裡。

     “ɑ 咕唔!”

     “又不对了!我不是跟你说是MI!MI!MI!MI!”

     Huā 冈接着将已经埋Rù 膣室内的手指,Cì Jī Xiǎo 绿的G点。

     “ɑ ɑ !唔ɑ !ɑ ɑ !”

     “没错、就是这个音!等会ér 正式开始时,不要又Fàn 错了Wō !”

     村越继续往Hòu ,测试每个Nǚ 生的音准Hòu ,随即准备开始Jìn Rù 演奏。

     “接Xià 来,开始准备演奏!跟着我的指挥来Fà 音Wō !1、2、3开始!”

     挥舞着指挥,给予演奏者指示,让乐器们一同吹奏出猥的声音。少Nǚ 们的Jiāo 声传到了Jiào 室外,响彻于校园之中。当然,校园内没有Rén 会因此而出面纠举。Shàng 从学园长芝山,Xiǎo 到所有的Jiào 师与学生们,早已经对村越言听计从了。就连高崎真弓导师,现在想必正待在其它班级,利用自己的Shēn Tǐ 作为Jiào 材,来传授学生最生Huó 化的英语吧。只不过,她所Jiào 的内容,几乎全部都是美国的俚语……至于理事会与PTA也已经不是问题了。实际Shàng ,村越已经对以仓泽忍为首的所有学生家长们,使用过Cuī 眠的魔Lì 了。甚至连像世原优这类学生的青梅竹马也无幸免……

     只要村越的手Shàng Wò 有Cuī 眠导Rù 机,他就是Tiān Xià 无敌。这个世Shàng 从没有邪恶Lì 量支配万物的例子。尽管如此,邪恶的Lì 量却也从不曾消失。永远的繁荣是毫无意义的。整Tiān 思考Sǐ Hòu 的自己会Biàn 得如何,那只是Làng 费时间罢了。Rén 类唯有Huó 着的时候,才是最彩的。之Hòu 会怎样,又有谁会知道呢?就连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出生到Rén 世间的孩子们,村越也完全不在乎。

     最Hòu ,在练习完毕Hòu ,村越停止了指挥的动作。

     “很好!Dà 家表现的很好……嗯!除了那些偶尔出现的Shī 淋杂声之外。Dà 家每Tiān 都要努Lì 练习,以期在学园祭当Tiān 有最好的演出……当Tiān 演出的曲目为第九号演奏曲!至于乐器平时的保养,则Jiāo 给负责吹奏该乐器的Nán 同学们!Yóu 其是那个Fà “MI”的,要加Jǐn 训练才可以!”更多Xiǎo 说:hebao.la

     真期待在学园祭当Tiān ,挥舞指挥的模样。嘻嘻!

     每Tiān 都过着不同的生Huó 。享Shòu 着Tiān 堂般的学园生Huó 。

     让我向如此彩的生Huó 乾杯……